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甩掉身后的警车,来到一处荒山,景色没有风景区的好,山体也比较陡。

  两个人爬了半个多小时总算到了山顶,聂小柔知道叶枫是真的心凉了,他对徐可付出了那么多,到最后还是被徐可耍了。

  “去买酒。”

  “啊?”

  叶枫没开口,聂小柔胸口憋着闷气,这人脑袋进水了还是被门挤了,这荒山野岭的她上哪买?

  “车里有。”

  知道叶枫此刻心情不好,聂小柔顺着他的意思下山,来回去了一个多小时,酒是拿上来了,叶枫人却不见了。

  聂小柔赶紧放下东西找人,第一个想法就是叶枫轻生了,受不了徐可的背叛从山上跳了下去。

  聂小柔并不恐高,可从上往下看也会有些恐惧:“叶枫……”

  回应聂小柔的只有回声,聂小柔跪在地上哭:“你说你怎么那么傻,不就是个女人吗?好女人有很多,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现在好了,真死了,怎么这么想不开啊……”

  “你在干什么?”

  叶枫突然出现在聂小柔的身后,面色阴沉的可怕,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希望他死。

  “你是人是鬼?”

  聂小柔小心翼翼的起身,她不敢相信这真的是叶枫,他还活着。

  “酒呢?”

  “在那。”

  叶枫话不多,起了两瓶酒给了聂小柔一瓶,聂小柔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最后还是接了。

  叶枫看着前方城市的景色,现在是白天,没有晚上的灯光整个城市没有一处能看的下去的。

  两个人都不说话,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你怎么不喝?”

  一瓶酒下去叶枫的脸色如常,聂小柔的瓶子里几乎是满的。

  “我不会喝。”

  “我让你喝。”

  没办法,这里只有她和叶枫,他现在心情不好,万一一个想不开把她推下去可就惨了,醉了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还好一些。

  只是喝酒太单调,也许是因为聂小柔已经微醉了,开始唠唠叨叨。

  “从记事起我就在孤儿院,和那些被遗弃的孩子住在一起。

  小时候不懂事,总是惹院长生气,可是院长人很好,每次都是训几句,从来没对我动过手。

  慢慢的我开始羡慕那些被人接走的孩子,我问院长‘他们去哪了’?院长告诉我‘他们被自己的父母接走了’。

  u酷}匠网h@永;|久^、免费☆y看37小C3说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都会坐在门口等着父母来把我接走,终于一对夫妻来了,她们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

  他们的笑容好亲切,怀抱好温暖,我问她们‘你们是我的爸爸妈妈吗’?他们说‘是’,我就这样被聂雨收养了。”

  叶枫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只是听着听着感觉有些不对。

  “小琦,我不是不想离开,只是……只是……”

  转过头一看原来是醉了,微风轻拂过聂小柔微红的小脸,聂小柔小嘴微嘟舒服的哼了两声。

  天色渐暗,叶枫喝了三瓶没怎么样,聂小柔半瓶就醉的一塌糊涂,总是说胡话,而且她为什么保持着一个姿势?

  叶枫不明白,想要带聂小柔回去,才把人抬起来就吐了,叶枫又重新把聂小柔推了回去,冷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不一样的表情:嫌弃。

  抱着聂小柔走了半个多小时,天色暗了,山体又陡,叶枫不敢走太快,回到车里叶枫把被聂小柔弄脏的衣服扔了出去,关上一套休闲装。

  正在叶枫准备开车的时候聂小柔的拳头辉了过来,虽然不是很疼,但是叶枫怎么会允许一个女人对他动手。

  抽出领带想把聂小柔绑住,让她安分点,可领带才绑住手聂小柔就开始叫了。

  “你们是谁,你们到底是谁,放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泪水已经润湿了座位,她在不停的挣扎,头发因挣扎而散乱,口中扔模糊不太清的求饶。

  “冯磊,你个混蛋,你们不是人,不要过来……叶枫……叶枫救我……”

  叶枫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叫了他的名字才把手放开,得到自由的聂小柔挣扎着起来。

  微眯着双眼看到面前的人是叶枫才放心,叶枫以为没事了,才去开车,却被聂小柔扑倒。

  “王子,我的王子,哈哈,谢谢你救了我……”

  聂小柔笑眯眯的跟叶枫道谢,现在叶枫才知道她为什么不喝酒,酒品太次,下次他要是再让她喝酒,就把自己扔酒缸里。

  还没等叶枫推开她,就吻上了叶枫的唇,唇瓣相碰的那一刻叶枫感觉无比美妙,可聂小柔却……睡着了。

  如此煞风景的女人叶枫是第一次碰到,推开聂小柔开车回到别墅。

  原本已经放松的心情在看到楼梯上的血时又沉重了起来,抱着聂小柔走出别墅。

  “范乐,明天给我找一套房子,搬家,限你三天内办好。”

  那边范乐乐正迷迷糊糊的抱着女朋友睡觉,一听叶枫这话立刻精神了,半夜起来找房子。

  两个人只能在附近的酒店住一晚,经过这么一折腾聂小柔清醒了不少,坐在床上小嘴一张一合,说什么又听不清。

  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叶枫第一次看到聂小柔这个样子,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心里可是怕了。

  赶紧带着聂小柔去医院,医生检查过后只得出一个结论,她喝醉了,没什么大事。

  真的是没什么大事,聂小柔突然站起来,抓住医生的脖子:“混蛋,流氓,我要替天行道……”

  叶枫抱过聂小柔对医生说了声对不起回到酒店。

  “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那个坏蛋?”

  回到房间聂小柔跳出叶枫的怀抱,眼神坚定,怒视着叶枫。

  “他已经死了。”

  这下聂小柔消停了,叶枫感觉自己就是被传染傻了,他怎么会说出那种不切实际的话。

  很明显不会,可是就是不由自主的说出来了,他只是想让聂小柔安静,就只是这样,才不是为了哄她。

  看着熟睡的聂小柔,叶枫松了口气倒在床上,他可算是体会到照顾醉鬼的感觉了。

  买她就是个错误,从没后悔过的叶枫就在此刻后悔了,如果没有她,他也不会这么辛苦。

  折腾了一晚上,两个人终于睡下了,不久之后的叶枫才体会到,这一天是多么珍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夕小颜说:

为 半面泪妆 加更,昨天欠的,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