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柱也看到了中年警察对王少使的眼色,心里咯噔了一下。

  可他却全然没有一点办法,此刻他正被两名警察死死的按住,手上的手铐铐得非常紧,挣扎一下,都会摩擦得手腕处皮肉生疼。

  他看向了周围,希望有人能站出来仗义说几句公道话,可是他绝望了,看到的是一双双冷漠的眼睛,避之不及。

  大柱原本还想大喊几声的,可别人都当自己是瘟神了,那样做还有用吗?这一刻,17岁的他忽然生出了厌世的绝望之感!

  以前即便是辍学的时候,他都没有如此绝望过,因为那时候他还可以安慰自己,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这次不一样,自己能斗得过警察吗?

  他被两个警察拎着衣领推搡了起来,感觉身体好像失去了力道,软绵绵的。

  一阵劲风袭来,他明显有所察觉,却竟然生不出半点躲避开的想法了,任由那一块硬物砸在了太阳穴上。

  “嗡……”

  耳鸣仅持续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他眼睛一翻,本能的昏了过去,隐约好像还能听到别人对自己厌恶的骂声。

  “MD,这种混小子就是欠揍!”用手枪枪柄将大柱打昏的李姓中年警察骂咧咧的道,又对两个手下没好气的吩咐了一声:“把他给我架到审讯室去,醒了告诉我。”

  “是,所长!”两个手下连忙答应,他们是听得懂所长话里意思的。

  众目睽睽之下,很容易暴露一些不该暴露的东西,当然应该赶紧撤。这年头貌似有些人已经开始喜欢录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这些东西一旦传到网上,会惹大麻烦!

  尽管这种现象暂时还只是发生在大城市的稀罕事,但是一次重要的会议上,王所长就专门强调过这个问题,还是小心为上。

  等两名手下驾着人走开了,李所长才对王少笑眯眯的道:“王少,手下人说话不注意,我就是个副所长,离所长还远着呢,王少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回去后,还望王少能够在你爸爸面前,替我传达下我的真心话,王所不管到了哪里,永远都是我们的领导嘛!任何时候,,我们都是以所长和王少的马首是瞻的!”

  王少满脸傲然的神情,显然是很开心的,就道:“李叔叔一直是我爸最得力的手下,我相信我爸心中是有数的,我们也去所里一趟?”

  李所长脸色一变,心中暗叹这王少小小年纪,已经是不见鱼儿不撒网的性子了。不过他随即就是收敛了脸色,讨好的道:“应该的,王少这边请。”

  他主动给王少让出来一条道,本来他大可不必如此的,路那么宽,难道还没地方走吗?但是只有这样才能够显出尊重来,面子工程是一定要做好做足的。

  警察和当事人都走了,街道重新恢复了秩序。

  水果摊的老板走了出来收拾残局,摇了摇头:“唉,世道乱啊,连派出所的门口都不安全了。得!明天去市里投奔女儿算了,又要忍受一段时间女婿的白眼了,希望他们两口子不要为这事闹矛盾才是……”

  大柱就这么被带走了,小市民们有点时间都去想自己的那点小事了,谁会去关心一个陌生人的死活。

  审讯室,李所和王少都在。

  “李叔叔,这小子是不是装死啊,怎么还没有醒过来?”王少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

  被他称呼为李叔叔的副所长,隐晦了看了一眼王少,多少是有些生气的意味,若不是这位所长的公子的要求,他现在不会难办!

  “不是装的,我们的人已经用过手段了,一般人在那种情况下早醒了,看来是执法过程中,出现了意外!”

  李所同样愁眉不展,不过很快就给事情定了论调。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不能百分之百放心的,已经在计划找人顶缸了。

  反正大柱昏迷不醒的事情,是绝对不能由他来承担责任的,即使是失误的名义也不行,他正值争取正所长位子的关键时刻。

  王少皱着的眉头,勉强算是舒展了,遗憾的道:“既然这样,那只好便宜他了,本来还准备给我兄弟出口气的,这次辛苦李叔叔了。李叔叔放心,我会跟我爸爸说的,这小子的情况,跟你无关。”

  李所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其实他们说的话,大柱全部听见了,他能够感应周围发生的一切,可就是醒不过来。好像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不断修复着他脑部所受到的重创,修复没完成之前,不许他醒过来似的。

  听到审讯室里响起了脚步声,大柱知道,王少和那个李所长要出去了。

  一直紧绷着神经的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岂料,就是这一下,竟然让他发出了声音!而这声音,正好叫李所长和王少听了去。

  意识催动下,大柱尝试着动了动眼皮,竟然真的睁开眼睛了。

  本来这是好事,不过他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就看到王少和李所长望向了自己,走向审讯室外的脚步,自然也停了下来。

  大柱冷汗都流了下来,醒得不是时候啊!

  “呵呵,李叔叔真是有福气之人啊,看来,麻烦是解除了呢!”王少愣了下,笑得很开心,很享受。

  李所长见大柱醒了过来,长出了一口气,同样心情不错的样子。挺好,不用去找手下谈顶缸的事情了,不管怎么说,找人顶缸都是很伤人品的勾当,能不做,就不做。

  “李叔叔,你看接下来……”王少意味深长的道。

  李所长犹豫了下,道:“我出去喝杯茶,王少你请自便。”

  “嗯,李叔叔身为人民公仆,很累的!是要多注意休息!”瞧这话说得,太漂亮了,真不愧是官二代。

  大柱看着这两人的表演,牙齿都咬碎了,感受着手腕处传来的剧痛,他紧皱着眉头,脚尖垫了垫。

  手铐被固定在墙壁上一根钢筋上的,高度控制得刚刚好,他只有踮起脚尖的时候,才能勉强不至于要用双手来承担全身的重量。

  这样的姿势保持了有一段时间了,说是能够有助于让犯人尽快醒过来。

  大柱的手腕,早已被勒出了深深的血痕,不动的时候因为麻木久了,感受倒还好一些,这一动,便有些生不如死的感觉了。

  “哼,挺能忍的吗?”王少走到大柱的旁边,阴沉着脸色道。

  李所长已经出了审讯室,顺便带上了门。

  大柱很有骨气的没有吭声,默默忍受着身心的煎熬。他当然是有所担心的,天知道王少要玩什么花样!

  可恨自己只能当任人宰割的羔羊!

  “呵呵,我喜欢有骨气的人,放心吧,我不会拿你怎么样,因为我讨厌暴力,但我喜欢看别人表演暴力。”王少红光满面的道。

  他说话的语速不快,甚至连姿态都给人优雅的感觉,但是那眼神,却忍不住叫人生出毛骨悚然之意。

  “这小子是个变态!”大柱心里确定的想道。

  不理会大柱心里怎么想的,王少掏出了手机,熟稔的拨通号码:“喂,焦少吗?你要整治的混球醒了,要不要过来看看?”

  “……”

  大柱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很烦躁,却不是因为他们对话的内容,因为这时候手腕上的疼痛,和脚底板的不适,早已经胜过了一切。

  他真想喊出来,把仅剩余的那点力气全喊出来,或许那样自己就能解脱了。

  “有没有来救我?”心里不由自主的冒出来这样的想法,或者说是一种哀求。

  他赶紧晃了晃脑袋,境况已经这么糟糕了,怎么可以连心理上也如此糟糕,他绝对不允许自己懦弱了!

  “嘿嘿,焦少马上就赶过来了,你说他会给我们上演怎么样一出好戏呢?啧啧,很期待呢!。王少伸出一只手,大拇指的指甲插进小拇指的指甲内,弹了弹,那里明显就干净得不得了,这装逼装得,真TMD文雅!

  “今日你们施加在我身上的,他日我必十倍奉还。”大柱淡淡的道,唯独眼睛明亮透彻,深切表明了,此时此刻他内心的坚毅。

  他将所有的怒火、屈辱、信念都藏到了心底,在那里酝酿一座随时都可能爆发的火山。今日之言,必将有其实现的一天!

  “十倍奉还?且当我听到了本世纪最冷的冷笑话吧!不过我我很好奇,作为一个小人物的你们,到底可以坚硬到什么程度。这是一个游戏,刺激的游戏,马上就要见分晓了,我不知道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我很兴奋!哈哈……”王少大笑着,这一刻他又多了几分狂野,远不如前面所表现出来的优雅。

  大柱笑了笑,他倒是更喜欢看一个男人狂野点,而不是那么娘炮。

  王少见大柱竟然在对着自己话,眼神就更多了几分神采:“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很累了,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先睡会儿了,等焦贵来了,你们叫醒我吧。”大柱懒洋洋的道。

  D最/7新章节\c上‘;酷匠●网(w

  不想再理会这个性格变态的小衙内,他舒服地哼哼唧唧了一阵子,竟然真的闭目休息了起来。

  睡着肯定是不可能的,他只是觉得自己已经不能继续保持最佳的精神状态与对手打机锋了。身体太难受了!

  难受到他不足以正常的呼吸,每一秒都令他心力交瘁,却决不愿表现得软弱了,说是非人的煎熬也不为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