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澈宇听他说的头头是道,还是很有道理的。

  “不健康的图片是怎么回事?”

  一说起这个小亦辰气的不行:“那群无知的孩子,居然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什么捡的,买的,都是胡扯,大人只会骗小孩子,明明就是父母相爱生下来的,我只是告诉他们事实而已。”

  小嘴上下一动说了好多理由,郑澈宇觉得小亦辰很聪明,而且懂得也很多,根本不是老师说的顽皮孩子。

  “你不去幼稚园就是这个原因?”

  他还是无法想象,一个孩子不爱去幼稚园是这些原因,如果是这样那也太早熟了吧,从小就会考虑这些。

  “你怎么那么较真,小心娶不到媳妇。”

  他跟一个五岁的孩子那么认真干嘛,郑澈宇默默的把零食搬到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小亦辰也一样,只是他的是电脑。

  “xx和xxx两人恋爱曝光,有照片两人手牵手逛街……”

  小亦辰抱着电脑鄙视的看着郑澈宇:“宇叔,真八卦,只会看一些没营养的东西。”

  郑澈宇很想反击,可对方是个小奶娃,而且人家说的也对,他就是爱看一些没营养的,他竟然无从反驳。

  “近期,徐可荣获最佳女配,一身长裙亮相,依旧温柔如水……”

  电视里又传来了一条新文,这次小亦辰仍是鄙视郑澈宇,只是他无意间瞥见电视里的人时,大吃一惊。

  “她和妈咪好像,妈咪竟然有张明星脸哎。”

     小手扯着郑澈宇的袖子炫耀,一副他的妈咪很厉害的样子,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和她长得像并不是什么好事。

  “你的妈咪即使和别人再像,那也是独一无二的,电视里的那个明星不是好人。”

  小亦辰对郑澈宇的话还是很认同的,因为他的妈咪在他心里是独一无二的,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

  若是聂小柔知道她在小亦辰心里的位置,一定会很感动,只是此刻她是没有心情听了。

  “怎么回事?”

  聂小柔明显已经怒火中烧了,市场被抢她当然很气,她不止是气,还有心痛,叶枫这是在报复她吗?

  “先别急,目前还是先把服装上架再说。”

  聂小柔手撑着头,眉头紧皱,她怎么能不急,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进行的好好的,可谁知道叶枫会半路杀出来。

  “你知道现在随便把服装推出去公司会损失多少吗?你先出去,我在想想。”

  她只是想证明给他看,没有他,她也会活的很好,为什么叶枫就是不能放过她,自己从没想过要跟他挣什么。

  此刻的她是那么无助,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就因为是一件小事才最重要,如果自己连这件事都处理不好,她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坐在总经理的位子上。

  冷静下来的聂小柔开始思考解决办法,这件事并不能给艾亚造成什么伤害,不过是少赚一些。

  可就是这种不大不小的事情次数多了公司也会支撑不住,叶枫既然能做出来,他就不会轻易放弃,后面还会想更多办法来压制她。

  如果想要获得同期上架同等的利润是不可能的,她要不要赌这一次,她看过米乐公司的衣服,非常完美,简直无可挑剔。

  如果换一种方法……聂小柔眼珠一转想到了好主意。

  “Carson,同期上架,一切照常,发布消息征选模特。”

  Carson一时没反应过来,刚刚还说损失大,现在怎么又变了?而且模特什么的请一些知名模特也没多少钱,为什么要征选?

  “额……”

  “少废话,快去。”

  聂小柔心情异常激动,她有预感,这次赚翻了,米乐公司的服装虽然是无懈可击的,但是他上架的是西装,而她的是休闲。

  两者自然是没办法比的,不过吸引消费者眼球他就不行了,争取在这一点上战胜他。

  下班的时候聂小柔已经累的不要不要的了,一整天都在计划着这一期的服装,预计着销售量,不出差错她一定能挣个销售冠军。

  才走到停车场就被拦住,而拦住聂小柔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叶枫。

  看着聂小柔瘦弱的身体,叶枫打心底里心疼她,可这女人实在不识好歹。

  叶枫为什么会这样想呢?只因为聂小柔直接无视他,越过叶枫上了车,才想开车叶枫就钻进来了。

  “说吧。”

  聂小柔除了有些心痛外再没有任何幻想,语气更是平静,她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了,什么王子公主都是骗人的。

  叶枫不知道该说什么,问她过得好不好?这不是看见了吗,人家都是艾亚的总经理了。

  他还能怎么问,说起来还是他突然抽风,就是想见她,只要一天见不到就会满脑子都是她。

  “我……”

  “没什么说的就下车,我还有事。”

  叶枫看着冷冰冰的聂小柔,果然是和以前不一样了,如果是以前她应该会气的张牙舞爪,或者默许他跟着她。

  长大了,她也学会了平静,懂得多了不再是当年那个好骗的聂小柔了。

  “当年是聂雨把你卖给我,一共是三百万用来拯救公司,你在我身边待了不到一年就走了,就算你299万。”

  聂小柔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枫,她当初真是看错人了,她怎么会爱上这么小气的男人,虽然三百万不是小数目,可他伤了她,就不能作为赔偿一笔勾销吗?

  5更D新w最@、快MP上*v酷.匠网x

  “给我写个借据,拿了欠条我就走。”

  聂小柔实在忍无可忍,可她还是要忍,只要还清了钱,她和他从此再没有任何关系。

  “我这没有笔和纸,明天给你。”

  “不行。”

  握着方向盘的手不断收紧,她快要忍不住了,如今气氛已经大过心痛,把车开到家,才下车叶枫就跟来了。

  “你在这等着。”

  “你不出来怎么办?”

  所以叶枫的意思当然是要进去监视她,聂小柔这次没那么好说话,屋里都是聂亦辰的东西,没准他还在家,如果两个人碰上,事情不就漏了吗。

  聂小柔二话不说关上门,把叶枫关在门外,而叶枫却并不生气,反而找到了和她联系的借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