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大柱满不在乎的样子,焦少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在县城可是出了名的名流,谁敢不给面子?!

  外面送大柱到包厢来的熟妇经理还没有走,察觉到包厢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劲,就欲过来看看。

  I酷a匠网{正《版首v《发#S

  可她没想到的是,门竟然一推就开了。

  她先是诧异的张了张嘴,随即便娇媚的笑了起来,用柔得快要化了的妖娆声调道:“啧啧,焦少,这是闹什么嘛,大家出来玩,都是图的一个开心,瞧您生气的,姐姐看了都心疼了!”

  她巧妙地拦在了焦少和大柱之间,修长的细指便是在焦少的脸颊上,暧昧地摸了一把,然后又勾了勾焦少的下巴,挑逗得焦少饥渴难耐,舔了好几次嘴唇。

  经理不以为意,咯咯娇笑了起来,前仰后合。这也就罢了,他前仰后合的时候,竟然蹭到了大柱的下边!

  大柱还是小处男一枚,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很快就来了反应,敏感得有些过分。

  他脸色涨红,熟妇经理蹭了一次之后,竟然好像上瘾了,还故意小退了一步,借着扭动臀部的时候,努力占起了便宜!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大柱竟然忘记了避开,起初他还能安慰自己说是正在跟焦少对峙的关键时刻,不能退!可是为什么心里会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往前面顶一下!

  天啊,我是禽兽吗?

  他去看宛希的时候,发现宛希亦是通红了一张俏脸。

  晕,被她发现了!大柱尴尬无比,那股子邪恶的念头也因此清明了许多。

  熟妇经理这么一掺和,刚刚还剑拔弩张的气氛,竟然神奇般的和谐了不少,甚至很多人脸上都带上了暧昧的笑意。当然,这些禽兽更多的还是在看熟妇经理的凹凸肥肉。

  不得不说,刘经理这一手交际手段耍得挺溜。

  “刘经理,我知道如果我在你这里揍了人,或者打断了谁的腿,可能会对你们的生意有些影响。我焦少是讲理的人,只要这小子肯跪下来向我道歉,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焦少挑衅的盯着大柱,拽拽的道。

  “焦贵!”

  宛希一开始还能忍,可是焦贵得寸进尺,她不得不站出来了,不过却早有眼力过人的姐妹,及时拉住了她。这些姐妹,当然是站在焦少一边的。

  刘经理扯了扯嘴角,表情讪讪的。

  大柱淡然的面对着这一切,看向焦贵的眼神,跟看白痴无异。他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道歉?

  焦少并不觉得自己让一个小瘪三给自己道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感受到大柱对自己的无视,就好像亲妈被人侮辱了一样,顿时发飙道:“尼玛的,给脸不要脸是不是?”

  见焦少这副模样,其他有几个小伙子就一窝蜂识趣的同时吆喝一声,围了上来,满嘴乱七八糟的问候语。

  刘经理双手抱胸,撇了撇嘴,江湖上混了多少年,这种阵仗在她看来当然是小意思,她倒是好奇大柱会怎么应付。

  “刘姐,待会儿可能要打坏您点东西,在这里小弟先向您赔不是了,不过我是被逼的,您也看到了。还有一点需要事先声明,小弟我穷得叮当响,事后索赔的时候还请刘姐去找这位焦少,他家有钱!”大柱慢悠悠的道,对刘姐非常尊敬的样子。

  起初,他对这位熟妇经理是没有这种尊重的,是见了刘姐临危不乱的阵势之后,才高看了一眼。

  这女人不简单!

  虽然这样的想法,从一个17岁未成年小子的脑海里蹦出来显得有些诡异,但却确确实实就是这么诡异的发生了。

  “嘻嘻,小兄弟说得不错,要不这样,你们出去打好不好?县委书记还在隔壁唱歌呢!”刘家指了指隔壁,担忧的蹙起了眉头。

  大柱察觉到,刘姐看自己的时候,好像刻意眨了一下眼睛。尼玛,魂都要飞了!

  他稳住心神,感激的回了刘姐一个温柔的眼神,刘姐是怕自己在包厢里被人包饺子,揍得连亲妈都不认识了啊!

  她是个好人。

  焦贵同样咽了一口唾沫下去,不自觉感激的看了一眼刘经理。老爹交代过,平时可以任由他胡来,但是绝对不许他在县老爷们面前丢人,刘姐救了自己一命啊!

  其实刘经理心里到底什么样一个想法,只有她自己知道,不管是大柱还是焦少,在她面前都太嫩了。

  “焦少,这位小兄弟,我看不如这样,大家坐下来喝杯啤酒,这过节就算过去了。年轻人火气大点,很正常的嘛,还得以和为贵,是不是呢?”刘姐适时的当起了和事老。

  “哼,今天就这样算了。小子,你以后在县城走动的时候,给老子小心点!”焦少威胁了一声,看了眼宛希,宛希却根本不看他,搞得他小小的伤了一把,愤然离去。

  大柱等该撤的人都撤了,再次向刘姐道了声谢。

  刘姐娇笑一声,忽然在大柱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然后摇摆着肥臀,走了出去。

  到门口的时候,刘姐才道:“有空常来照顾我的生意哦!还有,提醒你一句,焦少可能还没走远呢,嘻嘻。”

  大柱怔了片刻,刘姐的话多么实在啊,可是这地方是他能消费得起的吗?至于焦少,一时还真是想不到好办法来应付。

  包厢里只剩下大柱和宛希了,宛希很生气,指着大柱道:“你……你不要脸!”

  这话从何说起来的!

  “我……我没做什么啊?”大柱茫然的道。

  迎接他的,是宛希的冷哼。

  对于大柱的装傻充愣,宛希显然是不怎么满意的,她看到的那些,想想都要羞红了耳根。

  生了一会儿闷气,宛希担忧的道:“刚才那经理说了,焦贵可能没走远,他会不会找人拦你啊,这可怎么办?”

  大柱心头一暖,宛希果然还是关心自己的啊。

  只是他早想好了,宛希和自己之间,已然有了差距,是不是应该不要死皮赖脸的让人瞧不起呢?

  “没事,他要不是有个好爹,也就是个做下等混混的料,不过我们的确是该赶紧离开这儿了,要不然待会儿刘姐过来找我们结账,我们可就走不了了。”大柱笑呵呵的道。

  宛希听大柱这么说,心里也是犯虚,她还是学生,当然没有太多的零花钱。

  出了夜总会,大柱和宛希一路无语。

  还是宛希先打破了沉默:“听说你不在工地上做活了,改给别人做了家教,恭喜你。”

  大柱看得出来,宛希是发自真心的替自己高兴,态度一下子软了,柔声道:“你马上就要去燕京上大学了,应该是我羡慕你才是,好好读书,我是没办法陪着你一起了。”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

  宛希提起勇气主动把手塞进了大柱的大手掌里,用一种无声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坚持。

  他们之间的初恋很纯洁,这还是第一次牵手。

  大柱脸都红了,不敢去看宛希,只是走路的步伐越来越慢了。忽然,他心头一凛。

  靠,焦少你敢不敢不要来得不要这么及时!

  “混蛋,快放开宛希妹妹,老子要宰了你!”带队的焦少怪叫着,一马当先冲了过来。

  看到大柱竟然敢牵宛希妹妹的手,他怒上心头。

  大柱摇摇头,看来是躲不掉了。“待会儿你离我远点,知道吗?”他放开了宛希的手。

  宛希抿着嘴唇,有些倔强的摇摇头。

  “听话,如果你不信任我,就将成为我的负担。”大柱依旧淡淡的道,不过表情却由温柔,变成了严厉。

  宛希不管,她还是摇头。

  “宛希妹妹,我知道你被这小子骗了,我不怪你,你先去一边看着,我要把你从这小子的手上赢回来。”焦少等自己的手下全到齐了,自信满满对宛希道。

  宛希想要上前理论,却被大柱拉住了,他再次郑重重复道:“宛希听话,不要拖我的后腿!”

  这话说得有点重了,可他不得不如此说。

  “哼,你小子给我听好了,今天老子是一定要揍你的,整个县城没人敢不给我焦少面子,你是第一个,我不能让别人以为本少好欺负了。另外,本少可以跟你做个君子约定,我们之中谁赢了,谁就可以做宛希妹妹的男朋友,你可以找人帮忙,但不能拒绝这个君子约定。”焦少强势的道。

  明摆着焦贵这是要仗势欺人了,还偏偏还说得冠冕堂皇。大柱发现,原来这家伙比自己还厚脸皮。

  他不打算辨争什么,恶少不讲理早已经是华帝国的优良传统了,只有拳头能让他们长记性。

  与此同时,挪威De森林KTV里,刘姐正躺在沙发里,拿着手机询问什么。

  “呵呵,要打起来了吗?请你帮个忙,关键时候把那小子给我捞出来,别让人把他打死了。”刘姐舒服的换了个姿势。

  与她对话的是KTV的保安队长,平时寡言少语,人家都喊他队长。有心人会发现,除了刘姐叫他小陈之外,竟然没人知道他的名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