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KTV风波

  大柱来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做了好几次深呼吸,这才算把心中那团熊熊燃烧的烈火,给压制了下去。

  面对绯色的诱惑,他接下来自己还能守身如玉吗?倒了一杯水,大柱重新来到了乔依依的闺房,发现小狐狸精竟然真的开始在做功课了,攻克着一张数学试卷。

  看了一会儿之后,大柱就傻眼了,这丫头挺聪明的呀!

  一个小时之后,乔依依舒展了下腰肢,回头看到大叔震惊的表情,她自得的道:“怎么样?我的数学水平还可以吧?”

  大柱看向乔依依的眼神,就有了些异样的色彩,道:“整张试卷,只有三道题不会,单论数学功底,你不比我差多少。”

  他说的是老实话。

  “切,难道你会?”乔依依不满的道。

  她就是故意要给大叔一个下马威的,她的数学成绩向来不错,可是这时候大叔竟然为了面子,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和她水平差不多,这不是没脸没臊吗?

  大柱早料到了乔依依会是这般反应。

  他将手中那杯早已冷了的开水放到了一边,接过乔依依手中的圆珠笔,然后拿过来试卷,略一思考,打了一会儿草稿,便解决了一道题,另外两道题难一点,但他也只是多花了些时间,最终还是都解了出来。

  “好久没接触高中试卷,有些生疏了,不过还好,没丢人。”大柱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答题步骤,开心的道,从解题到现在,他甚至忘记了乔依依的存在。

  这下,轮到乔依依震惊了,连带着看大柱的眼神,都透着了一种崇拜的神采:“看不出来,大叔你还真有两把刷子!”

  “那当然了,你以为你妈妈那关,是那么好过的吗?”大柱表现出了指点江山的豪情。

  这些纯属自然的流露了。

  随即,他就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脸色一整,疑惑道:“你的数学成绩也不错了,难道是偏科?为什么没考上大学呢?或者说你只报了分数线过高的顶尖学府?”

  乔依依神色一黯,过了良久,才道:“我想回去燕京读书,我朋友都在那边,可是妈妈不放心我这个时候回去,说那里暂时不安全。”

  大柱听得云里雾里,不过也获取了一些信息,乔家原先应该是住在燕京的,可是不知为何却搬来了小县城。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难怪他们家这么有钱了。

  大柱看她黯然神伤的表情,便是起了怜悯之心,叹了口气,却没有追问什么。

  “你妈妈肯定是为了你好。”大柱难得温柔的道。

  乔依依听了他的话,嫣然一笑,虽然只是瞬间,却让大柱不由得怔了一下,有惊艳之感。

  “我知道的,妈妈一直对我们很好!呵呵,如果我告诉你,这才是我为什么没考上大学的原因,你相信吗?”

  乔依依调皮的扮了个鬼脸。

  大柱认真的道:“以前不信,现在信。”

  “算你识相!”乔依依很满意大柱的回答,快乐的转了几个圈,肆无忌惮整个身子扑到了床上去。

  她从枕头下面取出来一本言情小说,津津有味,旁若无人地看了起来。

  大柱咳嗽了两声,转过脸去。小丫头真够奔放的,差点让他看见了她的底裤颜色,好像是粉红色的……

  非礼勿视,大柱只好安静的离开。

  离开的时候,他就在想,到底用什么理由开溜呢?正巧这时候,他的手机竟然适时的响了起来。

  灵机一动,他心中已经是有了办法,不过似乎这个办法有与没有其实都是一回事了。

  电话是他的初恋女友打来的,叫他去县城的挪威De森林KTV,他又怎么可能不去。

  也不管乔依依同不同意,他喊了一声:“我有急事,出去了,下午回来!”

  然后就不由分说,跑出了乔家。

  ……

  “喂,小伙子,一个人?”一位穿着暴露制服,突出位置贴着胸标的女人拦住了大柱,疑惑的打量着他,眼神颇具侵略性。

  不怪女人警惕性高,实在是大柱的打扮太过于寒酸了点。

  大柱扫了一眼女人波涛汹涌上的标签,金光闪闪的“刘经理”三个字表明了她的身份不一般。

  大柱对她的评价,很大!

  有些不舍的将目光从女人骄傲的汹涌上移开,他很感激女人没有直接下逐客令,要不然他就丢脸丢大发了。

  “呵呵,姐姐,你长得真好看!我不是一个人,能带我去8号包厢吗?那里有朋友要见我。”大柱保持着善意的微笑,貌似漫不经心地摸了摸鼻子,他不喜女人身上的香水味。

  经理对他的逢迎以及赞美,并不甚感冒,反而对他说的内容很在意,8号包厢里的可是贵人!

  “呵呵,原来是焦少的朋友,恕姐姐眼拙了,来,小兄弟这边请!”她的态度转变很快,姐姐弟弟的称呼更是张口就来。

  对大柱妩媚的抛了个媚眼,刘经理扭着水蛇腰在前面带起了路,不时回头看一眼,眼睛里饱含着老牛吃嫩草的渴望之情。

  将大柱带到了8号包厢门口,经理敲了敲门,目送大柱进去,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回眸一笑间风韵犹存。

  听到身后包厢门关上了,经理停止了扭胯的动作,不免小声嘀咕了一句:“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小子呢,竟然没盯着老娘的屁股看,不知道是不是装的?好多年没见这么纯澈的眼神了,挺清高的嘛!”

  对着墙壁上一面装饰用的镜子照了照,她仔细瞅了瞅自己今天的打扮,苦涩一笑,堕落红尘的折翼天使吗?

  勾了勾嘴角,经理不知回味到了什么,竟然惊慌失措的夹紧了一些大腿。

  “呸!天杀的,老娘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也动了凡心?”经理见四下无人,放宽了心,忍不住自己啐了自己一口,眉宇间荡漾的春意,仿佛一下子让她年轻了十几岁。

  包厢之内。

  大柱一眼找到了局促不安的杨宛希,人群之中她被众星捧月,却依然显得那么的孤独。

  “大柱,你终于来啦!”宛希也是第一时间发现了大柱,面露喜色,神采飞扬的走了上来。

  大柱的眼神失焦了片刻,不过隐藏得很好:“是啊,好久不见了,听说你考上重点大学了,恭喜。”

  宛希的热情便一下子消退了不少,她清楚感受到了大柱对自己的排斥,女生都是敏感的。

  她跟大柱之间,背地里同学们议论的时候,都把他们当成情侣看,一度被誉为县一中郎才女貌的典范。

  可是自从大柱辍学之后,两人之间就没了交集,唯一一次见面还闹出了不小的|“误会”。

  想起那次意外,宛希忍不住就脸红了,她没想到,大柱会那么坏,竟然偷偷的把她的身子都给看了去!

  事后,为这件事,她思绪乱了很久,越来越觉得,自己其实是不生气的,甚至有时候还会偷笑出来,这足够说明问题了!

  跟大柱比起来,今天非要拉着她来KTV庆祝考上华清大学的始作俑者,就显得非常惹人厌了。

  “哎呦喂,这不是秦大柱,我们县一中有名的优等生吗?本少今天好像没请你这个农民工来吧?”说话的是个少年,可能正处于变声期,嗓音沙哑,听上去很刺耳。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TL是◇k盗%*版2

  他叫焦贵,粉嫩嫩的公子哥儿,老爹是县人大代表,焦氏化工厂的董事长。

  “宛希叫我过来的。”大柱面无表情的道。

  这人他太认识了,他原先工作过的建筑工地,就是焦少老子名下的工程。工地上有师傅还好心的向他透露过,说焦少因为听说了他偷看宛希洗澡的事情后,扬言要打断他的腿!

  “哼,让你来你就来啊,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焦少趾高气扬的插在了大柱和宛希的中间。

  “宛希妹妹,你去那边坐,有些人身上脏,别弄脏了你的裙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先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焦少的小眼睛看过来,眼神和语言一样的阴毒。

  大柱眼里厉芒一闪,不过还是强忍下了这口气:“焦少说得不错,癞蛤蟆总是想吃天鹅肉的,但是天鹅怎么可能看得上癞蛤蟆呢?呵呵,宛希,我们一起去那边坐吧?”

  宛希本想着帮大柱说句话的,却没想到大柱这么会变通,甜甜的笑了一下,柔声道:“好。”

  “慢着!”焦少却不依不饶,咄咄逼人道:“我只说让宛希妹妹过去坐,没叫你!”

  大柱冷冷一笑:“怎么,焦少的意思,是想要我现在就带宛希走,是吗?”

  “我去你姥姥的,臭小子,你还真敢把自己当回事啊!”焦少怒吼了,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农民工也敢跟自己叫板。

  大柱只是沉默着,他从来不惹事,但也并不怕事。他看了一眼宛希,发现宛希有些紧张,捏着衣角搓来搓去,不知如何是好。

  他继而将目光又从焦少以及那些不怀好意的旁观者身上扫过,嘴角轻扬,给人年少轻狂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