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小琦被推出手术室,在场的人才放心,小亦辰在公司玩累了,睡到现在,聂小柔也吧公司的事交待给Carson。

  把精力都放在了小女孩的身上,医生告诉她是小女孩叫的救护车,一定是把她吓坏了。

  “过来。”

  小女孩胆怯的靠近聂小柔,而聂小柔汗,她有那么吓人吗?

  不过自从她生了小亦辰,对小孩子的耐心也多了,因为别人家的孩子不是乖就是坏,她们家的孩子,又乖又坏,心好累。

  “不要怕,现在都没事了。”

  聂小柔把她抱在怀里,安慰她,而小女孩僵硬的身体也放松下来,眼神中的畏惧退下,换上女孩独有的灵动。

  “你叫什么名字?”

  等了好久,小女孩还是不说话,如果不是医生说她打电话叫的救护车,她一定会认为这个小女孩是个残疾人。

  “你不用怕,我是这位病人的朋友,谢谢你救了她,你很勇敢。”

  聂小柔感觉这个小女孩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不然怎么会吓成这样,而且小琦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就跌下台阶。

  被夸奖的小女孩好像很害羞,同时也很开心,脸红着低下头,她还小,不懂得掩饰思索的神情都表现在脸上。

  聂小柔不知道她在思考什么,不过她可是很有耐心的。

  “乖乖的坐在这里,我去下去买些吃的,你有没有喜欢吃的?”

  小女孩摇了摇头,对着聂小柔笑了一下,随后乖乖的坐在聂小柔为她准备的位置,仍是一副犹豫的神情。

  聂小柔正要走,就被小亦辰拦住,跌跌撞撞的抱住聂小柔的腿。

  “妈咪,怎么在医院?”

  “小姨生病了,妈咪过来照顾她。”

  “什么?”

  小亦辰一听震惊的抬起头,睡意全无,疑惑的看着聂小柔,而聂小柔现在要去买吃的东西,没时间跟他解释。

  “小亦辰,妈咪回来跟你解释,在病房里要安静的等小姨醒过来,不能吵到其他人,特别是小姨,如果你是懂事的孩子就去安慰小姨的父母,或者陪着那边的小姐姐玩。”

  一听有小姐姐,小亦辰的目光立刻扫遍整个病房,只见沙发边上坐着一个安静的小女孩。

  “小姐姐,小姐姐……”

  小亦辰欢快的跑到小女孩身边,聂小柔又嘱咐了几句才离开,到附近买了晚餐,现在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几个人都还没吃东西。

  回来把晚餐分给小琦的父母,小女孩和小亦辰有他们独特的晚餐,都是小孩子爱吃的。

  “叔叔阿姨,小琦就我来照顾吧,现在都这么晚了,你们也要上班,不用担心,她会醒的。”

  小琦手术很成功,他们并不是担心,只是疑惑,为什么小琦会滚下台阶,这一切都要等小琦醒来后才会真相大白。

  b看$,正版Z章(A节A上酷QD匠$M网◎

  “我们在这里等她醒过来,小柔你带着孩子回去吧,还有这个小女孩,她不说话,我们也不知道她的家在哪,只能你费心照顾照顾了。”

  拗不过小琦的父母,聂小柔答应他们回去,父母都心疼孩子,她想就算是小琦醒来第一个想见的也是父母吧。

  “好,我回去再问问这个孩子,到底看到了什么,也好尽快抓住凶手。”

  事情好明显,就是有人恶意伤害小琦,只是杀人的目的是什么,目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能报警,万一是小琦失足也说不定。

  不过那种概率很小,小琦从小就怕下台阶,她有一种特殊的恐高症,只要是楼梯她都怕,经过心理辅导已经好了许多,只是下台阶时还是会小心翼翼。

  带着两个孩子回到公寓,聂小柔准备开门才动了一下门,那门就自己开了,聂小柔以为是进了小偷,小声告诉两个人不要出声在这里等。

  小亦辰紧紧的抓着小姑娘的手,想要保护比自己大了八九岁的小姐姐。

  聂小柔顺手拿起备在门后的棒球棒,小亦辰很喜欢棒球赛,买了很多关于棒球的东西,比如棒球,棒球棒,海报,比赛团队的签名。

  房间没开灯,聂小柔警惕的注意周围,这里是自己家,所以对周边的环境也比较熟悉,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声音。

  这就奇怪了,难道是她忘记锁门了?聂小柔在心里列出十几种可能,都被否定了,继续往前走,卧室厨房,都没有任何人。

  公寓只有三间房,两个主卧,一个客房,主卧内都有洗手间,而客厅左边还有一个卫生间,主卧和客房之间有一个小空间,是聂小柔的书房,厨房设在客厅右边。

  聂小柔站在客厅,仔细听哪里有声音,只是听了许久都没什么动静,两个小家伙也跟着小心翼翼的进来。

  小亦辰跑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灯看到房间里的东西一样不少,特别是他的宝贝电脑,聂小柔看着他紧张的样子给了他一个白眼。

  旁边的小女孩就乖巧多了,只不过她比这里的任何人都要紧张害怕。

       “没什么事,小亦辰你去洗洗睡吧,小姑娘今晚就跟我睡。”

  “我也要睡大床。”

  小亦辰抗议,他平时想睡她都不让,今天竟然让一个陌生人睡大床,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儿子还比不上别人的孩子。

  “你听话,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聂小柔表情严肃了起来,小亦辰赶紧闭嘴,乖乖的去睡觉,他知道每次自家妈咪说那句话的时候,都是非常认真的,如果再继续吵闹,她肯定会来真的,把自己丢出去。

  这边小女孩也是第一次见到聂小柔如此严肃的表情,胆怯的后退一步,聂小柔无语,这孩子看来还真怕她。

  “你是我们家的小客人,走吧,我们去洗漱,然后我们一起睡觉觉。”

  聂小柔别扭的摇了摇头,对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这样说话还真不习惯。

  小女孩跟着聂小柔,也许是怕了聂小柔,只要是她说的小女孩都听从,洗漱后两个人躺在床上。

  小女孩好像怕黑,一直在抖,又不敢靠聂小柔太近,聂小柔有所察觉,把小女孩搂进怀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夕小颜说:

是哪位宝宝送的恶魔果实(⊙o⊙)哇,小颜好想谢谢这位宝宝,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