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小柔匆忙的写了个欠条,从门缝扔出来,叶枫额头有黑线划过,他就这么可怕吗?而且他可是坐她的车来的,难道就让他这么走回去?

  屋里的聂小柔可管不了这么多,她对叶枫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了,这种小气的男人她才不要,脾气不好,还冷冰冰的,谁会喜欢他。

  “郑澈宇,别带小亦辰回来。”

  还没等郑澈宇说什么,聂小柔就挂了电话,小亦辰怒视着无辜的郑澈宇。

  Qq酷匠,网√正版首发G,

  “这可是聂小柔说的。”

  小亦辰不说话,跑回房间里把自己关了起来,第一次妈咪不让他回家,以前有事都会跟他说清楚的。

  都这么晚了,为什么不让他回家,难道是家里来人了吗?

  小亦辰抱着电脑,满脑子都是聂小柔为什么不让他回家,虽说这是自己爷爷奶奶家,可没有聂小柔他就不会安心。

  郑澈宇找了钥匙开门进去,小亦辰已经睡着了,怀里还抱着电脑,睫毛湿湿的,明显是哭过了。

  原来小亦辰是这么没安全感,聂小柔能不让小亦辰回去,一定是工作太忙或者叶枫在那。

  两个人不会和好了吧?这也太快了,连他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此时门里门外的两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和好的样子。

  “聂小柔,送我回去。”

  一开始他的确是想住一晚,可他怎么说聂小柔都是无动于衷,就是不让他进去,没办法只能借她的车回去。

  门开了,还是一条小缝隙,扔出一张纸条,叶枫看了纸条差点飚血,只因为纸条上写的内容太气人。

  ‘本车不外借,既然叶总苦苦哀求借车回家,我也只好借了,不过需要支付五万元的租车费,限时24小时。

  收款人:聂小柔

  付款人:            ’

  付款人的地方是空白,这说明她要叶枫签字,几年不见这女人厉害了,知道怎么坑钱了。

  为了能和聂小柔多相处一会,也是为了不让自己走回去,叶枫签了字,把纸条送了回去,等了许久不见聂小柔出来,车钥匙是到手了。

  “聂小柔,我没带驾照送我回去。”

  聂小柔倚着门仰头一个白眼,他叶枫是什么人,害怕没驾照?当她是傻子吗?

  “你那个车里怎么有小孩的东西?”

  叶枫从车上下来,手里拿着小孩的鞋子,还有一些小孩子用的纸巾漫画书一类的东西。

  叶枫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她竟然有孩子了,是谁的?怪不得她这么躲着自己,原来是心虚。

  聂小柔开门面对叶枫的质问,很淡定的把东西抢过来,扔到屋里上车,没有过多的解释,叶枫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你不想解释吗?”

  叶枫跟着上车,依旧不依不饶,他想让聂小柔亲口说出来,他没有孩子,那只是别人的,或者那个孩子是他的!

  想到这叶枫想起了聂小柔走之前跟他说的,她有了他的孩子,难道是真的?

  “孩子是我的?”

  聂小柔突然刹车,她就知道瞒不住叶枫,只是不管怎么样她都要保护聂亦辰。

  “你在说什么,当年那个孩子已经没了,怎么没的你应该很清楚吧?”

  聂小柔眼圈一红,泪珠在眼圈里打转,眼神却异常坚强,努力的控制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叶枫没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当年她真的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一定会留下,只是他不知道是真是假。

  看到聂小柔现在这个样子,叶枫心里说不出的郁闷,他害死了自己的孩子,如果当初他把她们留下就不会有今天的遗憾了。

  见叶枫不说话,聂小柔知道他是信了,为了让他没有任何的怀疑,聂小柔继续演戏。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在你说亲手杀了他的时候他痛了,你不知道我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他痛了,你不知道他失去生命的时候有多痛。”

  此时聂小柔是真的哭了,真心的回忆起这些年发生的一切,他说不要孩子的时候,他在肚子里动的时候,他出生的时候,他叫妈咪的时候。

  那些心酸和快乐围绕着聂小柔,叶枫真的信了,如同聂小柔一样流下了眼泪,只是聂小柔没看到。

  整理好心情把叶枫送回去,叶枫当然是不想回去,可现在的聂小柔恐怕恨透了他,想了想来日方长,他会以他的方式补偿她。

  只是他的方式,她会接受吗?叶枫下了车,聂小柔毫不犹豫的扬长而去,而叶枫迟迟收不回眼神,真正收不回的是他的心。

  楼上的徐可看到这一幕,却没看清车内的人,直觉那个人对她有威胁。

  “枫,回来了?”

  徐可扎着马尾辫,穿着休闲带着点可爱,这个样子还真像聂小柔,每当多少目光到徐可身上,直接回了房间。

  这些年徐可一点一点的改变,自己都觉得可笑,以前聂小柔是她的替身,可现在却倒了过来,如果不是她长得像聂小婷,恐怕叶枫早就不要她了。

  五六年的时间,叶枫对她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她提出来的要求他都会尽量满足,可他就不是不肯碰她。

  叶枫换了衣服下楼用餐,看着一桌的美味他却没什么食欲。

  徐可是吃过晚饭才过来的,每天都会整理叶枫的衣服和房间,如今叶枫的房间算是对外开放了吧,谁都可以进。

  只是聂小柔的房间成了禁地,就连她都不能靠近,整理叶枫的衣服拿去干洗。

  无意间发现了衣服里的小纸条,就在徐可还没看仔细的时候叶枫抢过小纸条。

  “以后不用给我洗了,李婶会做。”

  语气中明显的怒气,他在生气,徐可现在需要担心的是,聂小柔回来了,那张纸条上有聂小柔的名字,什么借车?什么五万?原来送他回来的是聂小柔。

  “我……我先回去了。”

  徐可不是没办法面对叶枫,而是回去计划怎么才能见到聂小柔,她又回来做什么,难道她忘了自己的警告了吗?

  叶枫根本没注意徐可的表情和举动,认真的整理着纸条,把两张纸夹在日记本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