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关门声,厨房中的聂小柔内心一紧,握着铲子的手又紧了几分。

  “还是让她进来吧,事情总要解决……”

  “滚。”

  叶枫的脸色不善,聂小柔可不怕他的臭脸,为徐可开门,她果然还站在门口。

  “谢谢。”

  徐可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聂小柔心软了,徐可也不容易。

  放徐可进来,聂小柔不方便打扰两个人,突然想去公园走走。

  叶枫不会轻易原谅徐可,也不会轻易放弃对徐可的感情,两个人应该好好谈谈。

  徐可坐在叶枫身边,没有说话,想起当年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虽然他不爱说话,可对她是真的好。

  有好东西总是先想到她,后来她懂得多了,也知道跟叶枫在一起不会有出头之日,两个人分手了。

  叶枫变得更加冷漠,这都是因为她,可她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是叶枫非要爱她,她能有什么办法。

  如今为了以后,她只能先低头:“我不是有意要骗你,是经纪人,当时突然有了孩子,我就慌了,一个女星未婚生子,还怎么在演艺圈混。

  经过深思熟虑,我打算退出演艺圈,可经纪人不同意,这么多年的努力就因为一个还没见过面的孩子而放弃,这个想法太糊涂了。

  可是我坚持要生下孩子,经纪人没办法,就想出了这个办法,我想和你说实话,可经纪人不让我说,一个公司总裁怎么可能替别的男人养孩子。

  枫,看在死去孩子的份上,原谅我吧,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那个时候我已经打算告诉你真像了,可是郑圆圆她却在那个时候推我下楼。”

  “你说什么?”

  徐可愣了,他终于肯说话了,可问的问题确实‘你说什么’。

  “你说是郑圆圆推你下楼?”

  徐可没时间多想,叶枫紧紧的抓住她的双肩,疼痛侵袭全身,冷汗渐渐沾满额头。

  “是。”

  得到答复叶枫才放手,原来他一直都误会聂小柔了,当初他还打了她,叶枫没发现他开始在意聂小柔的感受了。

  “枫,原谅我这一次,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徐可只是以为叶枫在为她担心,为她生气,所以在这个时候她提出了和好。

  叶枫心里都是自己冤枉了聂小柔,徐可的话又把他拉了出来,他不会原谅她,爱了徐可这么多年,他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她。

  徐可到底是怎么样的女人,叶枫探究的看着身边紧张的徐可,她在等他的答复。

     。。。。。。

  聂小柔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了一个小时了,时间够长了,她也该回去了。

  才起身就接到了郑圆圆的电话,放下电话来到一处隐蔽的房屋。

     才走进来就被人绑住,阴影袭上心头,浑身颤抖的厉害,到了一间屋子里才看到郑圆圆也被绑在这。

  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衣衫凌乱,却没有被强暴的痕迹,只是精神上的折磨。

  她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大脑一片空白,一直盯着郑圆圆,而郑圆圆也在看着她,眼里的恐惧毫不掩饰的投向她。

  几个绑架她的人是女人,聂小柔感觉的出来,身上的味道和身上的触感。

  一个人走到郑圆圆跟前,连打了几个耳光,最后拿出刀子割破了郑圆圆的手腕。

  聂小柔亲眼看着郑圆圆在她面前失血过多而死,精神受到了强烈的刺激晕了过去。

  叶枫这边心里烦躁的很,拒绝了徐可心情并没有多轻松,徐可走后他才发现聂小柔不见了。

  饿着肚子在别墅里找了一圈,没有发现聂小柔,打了几个电话也没人接。

  以为只是聂小柔在和他闹别扭,自己随便吃了几口便睡了。

  直到第二天他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

  “到底怎么回事?”

  叶枫脾气本就不好,有听到了聂小柔杀人的消息,他的心情已经烦躁到了极点。

  “你先松开手,我们慢慢跟你说。”

  叶枫的身份令警局的民警都有些忌惮,对于他的行为都是敢怒不敢言。

  “叶先生,请到我办公室来。”

     还是局长的气场大,局长一来其他人都有了底气。

     “怎么回事?”

  这次叶枫没有冲动,局长递给叶枫一杯咖啡才慢慢开口。

  “我们今早接到报案,喧哗街的一个荒废的房子里发现尸体,和一个受到惊吓的女人。

  经过我们对现场的勘查和一系列的调查认定聂小柔就是杀人凶手。”

  “不可能。”

  叶枫激动的站起来,局长一同站起:“我带你去审讯室看看。”

  “你为什么要杀了郑圆圆。”

  警察调查的速度很快,郑澈宇已经带着郑圆圆的尸体来到殡仪馆了。

  审讯室里聂小柔双手沾满献血,蹲在角落里,身体不停的颤抖,看的出来她现在很怕。

  一个年轻警察围着聂小柔转圈,不停的拍照,另一个警察坐在聂小柔对面不停的问问题。

  叶枫急了,抓住局长的领子:“你没看到她在害怕吗?还审个屁,你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会杀人的人。”

     现在监控室里只有叶枫和局长,局长拍拍叶枫的手示意他冷静。

  酷●匠6*网唯一正版,其他☆N都8是Sa盗a版|

  “我们有足够的证据,首先嫌疑犯和被害人在同一间房子里,她的身上都是被害人的血。

  其次被害人脸上的手印是女人的,因为太过凌乱没办法做指纹鉴定,还在整理中。

  还有我们在被害人的手机里发现了通话记录,最后一次通话是和嫌疑人的通话。

  经过走访调查发现嫌疑人和被害人都对你有感情,有犯罪动机。”

  叶枫看着审讯室里的聂小柔,他怎么都不相信她会杀人。

  “如果想翻案,必须找到证据。”

  叶枫回到别墅,郑澈宇已经在院子里等着叶枫了。

  叶枫什么都没说,只是拍了拍郑澈宇的肩膀。

  “我不相信聂小柔是杀人凶手。”

  叶枫回头看着眼睛红肿的郑澈宇,自己的妹妹被人杀害,他却能理智的思考谁是凶手。

  两个人进屋,都不言语,叶枫在怀疑聂小柔到底是不是凶手,郑澈宇在想郑圆圆的死是因为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