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才碰到小亦辰,那种亲切感越来越强烈,聂小柔紧张的手心冒汗,还好小亦辰并不像叶枫。

  叶枫笑了,不像是第一次见到他那么讨厌了,可小亦辰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他,因为他拉着自家妈咪的手,感觉到她很紧张。

  凭他的智慧久了判断,对面这个男人很可能就是爹地,看来需要好好查一下,这个人对妈咪来说貌似很可怕。

  小亦辰大喊一声挣脱叶枫,跑到郑澈宇身边,要问他为什么没跑到聂小柔身边,那是因为郑澈宇跟他说过,他们不知道聂小柔有孩子,也不能让他们知道,所以为了不让他们起疑心才跑到郑澈宇身边。

  叶枫并没有在意,小孩子怕生很正常,只是他怎么看都觉得这孩子有些像聂小柔,也许是心理作用吧。

  “好久不见了,有好多话想和你说。”

  徐可几乎没废什么力气就找到了聂小柔,不知是老天助她,还是她们太有缘分。

  聂小柔只是担心的看了小亦辰一眼,跟着徐可上楼,郑澈宇不想给两个人独处的空间,抱着小亦辰也跟上。

  “女人家的悄悄话,你带小亦辰下去玩吧。”

  聂小柔拦住郑澈宇,不是她不识好歹,只是她们早晚要谈一谈,有郑澈宇在,徐可有很多话不能明说。

  只有两个人,反而会更方便说话,两个人来到房间徐可的脸色就变了,与在楼下完全是两个人。

  “你不是说你不会回来吗?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破坏我的幸福?”

  徐可低吼的声音让聂小柔吃惊,原本女神一样的存在,现在快要变成女神经了。

  “别激动,我并没有要破坏你的幸福,一切都只是个意外,现在只要你看好叶枫,你的幸福依然存在。”

  现在的聂小柔并不是以情敌的身份在说话,而是作为一个母亲的她必须要保护好她的孩子。

  也许她是自私的,可聂亦辰是她的全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叶枫不一样,叶枫有徐可,有郑澈宇,有权有势,他可以拥有他想要的一切。

  聂亦辰只能是她的,只要徐可抓住叶枫的心,叶枫就不会把精力都放在她身上,也就不会发现聂亦辰的身份。

  “呵!你说的好听,如果你不想破坏我现在所得的一切,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还要出现在叶枫的面前?”

  聂小柔是无语了,这女人看着挺聪明,怎么到现在傻的跟猪一样呢?

  “我说了,我们见面只是意外,我回来是因为工作的关系,现在我跟你表明立场,我不跟你抢叶枫,你也要保证叶枫不来找我。”

  徐可探究的看了聂小柔很久,终究是看不出什么,只是她到底该不该相信聂小柔,她又为什么会放弃叶枫,明明之前爱叶枫爱的死去活来。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聂小柔怀疑徐可的智商是不是负数了,她都这么真诚了……

  “信不信随你,五年了劝你还是赶紧结婚吧。”

     聂小柔并不认为叶枫是喜欢她,做梦的年纪已经过了,他不过是来要帐的,还有就是因为孩子的事情觉得亏欠她。

  就因为没有感情,所以接触多了只会有更多的麻烦,聂小柔下楼的时候叶枫已经不在了,竟然把徐可扔下了,看来两个人也没什么感情。

  “她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不用担心。”

  勉强让自己笑出来,另郑澈宇放心,天色晚了,小亦辰已经睡了,聂小柔带着小亦辰回到自己的公寓。

  徐可下来的时候客厅已经没人了,她知道挣个郑家都不待见她,只因为怀疑她害死了郑圆圆。

  回到公寓,徐可脑海里不断回想聂小柔的话,她的话能信吗?她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对她有什么好处?

  这些问题徐可怎么也想不明白,只是相不相信她,她都会有别的动作,不如信她一次,只要防着点。

  徐可烦躁的揉了揉飘逸的长发,用被子蒙住头,睡去。

  聂小柔回到公寓的时候小亦辰已经醒了,安静的看着聂小柔,他想聂小柔应该有话跟他说。

  “先去洗澡,一会跟你说。”

  小亦辰是她看着长大的,他在想什么她都能猜个大概,小亦辰乖乖的去洗澡,换好睡衣乖乖的看着聂小柔。

  “你……有什么想问的?”

  最?新"章I节√上d酷匠网

  聂小柔还存有侥幸心理,如果小亦辰问的都不是重点她就可以避重就轻。

  “你有什么想说的?”

  聂亦辰学着聂小柔的语气和说话方式,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眼神中满是期望。

  “叶枫,就是要抱你的那个人,他就是你的亲生父亲,你的爹地。”

  小亦辰的眼圈已经红了,原来他就是他的爹地,同龄的孩子都有爸爸,只有他没有。

  “想认吗?”

  “妈咪……”

  小亦辰哭了,他好想要一个爹地,像别的孩子一样,一家人快乐的在一起。

  “宝宝是不是不能认?”

  哭够了,小亦辰才想起问,从小到大他都是听聂小柔的,而聂小柔的感受是最重要的,对于一个没见过面的爹地,他还是以聂小柔为中心。

  “宝宝想不想要一个爸爸?”

  “想。”

  聂小柔心酸,她注定给不了聂亦辰一个完整的家了。

  “如果爸爸妈妈不能在一起怎么办?”

  聂小柔轻轻的抚摸着小亦辰的背部,安抚他的情绪,聂亦辰太过早熟,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妈咪……”

  小亦辰只是眼泪汪汪的看着聂小柔,心底里对叶枫的渴望,对爹地的渴望不加掩饰,一个小孩子就算是再早熟,也是个孩子,懂得道理很有限。

  聂小柔抱着聂亦辰,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是她对不起小亦辰,没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

  可这是她一个人无法做到的,她努力了,曾经真的努力过,只是她太没用了。

  “是妈咪太没用了,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咪不好……”

  小亦辰挣脱聂小柔的怀抱,用睡衣袖子为聂小柔擦眼泪,他不希望妈咪不开心,就算没有爹地,她们也可以过的很好,只要两个人都开心就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夕小颜说:

四更,原谅迟来的最后一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