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盘失去了灵性,对大柱来说,等于了无用之物,他也就没有带回去,而是空手而回。

  小县城不大,他索性没有浪费那一块钱的车资,他觉得走路可以怡情养性,坐公交相比较而言就显得庸俗了,打的更是没品位之极。

  他一路上边走边比划着一些动作,仿佛觉得自己真的有了那么一点点高手的风范似的。

  再去看路人眼光的时候,他就感觉自己多了几分自信。

  “桀!”

  “嘶!”

  “……”

  一阵接二连三的刺耳摩擦声,彻底粉碎了他的好心情,大柱抬眼看去,竟然碰上了焦少!

  被一群二流子骑摩托车围住了。

  他知道自己只要人在县城,难免就会有冤家路窄的时候,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果然人是不能得意忘形的,要不是他心里得意棋盘带给自己的变化,今天恐怕就不会这么容易出事。

  “秦大柱,哈哈,上次揍了你,爽不爽啊?啧啧,我竟然都已经看不出来你几天前还受过伤来着呢!”

  焦少从一辆崭新的宝马X6里面钻出来,一身高档的名牌服饰和黑色夏日皮鞋,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可惜就是他本人的气质稍微差了点,嗓音更是难听得如同乌鸦叫。

  大柱没说话,小心戒备着,心里暗暗叫苦,能不能让自己多开心一会儿再整这一出啊,一时间有些幽怨。

  “焦少,看来还是上次教训这小子教训得不够啊,你看他,还敢瞪你呢!”一个染了红头发的家伙不怀好意的挑拨道。

  从他的话里分析,上次揍大柱的事情,他也参与了,大柱便是额外关照了他一眼。

  “哼,他这种人要本事没本事的,除了瞪人,还能干什么?看来上次只是揍了他,弄掉了他的工作,力度不够呢!”焦少这么说,就相当于是对手下下命令揍人了。

  大柱咬了咬牙,心中怒火中烧。

  虽然知道自己丢掉工作,被扣工钱,这一切都是焦贵从中捣的鬼,可是从焦贵的嘴里当着他的面亲口说出来,这就又是另外一码事了!

  牙齿都咬碎了,大柱却没有失去理智,他知道自己必须暂避锋芒,前方不远处有一家派出所,只有这么点希望了。

  “不好,他想跑!”

  不知谁惊呼了一些,其他人也立马反应过来,一个个霸气侧漏的暴躁着破口大骂。

  摩托车点火声,踩油门声,热闹喧天。

  “妈的,贱种!给我追!”焦贵同样飞快的钻进了宝马车。

  此时的大柱却出乎意外的在逃跑的过程中,心境平和了下来,他明显感觉自己好像跑得比从前快了,动作也比以前灵活了,可惜就是在力量方面,似乎没有太大的提高。

  尽管如此,他还没自负到,认为自己就有了可以以一当百的神勇,继续埋头狂奔。

  当他被拦在离派出所仅有一百多米的路口时,他眼睛都红了,就差那么一点了,差点就可以成功了!

  他一直注意着派出所的那边的方向,希望有民警可以察觉到自己这边的状况。

  没过多久,很幸运的真的有了一个警察往这边走了过来,并且还掏出了对讲机,报告着什么。

  正在这时候,焦少的车子也到了。他从车子里面钻出来,望了一眼那走过来的警察,微微皱眉。

  那名警察同样看到了焦贵,便是面色一变,深深看了一眼大柱,竟然掉头就走掉了。

  大柱觉得自己完全傻掉了,怎么会是这种结果?

  I5更新最sK快上酷ei匠3…网I

  “我去,秦大柱,都这时候了,你还抱有幻想呢?告诉你吧,只要我焦少想整的人,在这个县城还没有可以跑得掉的!”焦少完全的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做派了。

  很快就有了围观的人,大家似乎也都很不满焦少他们一伙人的作为,却终究没有谁敢站出来见义勇为。

  看了看周围人的指指点点,以及窃窃私语,大柱的心里就在发苦。

  这他想起了看过的一则新闻,说是有个路人,见到有人溺水了,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救人,而是拿出了手机记录全过程,新闻是抓到了,溺水的人也死了。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最坏,大柱反倒冷静了下来。

  他一点点后退着,眼角忽然瞥见身后水果摊上放着一把西瓜刀!眼睛一亮,他赶紧快步移了过去,将西瓜刀抓在了手里。

  水果摊的老板是一个邋遢大叔,见这阵仗,连忙将一些稍贵的水果如荔枝、雪梨什么的,飞快的撤走。

  看到大柱手里拿了刀,跟在焦少身边的那些人就笑得更欢了,显然他们并不把这个当回事。

  这批人与焦少上次带去KTV的那一批,显然不在一个档次上,其中应该不少都是社会上混过的二流子,唬人的事情没少干过。

  “小子,我就站这儿让你砍,你敢砍吗?”一个身着衬衣,扣子全部解开的矮老,嚣张的上前了一步,挑衅道。

  大柱手在哆嗦,这完全是出于不由自主的动作,他自己也发现了,暗道自己不争气。

  果然,看到他的手在哆嗦,那些人就更嚣张了,特别是那个矮老。

  所有人都在起哄,为矮老欢呼、吹口哨。焦少干脆叼起了一根520女士香烟吧唧吧唧抽起来,笑得非常之贱!

  “秦大柱,今天你不砍他,本少就不放过你。嘿嘿,你倒是砍啊!没勇气?你要是没勇气,认怂也行,跪下来从我胯下钻过去,我就饶了你!”焦少见手下们玩得嗨,便是哈哈大笑着道。

  “你们欺人太甚!”大柱忍无可忍,咆哮一声,竟然真的对着那个矮老一刀劈了下去。

  矮老吓了一跳,反应倒是挺快,加上腿软的缘故,向着一边就倒了下去。所有人都懵了一下,包括那个矮老。

  矮老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等到发现原来是自己的一截大拇指被削断了,顿时面如土色。

  “啊……”惨嚎一声,矮老终于感到痛了,连忙招呼别人帮他找那半截被削去的手指。

  大柱刚好发现了断指,看到有人想捡,他当即一刀劈过去,吓得要那人赶紧有多远躲多远。

  他将半截手指飞快的拾起来,然后转身放到了水果摊上,连剁了好几下,直剁得断指再没有了接回去的可能,才罢休。

  好几个小伙子当时就忍不住,伏到马路边狂呕起来,包括焦少更是呕得差点虚脱过去。

  大柱自己,何尝就不是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喉管处涌上来一阵异味,他咬了咬牙,紧闭嘴唇,生生把那股酸水给憋了回去,脸色已变成了酱紫色。

  “MD,你变态啊!王少,这里交给你了,你爸不是派出所所长吗?把这小子给我弄进去,好好收拾!”

  焦少再没有整人的心思,爬上车就走,临走的时候还挂错了档,差点压了人,估计午饭肯定是吃不下去的了。

  大柱松了一口气,恶少终于走了。

  可是当他看到那个叫王少的年轻小伙竟然跟别人不一样,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害怕,反而在对着自己冷笑的时候,他的心一下子就又揪了起来!

  “臭小子,我会在里面玩死你的。”王少舔了舔嘴唇,眼中有疯狂之色。

  大柱眼皮子跳了跳,看了看派出所的方向,在王少打完了电话之后,果然已经有几个民警小跑着赶过来了。

  他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打消了逃跑的打算,要是这次跑掉了,下次就说不清了。

  总不至于焦贵在县城,还能一手遮天了吧?

  “呵呵,王少,你没事吧?”带头的中年警察,颇有讨好之意的向王少道。

  他刚一来到王少的身边,就忙不迭热情的递上了一根香烟,还给打了火,堂堂穿制服的人民警察,竟然这样讨好一个少年,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大柱握着西瓜刀的手,紧了紧。

  他注意到其他几名警察中,除了那个稍显年轻点的警察之外,其他人似乎全在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自己,看得他心里直发冷。

  “李叔,这小子砍伤了我兄弟,还把我兄弟的手指头切碎了,我怀疑他心理有问题,得抓回去好好调教一番才是。”王少笑眯眯的道。

  被称为李叔的中年人便是看向了大柱。

  大柱顿时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全身毛孔都竖了起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人没少干脏事!”这是大柱分析出来的结果,对于这个结果,他有种如堕冰窖的感觉,在劫难逃了吗?

  “还愣着干什么,抓人!”中年警察对手下命令道。

  大柱急了,怒喝:“为什么只抓我,不抓他们?”

  中年警察直接拔了枪:“臭小子,你找死呢?信不信我毙了你,你都是白死!”

  大柱胸口一闷,整个人差点昏过去。

  他并不是没有常识的人,警察对待拒捕的人,按照规定,的确是可以开枪的,而且他现在手里还拿着西瓜刀。

  中年警察的话,却是事实!

  怎么办?

  已经有警察小心翼翼的包抄了过来,还拿出了手铐。大柱本能的挥了一下刀,就要后退。

  就在他刚站稳的时候,领头的中年警察开了枪,打在大柱旁边的水泥地上。子弹碰到了硬石头,反弹时,划伤了他的脚踝。

  大柱清晰感觉到,自己的脚筋好像断了。他一下子就没站住,半跪在地。没时间去想自己为什么能够那么清晰的感应到身体内部筋络的变化,他只是表情扭曲的看向了那个朝自己开枪的中年警察。

  此时中年警察在笑,得意的笑!

  有个身手不错的警察趁着大柱不注意,一脚踢飞了他手里的西瓜刀,然后几个人一起冲上来将他制服,戴上了手铐。

  “呵呵,谢谢李叔了,下一步我爸爸还会进步,到时候我会跟他说一说李叔叔对我的帮助的。”王少见大柱被制住了,开心的道。

  中年警察听后,就是眼睛放光。果然自己得到的消息不错,所长要升迁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也有很大的机会顶上来,这事必须要认真对待了!

  “李叔叔,你看我兄弟被这种变态的犯罪分子给砍了,是不是也让他发泄一下呢,我兄弟气不消,我不好对其他人交代啊!”王少一摊手,貌似无奈的道。

  中年警察面露难色,看了看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稍作思索后,还是一狠心,冲王少隐蔽的点了点头。

  他再去看大柱的目光中,厉色更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