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莹听话的回去,公司员工对她指指点点,虽然很小声的议论,可董莹还是能猜个大概。

  都说嫁入豪门就能过上好日子,可她这几十年里过的还不如社会最底层的人。

  再说徐可这边,心里忐忑不安,全是因为警察已经去找董一明了,如果他说出实情不知道警察会不会信。

  被带到警局的董一明心虚的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警察目瞪口呆,他竟然天天去找小姐,怪不得身体已经发虚了,人瘦的只剩骨头。

  “我们要问的不是这个,你要大量的迷药做什么?”

  一听前半句董一明总算是松了口气,当听到后半句的时候整个人都轻松了,什么迷药他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一定是找错人了。

  “我不知道什么迷药,你们可能是抓错人了。”

  警察面面相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那就只能说徐可在说谎。

  “认识这个女人吗?”

  为了验证董一明的话警察把马滢的照片递给他看,这下董一明慌了神,这个马滢就在他的别墅。

  “不……不认识。”

  看到他的反应,警察的脸上露出喜色,这件案子绝对跟他有关,只是听到迷药的时候为什么他表现的很轻松,见到照片时才紧张?

  “你去那边审审徐可。”

  两个警察压低了声音交流,审讯室很小很安静,就算是掉一根针都能听见声音,听见警察提到徐可,董一明更加害怕了。

  这件事是徐可让他做的,可她没让他把人弄回去,这下出事了。

  “警察先生,我能打个电话吗?”

  “可以,但是只能在这里打,开阔音。”

  董一明这个时候要打电话就说明绝对有事,这件事跟这兄妹俩脱不了干系,只是苦于没有证据。

  董一明苦着脸,他本想打电话去家里求救,警察在这里他要怎么说?

  突然灵光一闪,董一明想到了一个不成熟的办法,只是不知道老妈懂不懂。

  “老妈。”

  “臭小子,你能不能让我省省心,又跑哪去了?还不快点回来?”

  董一明庆幸手机是放在桌子上的,就算是离他很远也觉得震耳朵。

  “那么大声干什么?我有事找你,我今天可能会很晚才回去,你带两个人去我的别墅把大黄带回家。”

  “什么大黄?你什么时候养的狗?”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记住带两个男人,她力气很大,也不要让她见到外人,这只狗发起疯来很可怕。”

  董一明自作聪明,以为把马滢转走就没事,他不知道他的这个举动已经引起警察的怀疑。

  “我知道了,你也快点回来。”

  挂了电话董太太还在疑惑,他儿子什么时候开始热衷养宠物了,虽然她对董一明很凶,但是她可是这个家最宠儿子的。

  就在董一明觉得可以放松的时候,审问徐可的人回来了,把笔录给身边的警察。

  徐可的口供说的很简单,她打电话去联络感情,董一明第二天就去看她,还让她帮忙买迷药,虽然她不知道做什么用,但是毕竟是有求于她,还是同意了,之后的事她就不清楚了。

  放下笔录,两个人又研究了一会,另一个警察出去,留下一名警察看守审问董一明。

  两个人的口供都有漏洞,都在说谎,只是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凶手,或者两个人都是。

  酷Cc匠7网正…版首@发G

  徐可这边已经不耐烦了,她出来已经快一天了,现在警方还没有证据,不能扣留她,所以只能用这种拖延的方法留住她。

  就在两个人提心吊胆的时候,证据出来了,警察带着马滢和董太太回到警局。

  “囚禁你的人是不是他?”

  “是……就是他,这个混蛋,王八蛋……”

  现在马滢安全了,见到董一明自然要发泄,只是她的身体非常虚弱,身上的伤痕也需要处理。

  “董一明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事情败露,董一明想到了徐可:“是……是徐可,是她让我去对付这个女人的。”

     警察赶紧坐下,把董一明说的话一一记下来,这个时候董莹担心的给徐可打了电话。

  接电话的是警察,因为徐可有重大嫌疑暂时被禁足,有董一明的口供为证,还有就是要查出徐可买迷药做什么。

  董莹赶紧给徐宏伟打电话,此时徐宏伟也在准备下班,接到电话急忙赶回家里,听董莹说了事情经过,开始在徐可的房间里翻箱倒柜。

  找到了一小瓶液体,应该就是徐可买的迷药,没管董莹有多着急,自己一个人开车来到警局。

  “警察先生,徐可的迷药是买给我的,因为最近总是睡不着,身体对安眠药有了抗药性,就想到了迷药。”

  “徐先生,我们不能听你的一面之词就放了徐可,这是董一明和徐可的口供你还是看一下吧。”

  警察无奈的笑了笑,礼貌的把本子递给徐宏伟,看完整个脸都绿了,真想直接走人,可徐家就只有这一个接班人了,他不能在他这一辈毁了徐氏。

  “警察先生我能见一见徐可吗?”

  “不能,这是规定。”

  徐宏伟没了主意,看来还是要花钱才能解决了,就凭他和局长的交情应该能把她救出来,这个徐可让他在老友面前丢了面子。

  ……

  马滢被救出来,媒体跟踪报道,马总在去医院的路上砸了不少钱给各大网站报社,只为封锁这一消息,毕竟不是光彩的事。

  见到马总,马滢哭的更加伤心,一直在讲述被囚禁的日子里,董一明对她都做了什么。

  听的马总气愤不已,同时也万分心痛,他的女儿还没嫁人,正是最好的年纪,竟然被那个畜生玷污。

  “局长吗?我想知道对于这件事法庭要怎么判刑?”

  “这个不归警局管,你还是请教律师吧。”

  他这个局长也不容易,这次是老友有事相求,他怎么也不能袖手旁观,只要开了这个头,以后找他走后门的人就多了。

    马总挂断电话又打给律师,询问了董一明的获刑问题,又打给主审法官,要董一明死他有很多种方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夕小颜说:

真对不起大家,章节重复了,还好认真看的宝宝发现了,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