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聂小柔还很开心,小孩子能这么听话很不容易,趁着他懂事的这段时间她会尽量把所有事情安排妥当。

  只是时间长了她才发现小亦辰有些不正常,这个年龄的孩子哪个不是又能哭又能闹的,哪像他只要给个东西就能玩一天。

  “小亦辰,今天妈咪有空,想去哪玩?”

  聂亦辰瞪着迷茫的大眼睛看着自家妈咪,聂小柔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没发他出去过,他怎么会知道去哪玩。

  “妈咪带你去看动物好不好?”

  “不要。”

  小嘴一张一合拒绝了聂小柔的请求,每次听他软软糯糯的声音都会被他萌翻。

  “那我们去水族馆怎么样?”

  “不要。”

  这次看都不看聂小柔一眼继续玩电脑(指的是乱点)。

  “那你想玩什么,妈咪陪你玩。”

  “不要。”

  小亦辰抱着电脑跑开,聂小柔开始有些担心了,孩子和她越来越疏远了。

  “小亦辰,妈咪错了,以后多抽出时间陪你玩,小孩子就应该爱玩爱笑,你怎么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呢。”

  聂小柔像是问小亦辰,奏响是自言自语,只是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

  “真的?”

  再看怀里的小人,抱着双臂,亮晶晶的大眼睛盯着聂小柔。

  “真的。”

  聂小柔有一种这孩子要成精的感觉,她有些后悔这么痛快答应他。

  “我要去看猴子。”

  不管那么多了,只要他像个正常孩子一样就好了。

  “走吧。”

  聂小柔把手伸过去,小亦辰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叫喊着跑在前面。

  “看猴子,我要去看猴子喽!”

  聂小柔不明白他为什么对猴子情有独钟,不过只要他开心就好。

  聂小柔带着小亦辰来到猴子的区域,小亦辰东张西望找了半天,回过头可怜的看着聂小柔。

  “猴子在哪里?”

     聂小柔愣了一下,指着前方的猴子让小亦辰看:“那就是猴子。”

  小亦辰有些受打击:“那不是猴子,和我们长得不一样。”

  聂小柔疑惑的看着小亦辰:“猴子怎么可能跟我们长得一样呢?”

  “电脑上都说人是猴子变的。”

  聂小柔用手指点着小亦辰这小脑瓜,有些好气又好笑。

  “我们人不是这种猴子变的,而且人是由猴子进化而来,并不是变的,进化成人的猴子是类人猿一类的猴子,并不是动物园的这些猴子,懂了吗?”

  小亦辰有些失望,他想看的是会变成人的猴子,这种普通的猴子他才不想看。

  聂亦辰还处在懵懂期,对新鲜事物都很好奇,会有这种情绪也是正常。

  “妈咪,我们去看能变成人的猴子吧。”

  “那种猴子已经不存在了,动物园里没有的。”

  小亦辰有些不高兴了,一路上都是嘟嘟着小嘴,胖乎乎的小手撑着下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见她不高兴,聂小柔开始想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小辰辰你看那是什么?”

  聂小柔指着一旁的长颈鹿,小亦辰抬眼一看,被长颈鹿长长的脖子吸引了。

  “妈咪,它的脖子好长啊!”

  “这是长颈鹿,所以脖子会很长。”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很容易被转移注意力,聂小柔又带着他看了很多动物,聂亦辰的小脑袋记住了很多东西。

  回到家小亦辰跟聂小柔模仿了很多动物,最后小亦辰挂在聂小柔的脖子上不下来,非要说自己是小树懒。

  笑声传遍了整个房间,小亦辰却突然停止了笑,一本正经的看着聂小柔。

  “爹地在哪里?”

  聂小柔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毕竟他还这么小,可是该来的总会来,她不想骗小亦辰,可也不想让他的小心灵受到伤害。

  “爹地在中国,等小亦辰长大了他就会来把我们接回去。”

  “爹地是什么?”

  抱着小亦辰的手一抖,差点没把他摔下去,抱稳了小亦辰,聂小柔一阵后怕。

  “每个小孩都会有爹地妈咪。”

  “为什么我只有妈咪?”

  “你也有爹地,只是他在中国,我们在美国而已。”

  “为什么不在一起?”

  “因为一些很复杂的原因,说了你也不懂。”

  面对小亦辰纯净的眼神,聂小柔有些心虚,眼神闪躲着不敢去与他对视。

  “为什么我不懂?”

  “因为你还小。”

  “为什么因为我还小就不懂?”

  “你是10万个为什么吗?”

  小亦辰摇摇头,聂小柔给了他一个温柔的眼神,她发现这个孩子越来越像叶枫了,不爱说话,一说话就让别人说不出话。

  “小辰辰,想你这个年级的孩子就该玩闹,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别这么沉闷,整天抱着电脑。”

  “好。”

  聂小柔有些后悔跟他这么说,因为她感觉到了小亦辰狡猾的眼神。

  当天夜里聂小柔就明白了那个眼神的含义。

  “聂亦辰你在做什么!”

  只见小亦辰左手拿着黄瓜,右手拿着水果刀,小心翼翼的切黄瓜。

  “妈咪,宝宝在做菜。”

  没错,他就是在做菜,只是他还拿不动那个锅,那桶油也挺沉。

  “快把刀给我,用你的玩具刀。”

  “玩具刀在马桶里。”

  “什么?”

  聂小柔瞪大了眼睛,轻轻的抢下小亦辰手中的水果刀,有带上手套把那桶里的玩具刀拿出来。

  只是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小亦辰又出乱子了。

  “妈咪,小鱼不动了。”

  聂亦辰说的小鱼就是两个人养的小金鱼,都是小亦辰嚷嚷着要养,最后却要她每天帮着喂食换水。

  只见小金鱼平静的躺在小亦辰的玩具救护车里,聂小柔转过头看着聂亦辰,看到他一脸着急的样子才确定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小金鱼是生活在水里的不会开车。”

  抓起鱼又扔回浴缸,不知道还能不能活。

  “妈咪,你温柔点。”

  “呦呵,你还懂得温柔?”

  “宝宝不懂。”

  知道自己惹到妈咪了,弱弱的跑到床上,开始自己脱衣服睡觉,只是十分钟过后,聂小柔再过来看。

  “你怎么做到的?”

  “妈咪,衣服欺负我。”

  {酷◎匠v网v◇首发u◇

  事实并不是衣服欺负他,而是他用衣服把自己绑起来了,废了好大力气总算是把他解救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