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嘲一笑打算离开,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徐可,她这么晚了为什么来这?她不清楚,也跟她没关系。

  还没等聂小柔转身却又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叶枫,他们还真是郎有情妾有意,那她算什么,今早的欢愉又算什么?

    叶枫思考了一天,他决定这是最后一次,他不相信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我就知道你会来。”

  徐可激动的抱住叶枫,而解开心结的叶枫同样回抱徐可,却没有了当初的感觉。

  “我们进去看看。”

  两个人手牵手进了A大,独留聂小柔站在远处心痛。

  叶枫没想过掩饰什么,直接带徐可回了别墅。

  “枫,你陪我好不好。”

  这是徐可第一次对她撒娇,从前都是很强势的要求他做什么。

  “我公司还有些事要处理,你随意找一间就睡吧。”

  这不是叶枫第一次冷落她了,既然他让她随意,那她就随意点好了。

  叶枫并没有公事要处理,只是一个躲着徐可的借口,他心里一直有一面墙隔着两个人。

  等了许久,徐可应该睡下了叶枫才回到自己房间,没有开灯直接脱了衣服睡下。

  才躺下就背一个女人缠住,叶枫并没有推开,因为他认错人了。

  “你怎么还没回去,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说着去开床头灯,却被拦住,叶枫觉得不对劲,如果是聂小柔她不会这样,一定会和他理论。

  用力推开缠在身上的人,灯光亮了,徐可身着丝质睡衣,身材火辣,可比聂小柔的强多了。

  “你怎么进来的?”

  “枫,是你说我可以随意……”

  “出去。”

  看着叶枫变了脸,徐可才委屈的出去,两个人才和好,还是不要惹他生气的好。

  叶枫并不是因为徐可不听话才变脸,而是因为他发现不是聂小柔的时候,心里有些隐隐的失望。

  徐可才是他的真爱,为什么他会多次想到聂小柔,一定是在一起待的时间太长了,才会出现这种感觉。

  这一晚谁都没发现聂小柔没有回来,而聂小柔正在和陆华喝酒。

  “他们和好是正常的。”

  没有安慰,陆华只说了这么一句,没错,人家两个人是从小的青梅竹马,最般配的一对,他们和好是早就注定了的。

  说是这么说,可她爱叶枫,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会心痛,虽然早就知道他们的关系,可亲眼看到还是会受伤。

  “既然他们在一起了,你就搬出来吧。”

  陆华也是有私心的,聂小柔搬出来就不受叶枫的控制,至少他可以随时来看她。

  “我不搬,我要最后拼一拼……”

  “别傻了。”

  聂小柔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次一次的跑去叶枫面前,最后撞的头破血流回来。

  “真的是最后一次,如果他真的不会爱上我,我会离开。”

  难得她会想认真做一件事,而且这件事还是比登天都难的。

  说完聂小柔就睡了过去,陆华心疼的把她抱上车:“我这么爱你,为什么你心里只有他。”

  轻抚着聂小柔的脸颊,深情的看着聂小柔安静的睡颜,却看见聂小柔突然睁开眼睛,陆华尴尬的来不及收回手。

  “啊!”

  准确率百分之百,聂小柔咬着陆华的手不放,陆华和叶枫不一样,不在刻意掩饰的情况下,陆华有很多表情,比如现在的他面部表情扭曲的可怕。

     也许是被他的表情吓到了,聂小柔赶紧松开,如果陆华以为他已经安全了,那他就错了。

  正在吹手指的陆华一个不注意就让她跑到驾驶座上:“你要去哪我带你。”

  聂小柔会开车,可现在的她正处于醉酒状态,不出车祸才怪,可车已经启动了。

  紧急时刻陆华把聂小柔推到一边,悻悻的躲过一辆车。

  6更~新@{最G快P上酷XC匠f网%

  这边陆华松了口气,可聂小柔还没玩够:“你猜我是谁?”

  突然被蒙住眼睛的陆华心下一惊,赶紧推开聂小柔,还好这条路上的车比较少。

  “你……”

  还没等陆华说什么,她就开始哭,这一哭陆华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把车停在路边,先解决了聂小柔。

  才停车她就不哭了,这次陆华可不认为她变乖了,果然,下一刻聂小柔不停地干呕。

     陆华一最快的速度带她下车,还是慢了一步,吐在了车门口,吐过之后的聂小柔才算是停止闯祸。

  把她安排在后座,顾不上他的车了,先回家再说。

  总算是平安的到家了,这是陆华个人的别墅,如果把她带到陆宅去,家里准会闹翻天。

  请了临时家政把聂小柔‘打扫’干净,最后又让柚子把他的车洗了去,此时他已经筋疲力尽。

  可事情还没完:“啊!”

  只见家政的大嫂穿着湿漉漉的衣服跑出来,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

  “陆先生,您还是请别人吧,我做不了。”

  说完就跑了,像是逃命一般,陆华不方便自己进去,只能再请一个人。

  而这个人才进去三分钟就跑出来了,来来回回请了四五个人都没用,陆华真的很好奇,为什么会那么吓人。

     现在不方便都不行,陆华必须要亲自看看,他绝对不是来占便宜的(他就是来占便宜的)。

  推开浴室的门,聂小柔安安静静的坐在浴缸里,除了满地的水没有其他恐怖的地方,那些人究竟是为什么跑的他还是不清楚。

  看着她知道自己洗澡,陆华怕自己失去控制,赶紧退出来。

  看着聂小柔睡下他才放心,折腾了一晚上,陆华只觉得拍戏根本不算什么,照顾醉鬼才叫累人。

  没想到她喝醉了会这么能闹,陆华这是第一次照顾醉鬼,他发誓永远不要再有第二次,如果是聂小柔他勉强还可以,如果换了别人,直接丢出去。

  夜风徐徐,陆华孤枕难眠,来到院子里吹风,这一吹风更精神了。

  只能说聂小柔的吸引力太大,让他欲罢不能,这女人就睡在他的别墅,他的房间,他的床上,他却不能去碰。

  怪只怪陆华太正直,或许应该说,陆华对聂小柔太正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