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开门想走,却看见了徐可,郑澈宇在一旁耸肩,叶枫并没有理会两个人,直接走了。

  徐可看了里面的聂小柔一眼,这一眼包含了太多情绪,回过头追上叶枫。

  郑澈宇摇了摇头,看来聂小柔的孩子很难保住,就算是徐可不做什么,也难保叶枫不会做什么。

  “你就在这住下来吧,等孩子生下来再计划以后的事。”

  只顾着伤心的聂小柔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叶枫的话回荡在耳边,他对她真的没有爱。

  伤心也只是一时的,第二天聂小柔就跟郑澈宇和老太太告别,离开郑家。

  “等等。”

  出了郑家郑澈宇才追上了:“你一个人我实在不放心,我有个朋友,他的房子要租出去,租金很便宜,我去帮你说说没准他就不要钱了。”

  “谢谢你。”

  从头到尾帮她最多的也就只有郑澈宇了吧,当初她们还不熟悉,她也没有刻意去观察他,这么好的朋友,真后悔没有早点遇见他。

  聂小柔微笑着同意了,她的笑没有苦涩,没有悲痛,没有绝望,只是单纯的开心的笑,不掺一丝杂质。

     郑澈宇直接带着聂小柔来到一处别墅,果然有钱人的朋友都是有钱人。

  正在聂小柔感慨万千的时候,里面走出来一个人,一个来自小人国的人,没错,他很矮。

  “你怎么来了?”看到郑澈宇的同时也看到了聂小柔:“呦!你小子开窍了,这个女朋友挺好,我支持你。”

  “这都哪跟哪啊,进屋说。”

  郑澈宇白了男人一眼,拉着聂小柔进屋。

  “这就是我那个朋友,叫他矮子就行,别看他还没有一米五,他可是个人才,在这个城市他的酒店是排行第一的。”

  聂小柔点了点头,可叫人家矮子有些不礼貌,毕竟她们不熟悉,如果被认为是不尊重他就不好了。

  “你叫什么名字?叫矮子有些不礼貌。”

  男人很欣赏聂小柔,大笑一番才道:“我叫高杰,没什么礼不礼貌的,大家都这么叫,也都习惯了。”

  这当然是客气话,聂小柔没有当真,却也是点了点头,郑澈宇两个人商量房子的事。

  借这个机会聂小柔参观了一下这栋别墅,三层楼,一楼客厅,中间是一个螺旋状的楼梯。

  整个房间很有地中海风格,她还是比较喜欢的。

  “谈好了,一会矮子就搬走,房租他就不要了,当时你帮他看家了。”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聂小柔转过头去感谢高杰,高杰只是笑了笑,打电话叫来几个人把东西都搬走。

  剩下的就只有一些家具能用,高杰搬走的只是他的一些生活用品。

  送走高杰和郑澈宇,聂小柔瞥见一两白车,而车中的人才是关键,希望是她看错了。

  并不是聂小柔看错了,那辆车上的人就是徐可,从郑家跟踪到这的。

  她回去只是去想办法怎么除掉聂小柔,虽然叶枫的话她都听见了,可谁都知道,叶枫是在气头上,只是气聂小柔跟陆华走。

  哪天气消了,再想起聂小柔,难保两个人不会旧情复燃。

  孩子是她的一切,想要治她就只能从孩子下手,可杀了孩子没准聂小柔会反过来跟她斗,拿孩子做威胁是最好不过的了。

  第二天,徐可早早的就来找叶枫,只是希望叶枫能说一些伤害聂小柔的话,可只要她提到聂小柔,叶枫的脸色就黑了又黑。

  只能她再想别的办法,来到聂小柔的住处,确定了郑澈宇不在才去敲门。

  “我知道了,你过来吧。”

  电话是郑澈宇打来的,才放下电话就有敲门声。

  “不能这么快吧。”

  聂小柔小声嘀咕,开门才知道来的人是徐可。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聂小柔要关门,徐可快她一步拦住,最终还是让她进来了。

  “有什么事就说吧。”

  “我来是让你离开的。”

  只要看到徐可,她的心就像是有把刀子在割,听到她的话,聂小柔气笑了。

  “哼!我凭什么听你的,你有什么资格过来命令我。”

  :#酷j匠k网Ed唯一正C版,其2M他N~都Q是C盗版q

  她一分钟都不想多留徐可,心底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闷的喘不过气。

  “就凭你肚子里的孩子。”

  徐可这种赤裸裸的威胁,聂小柔要是听不懂她就是傻。

  “你是嫉妒我怀了叶枫的孩子吧?想当初你的孩子……哎呀!你的孩子不是叶枫的。”

  聂小柔虽然心里怕,可嘴上还是不饶人,既然徐可不让她舒坦,她也不会让徐可好过到哪去。

  “你……聂小柔,你别太得意,人我都敢杀,更何况是一个还没成型的孩子?”

  “你什么意思?”

  看着徐可阴测测的脸,前所未有的恐惧占据了聂小柔的心。

  “记得你落水吗?那就是我做的,真后悔当初没杀了你。”

  “原来是你,真的是你。”

  聂小柔的反应令徐可很满意,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现在你还是不想走吗?我不要求太多,至少要离开这个城市。”

  “我知道了。”

  聂小柔坐在沙发上,她有些承受不住心脏剧烈的跳动,徐可这样的女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如果她真的要害死自己的孩子,她是没有逃跑的机会的。

  正是像徐可说的,她连人命都不在乎,又怎么会在乎一个为成型的孩子。

  聂小柔眉头紧皱,腹部传来阵阵刺痛,她想去拿电话可又怕孩子出事。

  正在这时郑澈宇来了,及时把聂小柔送到医院。

  “医生她怎么样?”

  “没事,只是情绪波动太大,动了胎气,好好养着就好了。”

  “谢谢医生。”

  郑澈宇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聂小柔,回想起医生说过的话,她的情绪波动太大?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睡梦中的聂小柔做了一个梦,她的孩子被徐可抱走了,她们离她越来越远,不管她怎么叫,怎么喊都没有用。

  “还我孩子……孩子,还我……徐可……还我孩子……”

  从聂小柔的梦话中郑澈宇听出了大概,果然那个徐可不是什么好人,只是她怎么找到那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夕小颜说:

感谢不离宝贝解封,小颜爱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