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叶枫的公司迎来巅峰时期,分公司遍布中国几大城市,杨名海内外,身价超过徐宏伟等服装行业的大腕。

  原本一些觉得叶枫是小打小闹的大公司,纷纷前来献殷勤,有送钱的,有送酒的,甚至还有送女儿的,有些人黔驴技穷,更是连儿子都送的出来。

  “叶总,马总又来了。”

  这个马总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着急撤资的马总,直到叶枫有了成绩,马总才按耐不住,一次又一次来讨好叶枫。

  “带到待客室。”

  将近半年的成绩,叶枫也是忙的很,最令人烦心的是,每天都会来几个不想干的人。

  偏偏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公司正在成长,若想冲出亚洲,根基还不稳,这些巨头也不能得罪。

  “叶总,我今天来是想给我这女儿在贵公司求个工作。”

  马总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明来意,只是他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叶枫没有看旁边的女人一眼,视线对准马总:“马总太见外了,什么求不求的,只是马总企业做的如何都在那摆着,您的女儿屈尊降贵到小公司是不是让外人看了不好。”

  明显的拒绝,却说的让人挑不出毛病,人家话里话外都是为了马总好,为了马总的声誉着想,如果他再说什么,就是他不识好歹了。

  “叶总说的对。”

  马总才开口,一旁娇气的女人推了推马总手臂,这一幕叶枫都看在眼里,如果不让这个女人进公司,以后不知还会想什么办法接近他。

  这不是叶枫自负,是因为这种事情发生的太多了。

  “马总想要女儿过来上班只要去人事部应聘就成,省得您还要亲自跑一趟。”

  这是叶枫同意了,可他话里的意思是他马总的女儿还要走正常程序,他在这个城市也是有头有脸的,女儿想来上班是他的福气,他却不识好歹的推辞。

  “好,我知道了,谢谢叶总。”

  马总的女儿可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只要能接近叶枫,应聘算的了什么。

  马总是最疼爱这个女儿的,女儿都开口答应了,自己也不好说什么,父女俩也算是灰溜溜的走出公司。

  此时在另一个国家,聂小柔正在学习怎么样照顾小婴儿,眼看肚子越来越大,孩子也很健康,她必须要做些准备工作了。

  “还在看?眼睛不要啦。”

  郑双双下班看到聂小柔还在专注的看书,她上班的时候聂小柔就是以同样的姿势,看同样的书。

  “回来了,我还没看完呢。”

  聂小柔大着肚子行动不便,也没有去抢书,只是可怜巴巴的看着郑双双。

  “离出生还有些日子呢,你也不用这么心急吧,这么厚的书也不是一天能看完的。”

  她知道聂小柔这不是在学习,她是在紧张,这是孕妇都会有的毛病,但是如果不及时开导,很可能会出现心理问题。

  “明天我带你去课堂听课,手把手教你怎么照顾婴儿。”

  “好啊,我饿了,现在去做到。”

  时间长了聂小柔也不跟她客气,了解了郑双双的脾气,就不能给她好脸色。

  “对了,上课的钱你要还我的。”

  “郑澈宇不是给你钱了吗?”

  郑双双一脸不屑,放下手中的衣服:“他那两个人民币还不够给我买吃的塞牙缝的呢,你就别指望他了。”

  聂小柔只是笑了笑,总感觉这姐弟俩有些不对付,可是从他们的谈话中就能听出来,两个人的感情绝对不是表面。

  荏苒的时光造就了历史的长河,同时也拉进了聂小柔的产期,医院里聂小柔躺在床上,紧紧握着郑双双的手。

  “别怕,如果要生了就告诉我。”

  郑双双拍了拍聂小柔的手安慰她,可是因为紧张过度,聂小柔的双手不停颤抖,汗水浸湿了发丝,粘在脸上。

  预产期就是这两天,如果不是聂小柔喊肚子痛两个人还想不到来医院,两个人都是外行,同时也都忘了预产期。

  不过这个孩子能活下来,也是奇迹了,聂小柔没少磕磕碰碰的,除了行动不方便的时候,每天都会做一些运动,就怕生了孩子之后自己体重增加。

  此时同样紧张的还有郑澈宇,不知道会不会顺利生出来,或者出什么意外,总之满脑子都是聂小柔和孩子,比自己媳妇生孩子都紧张。

  “出什么事了?”

  郑澈宇是来叶枫家蹭饭的,李婶手艺见长,他一直想把她挖到自己家,可李婶都只是嘿嘿一笑,接着毫不留情的拒绝。

  “啊?没什么。”

  每次郑澈宇来都是话唠似的,跟他说这个那个的,今天却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原因就是接了一个电话之后。

  可疑的是,自从那天见聂小柔一面之后他就没再跟他提过聂小柔。

  说实话还真想知道她的现状,可是徐可在他又不方便问。

  这个时候聂小柔那边又出状况了,因为太过紧张,聂小柔一直嚷嚷着不生了,可这么一闹,倒是加速了婴儿的出生。

  以下都是英文对话:

  “快推进手术室。”

  “医生,她是第一次生孩子,一定要保证母子平安。”

  郑双双拽着医生不依不饶,就是怕聂小柔出个意外。

  “放心。”

  “啊!救命啊……”

  被推进去的聂小柔一声接着一声的大喊,仿佛这样能减轻疼痛一般。

  &酷匠I网《#首8发u

  “深呼吸,用力……”

  聂小柔紧紧的抓着一个护士的手,忍着强烈的疼痛调整呼吸。

  “头出来了,加油,再来用力……”

  医生不停的鼓励聂小柔,随着每一次的用力,孩子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出来。

  直到病房内传来一声婴儿的哭声,郑双双才放心,聂小柔因为剧烈的疼痛已经晕了过去,被推进病房。

  郑双双看过孩子后才回病房,第一件事就是拍下生产过后的聂小柔,不要认为她没正事,她是想给郑澈宇发过去。

  打开电子邮箱,发送给郑澈宇,又打了个电话。

  坐立不安的郑澈宇再次接到电话,这次他是笑着回来的,一看就是有事,可偏偏他又不说。

  “李婶酒在哪?”

  拿过酒就开喝,他是真的高兴,可也有遗憾,孩子的父亲不知道那孩子已经出生了,身边还跟着别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夕小颜说:

终于出生了,写的我好累*罒▽罒*,不过好开心,各位宝贝去讨论一下呗,要五岁萌宝还是十岁捣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