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怎么回事?”

  郑澈宇没有把聂小柔送到叶枫那,而是带回了自己家,递给聂小柔一杯热水。

  “我请陆华帮我试探叶枫对我的感情,可叶枫把我赶出来了,只能暂时到陆华那去,没想到他为了不让我去找叶枫,就把我囚禁起来了。”

  聂小柔越想越委屈,她就不能遇上个好人吗?

  郑澈宇并没有多大的震惊,反而好奇的看着聂小柔的衣着。

  !酷。T匠网,O唯&*一nA正8版,其他都#是盗版h

  “我怀孕了,叶枫的。”

  语出惊人,这次可是吓着郑澈宇了,随后又想起了徐可的孩子,他是个聪明的,自然不会送聂小柔去死。

  “你想让叶枫负责?”

  郑澈宇清楚,叶枫那个性格死犟死犟的,他自己要是想不明白,谁都强迫不了他,只会一条道走到黑。

  “不会,我要保护孩子。”

  聂小柔这句话说的极为隐晦,郑澈宇却听的明白,因为他也有这个顾虑,徐可很可能和郑圆圆的死有关,一个人她都敢杀,更何况是一个没出生的孩子。

  “至少要让他知道孩子的存在。”

  郑澈宇指的‘他’自然是叶枫,可聂小柔的打算是带着孩子一个人生活,永远不出现在叶枫面前。

  可仔细一想,让叶枫知道也没什么,就当是两个人告个别,也让他和孩子说一声再见。

  “带我去见他吧。”

  “别了,我带他来见你。”

  这可是大事,郑澈宇一分钟都不敢耽误,开车来到公司,此时徐可也在,也许是等着叶枫下班吧。

  只能说他来的不是时候,偏赶上徐可在这,这让他怎么跟叶枫说聂小柔的事?

  只见郑澈宇眼睛一转,计上心头,嘿嘿一笑过去打招呼。

  “真是流年不利,去哪都能遇到扫把星。”

  本就对徐可有意见,郑澈宇怎么可能给她好脸色,不过也只是旁敲侧击的说几句。

  叶枫见到他就像是见到了鬼,瞳孔一缩,却想起了徐可也在,这才放心,只要徐可在他就不会提起聂小柔的事。

  “枫,这两天老太太总想见你。”

  难得郑澈宇会拿老太太说事,叶枫并没有怀疑,才没了女儿,想见见这些她看着长大的孩子也是正常。

  “枫,我们去看看阿姨吧。”

  徐可说的‘阿姨’就是郑澈宇口中的老太太,一听徐可也要去他可不干了,机灵的脑袋又开始高速运转。

  “你就别去了,圆圆刚走,老太太见到女人就会想起女儿,一想起女儿就会伤心,为了让她少伤心你还是别去了。”

  这个解释不仔细琢磨是挺有道理,可一仔细想就不对了,老太太没了女儿,见到女人就像是有了寄托,怎么会越来越伤心呢?

  这句话说的很对,老太太的寄托已经找到了,就是聂小柔,在家里聂小柔哄着老太太开心,难得她能开怀大笑一次。

  “小柔啊,你这个比喻太逗了。”

  自从郑圆圆没了之后老太太就没笑过,这还是第一次笑的这么开心。

  “我说的可是事实,他就像个纸老虎,有一点风就吹跑了,有一点火苗他就没了。”

  “说的是。”

  老太太边笑边点头,拉着聂小柔的手上楼。

  “阿姨,您也喜欢收藏这些花瓣啊!”

  看到这个阿姨就让她想起了孤儿院的院长,总是精心呵护孤儿院的花花草草,还不停的嘱咐她们,不能碰坏了。

  “是啊,落下的花瓣看着可怜,就把它收藏起来了。”

  两个人正讨论着花瓣,郑澈宇不识相的打扰:“老太太枫来看你了。”

  一听来人是叶枫,老太太更加开心了,从小就喜欢这孩子,成熟稳重,哪像他们家这个,就知道玩闹。

  聂小柔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硬,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直到叶枫进屋她也没抬起头。

  看到聂小柔这幅营养不良的样子,叶枫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心疼,可他不是那种心软的人,也就没去在意。

  “阿姨好。”

  只是一声‘阿姨好’就能让老太太开心,都了解叶枫的性格,也就不会怪他失礼。

  “好好好,别站着过来坐。”

  老太太拉着叶枫坐到自己身边,又拉着一旁站没站相的郑澈宇坐到聂小柔的身边。

  聂小柔两个人是没想什么,可有人不乐意了,那就是叶枫,别看老太太是无意一扯,可她的心思逃不过叶枫的眼睛。

  老太太有意撮合聂小柔和郑澈宇,而两个人也没什么意见,如果有一点不同意就不会坐那么近。

  这都是叶枫的嫉妒心在作祟,聂小柔两个人的距离并不近,可以放下一个小的拉杆箱了。

     唠叨了很久老太太才放叶枫走,聊的也都是他们小时候的事,有多淘气,多么的不让人省心。

  “你们好好谈谈吧。”

  把聂小柔和叶枫带到一个房间,自己退出去,也许两个人缺的就是一个单独的空间,一次心平气和的谈判。

  “我怀孕了。”

  叶枫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就听到这么一句,他当然不会认为是自己的。

  “动作还真快,才走了一个多月就有了,哼,怎么陆华还放心你到处乱跑?”

  听到最后,聂小柔才明白,原来是他误会了。

  “孩子是你的。”

  听到这叶枫想笑,走了一个多月然后回来跟他说有了他的孩子,他要是信了他就是傻子。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的叶枫就很适合这句话。

  “你以为我会信?”

  “不指望。”

  她的内心里还是希望叶枫相信的,幻想和现实往往有着很大的差距。

  “那你就收起那些小心思,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聂小柔已经累了,她是心累了,现在才发现叶枫也不过如此,同样是凡夫俗子一个,和她心中的王子可差远了。

  “不管你信不信,我只是通知……”

  “聂小柔你够了,就算是真的有孩子,就算那孩子真的是我的,我也不会承认。”

  聂小柔笑了,笑容中夹杂着苦涩和悲痛:“我一直都看错了你。”

  “我不会承认这个孩子,劝你还是别用这个孩子来牵制我。”

  叶枫转身想离开,身后却传来聂小柔声嘶力竭的哭喊:“叶枫,你不是人,我从没想过要牵制你,只希望能保住孩子。”

  叶枫没有回头,只是不咸不淡的扔给聂小柔最后一句话:“我不介意亲手杀了这个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夕小颜说:

感谢不离宝贝的解封,小颜会在十一点之前为宝贝加更的,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