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到手的工钱就这么还了债,大柱再次变得身无分文。

  “爸,你不用担心,我现在给人家做家教,一天一百块钱,当天就能结,家里的情况会慢慢好起来的。只是我可能就不回家了,你晚上打电瓶的时候,自己要小心着点。”大柱望着父亲越来越消瘦的身材,动容道。

  “我知道,管好你自己,我身子骨还熬得住。”秦父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进屋补觉去了。

  为了晚上打电瓶能多熬一会儿,他暂时辞掉了窑厂那边的工作。

  正值夏季,晚上是打电瓶的好时候,运气好一晚上也能打个一百来块钱的活物,如青蛙、黄鳝、泥鳅、鲫鱼什么的。

  但是那也仅限于运气好的时候,大柱去看了父亲昨天晚上的成果,就只有三四十块钱货的样子。

  这三四十块钱的货,还可能是父亲熬了整整一个通宵的成果。大晚上的,头上顶着照明灯,蚊虫猛往眼睛、耳朵、鼻孔里钻,想想也知道滋味好受不到哪里去。

  谁让大柱的父亲也是粗人,粗人赚钱就得遭罪啊。要不然为什么那么多的农村人,都拼了命的想让自家娃儿考上大学,因为他们觉得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就可以坐办公室,不用受穷罪啊,可怜天下父母心说得便是如此。

  ……

  秦有为是大柱邻居家的小孩,不知怎么的,就看到了大柱是在家的,便找了过来。

  他有一辆没牌照的摩托车,不过跑跑乡镇的公路还是可以的,正好可以送大柱去县城。

  “想让我送你也可以,陪我打会儿球,咱们好久没切磋过了。”有为要挟道。

  他说的是乒乓球,在学校的时候,他就是除了大柱以外,班上球技最厉害的,其他人都是他的手下败将。

  毕竟不是最强,这事他一直耿耿于怀到现在。

  反正不急在一时,大柱就同意了,两人约定只打半小时。

  摩托车一路狂奔,来到了镇上的中学,两人摆开阵势,开始了你来我往的较量。

  心里藏着事,大柱的球风显得生猛无比,没打两个回合就开始死命的抽球,短短半个小时竟然打破了两个乒乓球。

  “喂,你怎么了,不就是见了一次初恋嘛,至于这点P事就受不了了?”有为发牢骚的道。

  他捡起地上被大柱抽破的乒乓球,又狠狠砸了回去,看样子是不准备再买一个新的了。

  “什么初恋?你不要乱说!”大柱反驳。

  “切!”有为不屑的嗤了一声。“对了,你做家教的事情怎么回事啊?听说一天一百块呢,我都动心了!”

  大柱眼眸中这才有了些神采,倒也没有对有为隐瞒,就一五一十把自己应聘给乔家当家教的事情说了出来,还算详尽。

  …酷,匠网7_唯_%一正版,dy其他@都\@是$$盗M9版J

  “哈哈,你小子运气不错啊,竟然还能遇上这种好事!”有为兴奋的道。

  大柱却开心不起来,因为他当时是说了假话的,他说自己是大学在校生,否则估计乔依依的母亲也不放心让自己给她女儿补习吧。

  有为跟大柱是从小玩到大的交情了,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什么,开解道:“造假又怎么了?你是没上过大学,所以不知道大学那里面的那些破事,你以为大学里面的学子们就了不起了啊?我呸,他们哪里是去学知识的,我看是学泡妞还差不多,连我这么纯洁的人都被大环境给带坏了,变得花心了起来,你还指望他们能怎样?我劝你啊,完全可以放宽心,不用在意那些虚了吧唧的东西,既然有本事通过人家家长的考验,就安心作你的家教,没什么好愧疚的!”

  有为口沫横飞,优越感溢于言表,他却没看见大柱在他说的第二句话的时候,黯然神伤的表情。

  伤感毕竟只是短暂的,大柱要是碰到点事情就伤感个不停,估计早意志消沉,当起了街头浪子自暴自弃了。

  不知怎么的,他就想起了乔依依那个小狐狸精,不得不说那小丫头确实是个水灵的小美女,脸蛋不输给宛希,身材更是早早有了凹凸鲜明的曲线。

  “喂,你流口水了!”有为善意的提醒道。

  大柱赶紧擦掉,晃了晃脑袋,暗骂自己想什么呢?可惜他越是这样告诫自己,邪恶的念头就越通达,作孽啊!

  快要分道扬镳的时候,有为还是犹豫着说道:“喂,昨天听同学们说,你被焦少揍了?是因为偷看宛希洗澡的事情吧,你小子老实交代,到底有没有看到宛希的身子?”

  大柱不高兴的瞪起了眼珠子。

  “根本没那回事!”他满脸正气的道。

  “切,连我都不说真话。”有为不满的嘀咕着,他才不相信大柱的话呢。当然,他也没有深究这件事情的意思,无非就是担心好朋友在县城的处境。

  大柱不可能看不出来他的心思,笑了笑道:“没事,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要不然就等着我不死不休的报复吧!”

  “呵呵,这个我相信。”有为启动摩托车,笑了笑,终于舍得扬长而去。

  大柱一直等到看不见这小子了,才转身离开,内心有了些许感动和欣慰。

  再次回到乔家的时候,大柱毫无意外的接受了乔依依的盘问。

  “大叔,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怎么每次出去回来的时候身上都会带点伤,该不会是职业杀手吧?”小丫头没心没肺的道,估计肯定是小说看多了,什么都敢想。

  大柱不会告诉她,自己这次受伤的原因,究其根源其实可以追根溯到他偷看了女生洗澡这件事情上。

  尽管大柱咬死不说,但乔依依冰雪聪明,自作聪明的还是猜出了一些东西,就为大叔有些打抱不平。

  她说:“哼,现在的老板都是黑心资本家,工人讨薪还要挨打,简直没天理了!”

  大柱听她这么说,倒也没解释什么。

  能够得到小美女的同情,对他来说总是个不错的结果。他也乐得借此与乔依依谈一谈条件。

  “依依,你看哈,虽然我昨天请了半天假,今天又请了半天,但是我两天加起来,也算是工作了一天,你看差不多的时候就可以给我结工钱了吧?”大柱紧张的问道,虽然他很不乐意与一个小姑娘讨价还价,但人在矮檐下,由不得你不低头了。

  乔依依一挺胸膛,义薄云天的道:“放心好了,只要你的工作让我满意,我会给你工资的,我可不做黑心资本家呢!”

  说着话,她还亮了亮自己的小口袋,一点不避讳大柱饥渴的目光。

  “我是美女吗?”她忽然毫无征兆的问了这么一句,还摆出了一个美少女战士的经典poss秀身材。

  大柱很配合,认真的道:“美得像一朵花!”

  乔依依非常满意他的回答,就笑得花枝招展起来,出于投桃报李的心思,也赞了大柱一句:“嗯,你也不错!”

  人穷志短,大柱只能事事顺着她。

  好在乔依依长得倒也的确称得上美女,给美女端茶递水倒也不至于太辱没了人格。

  一天的工作终于结束,大柱拿着好不容易到手的一百块,心里百味陈杂,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来,住宿费一天就要十块钱,还不提供牙膏牙刷,毛巾脸盘等生活用品。

  晚上旅馆里燥热无比,房间简直没法呆,外面蚊虫又多。大柱没办法,只能来到了大街上,边走边乘凉。

  走着走着,竟然碰到了熟人,是乔依依!

  她正俏生生坐在一家大排档店铺的摊子旁,流着口水看着师傅在那烤羊肉串。

  大柱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就发现有个油光满面的小子,大摇大摆走到了她的旁边坐下。

  “嗨,小妹,这顿哥请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咱们交个朋友好不好?”那人赤着上身,身材瘦得皮包骨,眼冒绿光,不用问就知道属于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一类人。

  “对不起,我不想跟你交朋友。”乔依瞳表现得还算镇定。她抬头去看年轻人的时候,恰好就看到了对面不远处站着的大柱,眼睛就是一亮。

  大柱也看到了乔依依的“求助”眼神,却犹豫了一下。

  英雄救美是好事,可是最近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似乎着实多了点,到底要不要管呢?

  “依依!”他还是扯着嗓门喊了一句,大踏步走了过去,有股子威风霸气的架势。

  “我刚接到你的电话就赶来了,刚才带着兄弟们去砍了几个临县的瘪三,受了点伤,这才在医院耽搁了一会儿,别怪我啊。”他笑呵呵的道,颇有些讨好乔依依的意思。

  不过他故意演戏做出来的样子,看上去要比那个年轻人的作态,还要让人厌恶几分。

  乔依依多机灵啊,马上明白了大叔的意思,配合的“哼”了一声,小声音只叫人骨头都酥了。

  瞪了一眼乔依依,意思是在说,你演得太激情了点!

  明显有些不愉悦的瞟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青年。

  “咦,依依,这是你朋友?”他明面上是问乔依依,实则是表现不满的情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