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讯过后聂小柔依法被关起来,双手的鲜血被洗净,精神状态仍处于惊吓状。

  头脑里回忆着那晚的一幕幕,郑圆圆被打,她在看着自己,手腕被割开,皮肉外翻,她的血在不停的流。

  她还在看着自己,无助绝望的眼神,直到没有了气息,她的血流到了她的脚下。

  这一晚聂小柔做了一个梦,可以说是噩梦,也可以说是个好梦。

  她梦到郑圆圆回来了,她不在盛气凌人,不在骄傲自满。

  “聂小柔,你帮我报仇,你要帮我报仇,过去是我的错,当生命走到尽头,我才明白自己过去做的事是多么可笑,多么幼稚,你要帮我报仇……报仇……”

  聂小柔在梦中惊醒,这件事对她打击太大,她怕了,她怕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就算是死都不知道为什么。

  教育局局长千金被害,这条新闻已经成为焦点,郑圆圆的尸体还放在殡仪馆,没有正事立案之前不能火化。

  从犯罪心理学上讲,如果一个人杀了另一个人不知足把自己吓成这样,如果她连看死人的勇气都没有,又谈何杀人。

  局长感觉这个案子不会这么简单,所以才给叶枫时间让他搜集证据,不是警局不查这个案子,他的想法就是让叶枫暗中调查,警局在明处调查,令犯罪嫌疑人放松警惕。

  检查过聂小柔的精神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只是受到惊吓而已,第二天醒来精神状态好了不少。

  在审讯时把自己看到的都有条不紊的说了出来,随后工作人员对手机上的指纹进行对比,结果证实是郑圆圆本人的没错。

  然而郑圆圆脸上的指纹紊乱之时间无法对比,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不属于郑圆圆和聂小柔的脚印。

  葬礼上,郑家人哭的昏天黑地,就连郑澈宇都是满脸泪水,可他心里并不是一味的哭,他在想可能杀害妹妹的凶手。

  “你觉得是什么人?”

  叶枫从不吸烟,因为最近的烦心事太多也开始用吸烟来减轻压力。

  “不清楚,只是我知道,以聂小柔的智商不至于杀了人不跑,还有,既然她那么怕死尸,怎么可能有胆量杀人,手腕上的伤口一看就知道凶手内心非常强大。

  一点一点的把手腕割开,力道掌握的很好,让人在痛苦中死亡,她已经收到惊吓了,怎么可能有条不紊的把人杀死。”

  “你说的很对,但是她和郑圆圆之间有冲突,徐可是郑圆圆推下楼的,但是她把这件事推到了聂小柔身上,还有上次要毁聂小柔清白的事。”

  郑澈宇一听,立刻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枫,他以为郑圆圆会改,没想到她居然还能做出伤害别人的事。

  如果是郑圆圆推徐可下楼,那徐可也有嫌疑,她应该知道推她的是郑圆圆,完全有杀人动机。

  “你觉得徐可……”

  “她那天晚上和我在一起,没有作案时间。”

  不等郑澈宇说完,叶枫便打断了他的话,在心底他还是想维护徐可,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我知道你想保护徐可,那你想没想过正在受苦的聂小柔,明明都知道她不是凶手……”

  “不用说了,不是聂小柔,更不可能是徐可。”

  叶枫正是心烦的时候,聂小柔怎么样他不在乎,徐可谁也不能伤害她,就算是她伤过自己,毕竟以前她陪伴了自己这么多年,算是答谢吧。

  叶枫心里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徐可,只是他不敢说,他没办法送徐可进监狱。

  “圆圆她是怎么回事?”

  两个人都沉默的时候徐可带着于世嘉进来,悲伤的神情不加掩饰。

  “来了就坐吧。”

  郑澈宇没有热情的招待,不是因为几个人熟悉,而是因为郑澈宇怀疑徐可,自然不会给她多好的脸色。

  “你也别太伤心,人死不能复生。”

  徐可做到郑澈宇身边,抓着他的手安慰,可郑澈宇对她的怀疑不减反增,按理说她的孩子是因为郑圆圆才没的,可她却没有一点怪郑圆圆的意思。

  这个女人不是真的不在乎就是心机太深,怪不得叶枫被她迷的魂不守舍。

  也许是没了妹妹的原因,郑澈宇对徐可的讨厌掩饰的心思都没有,抽出自己的手不去看徐可。

  徐可内心一惊,回头与于世嘉对视一眼,于世嘉眼神示意她安心,他做的那么隐秘不会有人知道,就算是怀疑也要拿出证据。

  放下心来,徐可又走近叶枫:“小柔怎么样了?”

  这件事媒体已经报道了,嫌疑人是聂小柔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郑家人气愤的想要去警局打人,最后还是被郑澈宇拦下来。

  “疯了。”

  叶枫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两个字,回想起聂小柔颤抖的样子,无助的看着前方,当时她一定吓坏了。

  想到这,叶枫突然坚定了查出凶手的心,这不是为了聂小柔,是为了死去的郑圆圆,不能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酷$匠$网《永久M`免u费看{小W说)e

  “我去警局看看。”

  他要去看看聂小柔,顺便问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跟你一起去。”

  徐可眼神中充满了担忧,内心却是想看看聂小柔落魄的样子。

  “别跟着我。”

  他和徐可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如果徐可能放下,他不介意做朋友,可如果她放不下,那就连朋友都没得做。

  徐可没有坚持,停下了追过去的脚步,于世嘉愤怒的神色掩饰不住,他恨不得把叶枫碎尸万段。

  郑澈宇没管两个人,才要走,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你们怎么是一起来的?”

  “我们…是在路上遇到的,就一起来了。”

  郑澈宇没说什么,徐可的话没有任何说服力,转身去追叶枫,他也应该去看看聂小柔。

  当初那个精明能干的形象已经扎根在他心底,这么一个聪明的女人不会这么笨,杀了人之后不跑,她有一晚上的时间逃跑。

  既然她那么怕,为什么还要和尸体待一个晚上,这说不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追上叶枫,两个人开一辆车开到警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夕小颜说:

感谢 右手边不离 的解封,小颜爱你,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