当大柱都绝望了,认为不可能会有人知道自己的事情,也没人会来救自己的时候,事情却是悄然出现了转机。

  “少爷,我有事向你报告。”偷偷找了个安静的包间打电话,“挪威De森林”KTV保安队长小陈小心翼翼的道。

  “嗯,说。”电话那头,是很简洁的回复,不过声音很雄浑沉稳。

  忽然接到小陈打来的电话,正在县政府办公室里看报纸的乔振天诧异了一会儿,但还是接通了。

  自从被分配到了小县城工作之后,乔振天一直没有多大的个人建树。虽然身为常务副县长,他平时却低调得都不像样子了。

  基本上县里每次召开常委会议,只要一遇到人事变动或者需要站队的议题,他都选择弃权,给人的感觉像是个老好人。

  但是却没有人敢小瞧了这位空降派。

  基本上混官场的人,打斗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他们很清楚乔县长那是有大背景的人,能力暂时还不好说,但光凭那一层背景,就足够他们在没看清楚状况之前,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

  小陈似乎很听乔振天的话,便把最近招揽了一名手下,叫他去跟踪大柱,之后看到大柱被人带进派出所的事情,如实讲了一遍。

  “姓秦的那小子怎么样?”乔振天就问了这么一句。对于小陈,他是非常信赖的,说话也就比较直截了当了些。

  小陈是老爷子收养的义子,对乔家可谓忠心耿耿,这次乔振天遭逢大变,被贬到小县城来当常务副县长,就是老爷子安排他来保护自己的。

  为了这事,小陈甚至放弃了在军中大好的前程。

  “据我了解,还行。”小陈思考了下,用了一个比较保守的说法,勉强肯定了大柱给他的印象。

  乔振天的表情却有些精彩了。

  他知道小陈从来都是眼高于顶的,让他认真的说出一个小伙子“还行”,那就需要自己仔细斟酌一下了。

  沉吟了一声,乔振天道:“你希望我出手?”

  小陈半天没说话,再开口的时候,貌似不找边际的提了一句道:“小姐带他去见了赵老,我得到的消息是,赵老收了他做徒弟,好像也很赏识他。”

  “哦?”

  乔振天这次的反应更加激动了些,随之就陷入了思考之中。

  赵老他当然知道,费了好大劲才让女儿拜在他的门下做门生,不求女儿真的在棋艺上有多么精进,只求能与赵老套上关系就好。

  最●?新章K节$上%?酷Mn匠网Rh

  赵老可是在副总理面前能都说得上话的老国手,围棋的影响力举世闻名且不说,关键他与大佬们一直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这就必须要重视了!

  姓秦的小子看来是有些运道的,竟然轻易就当了赵老的学生,他都有些羡慕大柱了,而且听小陈的口气,好像小陈本身也对这小子存着好感。

  “这件事我知道了,有时间替我回去看看老爷子,以后也别叫我少爷了,我们是兄弟!我不能尽的孝道,你要多费心。”乔振天感伤的道。

  小陈也是叹了口气,就说道:“干爹一直盼着少爷回去。”

  “说了别叫我少爷了!如果你还是不习惯,以后叫我天哥吧。是我连累了你,也连累了乔家,告诉爹我爹他老人家,我一定会回去的!”乔振天一拳打在了办公桌上。

  挂了电话,乔振天手指敲打着办公桌,发出有节奏的清脆声响,脑子里开始盘算有关大柱的整件事。

  该不该出手呢?

  最终,他还是拨通了公安局长的电话,这位局长是他来到小县城之后,唯一交过心的官员,因为整个县城的官场,他也只看得上这么一个人!

  “乔县长,呵呵,我正准备向您汇报工作呢!”接到乔县长的电话,公安局长一接通,便是客套的道。

  乔振天爽朗的笑了笑:“怀志同志啊,正好我今天有个事情,想跟你探讨下。这样,你要是有空,来一趟我办公室吧?”

  “好吧,我半小时之内赶到。”局长痛快的答应道。他等乔县长先挂了电话,才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公安局长名叫邢怀志,是真正靠着政绩上位的公安局长,在全国都有不小的名气。难能可贵的是,他为官清廉,若不是得罪的人太多,其实是有实力冲击县里一二把手位置的人选。

  一次突发事件中,邢局长救了文化局长,也就是乔副县长的妻子,有幸去乔县长家里坐了一次,这才下定了决心要跟紧乔县长的脚步。

  他算是明白了,在官场混,没个靠山,再大的本事,也折腾不起风浪来,最多只能扑腾起一点小浪花,还可能因此把自己淹死在水里。

  半小时不到,邢局长已经来到了乔县长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就看到乔县长亲自来为自己开了门。

  心中一震,邢局长连忙向乔县长敬了个礼,然后才握住了乔县长的手,用力的摇晃了两下。

  “乔县长,怎么敢劳烦您亲自来为属下开门!”邢局长有些不安的道。

  “怀志同志不要客气,我们今天就是谈谈心。”说着,乔县长递了一根烟过去,并邀着邢局长一起,来到沙发上坐下来。

  这样的做派,一下子就显示出了两人的亲密关系来。

  邢局长看了一眼手里的烟,这种没牌子的烟他是听说过的,属于中央特供品,每一根都有编号的!

  作为刑侦的老手了,他倒也没有把那点心思全部表现在脸上,笑了笑,恭维道:“乔县长一直都是这么的亲近下属,我邢怀志是铁了心了,一定要跟紧乔县长的脚步,一起为咱们县城做出点实打实的事情来!”

  这就是在表忠心了。

  乔振天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怀志同志啊,我们身为领导,有时候也应该过问下手下办事合不合规矩,要不然哪一天手底下的人捅了大篓子,我们也是有责任的啊!”

  邢怀志脸色一变:“乔县长说得是,这个倒是我疏忽了,是应该多注意。不过公安系统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还需要领导们帮忙,多多指出我们工作上的不足,以便我们改正。”

  乔振天对这个邢怀志真是越来越满意了,知道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没有直入正题,反而说起了其他的事情:“陈书记马上该退了吧?”

  邢怀志精神一震,顿时坐直了些,有些激动的道:“是的,陈书记主持县里的政法委工作已经十几年了,的确是到了该退下的年纪,我们作为陈书记手下领导的兵,真是舍不得啊!关于这个情况,我也正有一些工作上的想法,想跟陈书记,还有乔县长沟通。”

  “嗯,你说说看。”乔县长脸色一整,就做端正了几分。

  邢怀志一直是个认真工作的人,便将自己未来的一些规划,一五一十讲了出来,所站的高度明明就是政法委书记的高度!

  “怀志同志说得不错,很有想法,可是我们作为人民公仆,很多时候本职的工作还是要做好的嘛,不能让公安系统的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乔振天严肃的道。

  邢怀志同样表现出了严肃的表情:“还请乔县长对我们的工作提出批评意见。”

  “呵呵,也没什么大事,有一次我去一个小饭馆吃饭,听到有人议论说,城东派出所好像抓了一个年轻人,手续上就非常的不妥当嘛!我看这事,我们的同志必须要重视起来!”乔振天忧心的道,毕竟是小事,就不好表现得太过于义愤填膺了。

  邢怀志知道,该是自己表态的时候了,毅然道:“乔县长放心,这事如果真是我们公安系统内部人员工作上出了问题,待我回去了解之后,一定严惩不贷!”

  “嗯,我们干工作就是应该本着认真的态度。邢局长也挺忙的,我今天就不留你了,有时间可以到我们家吃顿家常饭嘛!最近家里给依依找了个家教老师,叫秦大柱,家里可比以前热闹多了。”乔县长笑着起身,又跟邢局长握了握手,将邢局长送到了门口,这就是天大的礼遇了。

  邢局长连连点头,对乔县长今天的态度,他心里是非常得意的,入了乔县长的法眼了,乔县长交代的第一件事,无论如何必须办好!

  不过乔县长最后那句话,他是不好接的,但却暗自记住了“秦大柱”这个名字。显然,乔县长不会无缘无故跟他提一个无关人的名字,该重视的,就要重视!

  出了乔县长的办公室,邢局长便通过自己的手段,针对乔县长说的情况展开了了解,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之下,他就犹豫了,这事牵扯的面够广啊!

  机会不是总有的,邢局长最清楚自己的情况,该得罪的人都得罪了个差不多了,下次要进步,唯一的指望便是这个通天的乔县长,说不得要拼一拼了。

  “唉,我年纪也不小了,希望这次没有压错宝。”他掐灭了烟头,往城东派出所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