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美食街,闻着各个摊子散发出来的香味,就连叶枫也想不想去在意地方的脏乱,好好的吃一顿。

  “哇!”

  聂小柔和小亦辰惊讶的想忘川整个街道,只是一眼望去除了摊位还是摊位,不知道何时才能到尽头。

  “宝宝今天要尽情吃!”

  “不行!你需要控制。”

  从第一个摊位开始,看着三个人吃的不亦乐乎,叶枫微微皱眉,这种垃圾食品她们是怎么吃下去的。

  “这里不卫生。”

  “我就说嘛,像你这种高傲自大的人怎么会降低身价。”

  小亦辰把手里油腻腻的烤章鱼放进嘴里,还不忘对叶枫冷嘲热讽。

  气氛瞬间微妙,叶枫怒视小亦辰,还在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不要跟小孩子计较,他只是个孩子,没必要生气。

  “要我说呀,你还是回去吧,跟着我们也是在添麻烦,而且这里每一个人喜欢你,还要在这被排挤。

  我也是为了你好,你说你一个总裁怎么可以在这种地方吃东西,被别人看见了会笑话你,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

  就在小亦辰努力劝说叶枫离开的时候,他觊觎已久的鱿鱼须已经被叶枫吃进嘴里,边吃还边点头。

  `看☆正版{章节s}上酷l匠‘网

  他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什么五星级的饭店都弱爆了,越吃越想吃,根本停不下来。

  小亦辰目瞪口呆的看着叶枫,又委屈的看着聂小柔,收到自家儿子求助的目光,聂小柔赶紧把仅剩的一串鱿鱼须抢下来。

  “不要跟小孩子抢东西吃。”

  “他不是说我不能吃吗?所以我才吃给他看。”

  说完优雅的拽出餐巾纸,擦了擦嘴角的油,将纸巾扔进垃圾桶。

  小亦辰接过聂小柔递过来的烤鱿鱼,愤恨的瞪了叶枫一眼,开始享用美食。

  接下来几个人吃了各自喜欢的东西,小亦辰带着叶枫,让他尝遍了这里的美食,而小亦辰的心思很简单,只希望叶枫知难而退,他不知道叶枫已经喜欢上了这种吃法。

  四个人还没吃上半条街就已经饱了,小亦辰吃饱了就想睡觉,一路上都嚷嚷着要聂小柔抱抱。

  几个人都撑的走不动,谁还会想要抱着一个肉球走来走去。

  出了美食街几个人去了离聂小柔公寓最近的公园散步。

  “小琦,现在有工作吗?如果没有就来我的公司吧,我觉得你很擅长交际。”

  原本聂小柔不想提工作,只是小琦她实在不放心,如果没有太好的工作来找她也好有个照应。

  “我现在在一家公司做会计……”

  说到这小琦震惊的看着聂小柔:“你有公司?”

  小亦辰一听仰着小脑袋,一副得意的样子:“当然,还不止呢,她还是国际知名的服装设……啊!”

  没等小亦辰炫耀完就被聂小柔一个拳头给震回去,小琦两眼发亮,像是见到了什么稀奇物种。

  聂小柔赶紧躲到叶枫身后,这种目光她最清楚,还记得上一次小琦差点没烦死她,不过是考了个第一名,她就像是看到了外星人。

  “咳咳。”

  恢复平静的内心,她真没想到聂小柔会发展的这么好,自己的公司都有了,而且小亦辰还说什么国际知名服装设计师。

  看来只有自己混成这个样子,工作不顺心,男友劈腿,她只剩下家人和聂小柔了,既然她都这么厉害了,自己也不能落后。

  “我们快回去吧,天都黑了。”

  小琦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聂小柔汗,她还是不懂得收敛自己的个性,大大咧咧。

  “那就各回各家吧,小辰辰我们走。”

  小琦和聂小柔很默契的忽略了叶枫,小亦辰回头冲着叶枫挑衅。

  叶枫在心底不断的安慰自己:不要跟小孩子计较,只是个小鬼而已。

  平复心情跟上聂小柔,他要必须跟那个女人谈谈,把这孩子送回去,为什么要替别人养孩子。

  才到了门口的聂小柔被叶枫拽住,小亦辰仅仅盯着叶枫握住聂小柔的手,准备随时应对叶枫。

  “你先进去,我有话和她说。”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从聂小柔回来,叶枫就像是变了个人,变得小孩子气,幼稚。

  小亦辰看着聂小柔,征求她的意见,聂小柔点头,他才乖乖的进屋。

  “你有什么事?”

   玩了两天,聂小柔也显得非常疲惫,叶枫不想让她睡的太晚:“明天再说。”

  直到叶枫消失在转角处聂小柔才回房,而这个时候楼道里出现一个女人,阴狠毒辣的眼神仿佛要刺穿房门,将里面的人碎尸万段。

  此人正是徐可,她过来只是想挫一挫聂小柔的锐气,没想到会看到令她愤怒的一幕,聂小柔,咱们走着瞧。

  回到公寓,徐可拿出手机拨了一个令她胆寒的号码。

  “有笔交易,帮我制作假证,详情一会我们到咖啡厅去说,事成之后会有十万元的报酬。”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徐可挂了电话,脸上扭曲的表情不知是开心还是痛苦,原本较美的面容也变得阴森骇人。

  来到附近的咖啡厅,天色已晚,店里没有多少人,徐可选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

  不久后只见一个邋遢的男人走进来,来人正是刺头,当初勒索了徐可的全部财产。

  “你要制作什么假证?”

  再次相见刺头脸不红心不跳,没有一点心虚的意思,就像是之前的事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徐可也只认识他一个社会上的人,对他的了解也没有多少,只是知道他还有点地位。

  “十几年前有一场车祸,受害人是叶良书和董晴,原因是,聂小柔的父亲和母亲因为商业竞争害人性命,之后两人也因为车过去世,警察将聂小柔送到孤儿院。”

  刺头点了点头离开,徐可有种预感,她好像找错了人,这个刺头太不安全,阴险狡猾,不过如果事情暴露他也会进去,这样就没人能够威胁到她了。

  刺头也有自己的想法,最近毒品货源缺乏,他打算独立山头,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有了徐可他想做什么都方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夕小颜说:

昨天小颜回家晕车了所以没更,真是抱歉,最近小颜会尽量多更一些,谢谢理解,爱你们的小颜!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