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睡的徐可被一段急促的铃声吵醒。

  “怎么了?”

  “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打电话来的是经纪人,徐可起身下楼倒了一杯水。

  这个时间叶枫几个人还没醒,所以徐可敢大胆的到客厅讲电话。

  “他还没说。”

  “你都有了他的孩子,他怎么还没说娶你?”

  “他只是说会负责,关于娶我的事他只字未提。”

  “好吧,你快点把关系定下来,顺理成章的成为叶太太。”

  徐可突然想到叶枫和聂小柔在泳池拥吻的画面,叶枫对她已经没有感情了,他自己不清楚,可她看的明白。

  “不知道他会不会认这个孩子。”

  徐可不由自主的把心里话说了出来,经纪人当时就不乐意了:“孩子是叶枫的,他怎么会不认。”

  “可孩子真正的父亲是冯磊,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啊。”

  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杯子落地的声音,徐可忙挂了电话,当看到身后的人是郑圆圆时才松了口气。

  叶枫最讨厌的就是她,让她在这住不过是看在郑澈宇的面子上,她说的话一般的时候叶枫是不会信的,更何况这件事太重要。

  “孩子是冯磊的?冯磊又是谁?不管他是谁,徐可,现在你还有什么资格待在这,你和别人的孩子现在却让枫来养,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枫。”

  徐可虽心虚,可面上却平静如往常:“谁说这孩子不是枫的?”

  “你……”

  郑圆圆有的只是冲动,加上抓到了徐可的把柄,她才管不了那么多,这个孩子不是叶枫的,徐可没有资格住在这。

  郑圆圆想去把事情真相告诉叶枫,才转身就被徐可叫住:“没有证据,你觉得枫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徐可依旧在笑,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大方,可说出的话却令郑圆圆恨的咬牙切齿。

  “你也说了,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孩子出生一切都会水落石出,在这之前我会阻止你和枫的婚事。”

  难得郑圆圆会说的这么正经,没有冲动,没有咆哮,她清楚自己在叶枫心里的位置,自然不会去自讨没趣,叶枫生起气来,很有可能把她赶出去。

  郑圆圆一走徐可平静的脸瞬间裂开,疲惫的倒在沙发上,她必须让叶枫立刻和她结婚,亲子鉴定也可以作假吧?

  聂小柔担心的一夜没睡,右眼皮跳个不停,她就小琦这么一个好朋友,如果她真的除了什么事……

  每每想到这聂小柔都不敢在想下去,从夜里就一直再给两个人打电话,直到早上。

  我在手里的手机突然想起,聂小柔赶紧接起来,手还在颤抖。

  “小柔,误会都解开了,今天晚上他还要带我去那个酒店看看呢。”

  听见小琦兴奋的声音,她总算是放心了,这个小琦,害她担心了一个晚上。

  “你没事就好,我去睡会,拜。”

  挂了电话,紧绷的神经得到放松,人也很快入睡,这一觉一睡就是一天。

  P。酷%匠网●V首发√

  叶枫下班回来看了一圈,都没有聂小柔的影子,公司最近进展的很顺利,合作的程总不止一次跟他提起聂小柔,这让他很好奇,她什么时候认识的程总。

  累了一天晚饭却没人做,郑圆圆要去做,郑澈宇赶紧拉住,他这个妹妹能把厨房炸了,做的东西也很有可能吃死人。

  不知道是诚心为难聂小柔还是真的想吃她做的东西,郑澈宇提议出去吃,叶枫非要聂小柔来做。

  “聂小柔。”

  看着床上睡的一塌糊涂的女人,叶枫阴沉着脸色,他还从没叫过任何人起床,能这么‘温柔’已经很不容易了。

  下楼倒了一杯水,浇在聂小柔的身上。

  “你做什么?”被凉水叫醒的聂小柔怒视着叶枫。

  “做饭。”

  还没给聂小柔反应的机会就走了,清醒之后聂小柔拿着枕头乱锤一通,发泄之后才认命起来洗漱。

  原来就只有她和叶枫没吃东西了,简单的做了点小菜,吃过后叶枫满意的去了书房。

  徐可想跟进去,却被叶枫拦在门外:“我处理一下公事,等下出来陪你。”

  说完毫不留情的关上门,徐可知道他还在防着她,也不强求,回到沙发上继续看书。

  郑澈宇一直觉得徐可和叶枫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徐可一直都不接受叶枫,怎么会突然间怀孕。

  偷偷的溜进书房,叶枫正在写着什么:“你和徐可到底怎么回事?”

  “意外。”

  叶枫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只是他问的有些晚了,这个人对他的事一向都是好奇的很,这次却拖到现在才问。

  “意外?我可不觉得是意外,你快说说是不是你早有预谋?”

  郑澈宇来了兴致,八卦的馋虫被勾了起来,之前一直在想聂小柔的事,现在他该想想叶枫的事了。

  “不是。”

  跟这种冷冰冰的人说话就是累,问什么说什么,不问就不说,就不能一次把话说清楚。

  “那你们是怎么个意外下有了孩子?”

  叶枫放下手中的文件,一本正经的看着郑澈宇:“她喝醉了,我去看看她,顺便挡了她一杯酒,之后两个人都醉了,会发生什么你应该知道。”

  一听这话郑澈宇更加不信了:“你说谎也打个草稿啊,你一杯就醉谁信啊,是不是你故意装醉?”

  郑澈宇无意间的一句话却勾起了叶枫的疑心,他说的没错,只是一杯怎么可能让他不省人事。

  当初他也看了,那酒只是普通的红酒,他的酒量很大,还没人灌醉过他,这都是当年应酬才练出来的。

  这么一想疑点有很多,就算是他醉了也会记得之后的事,可这次却忘了,这么说,徐可为了让自己原谅她,才作出这样的事。

  目的是什么?仅仅是为了与他和好吗?还是另有隐情?

  “想什么?没想到你追女人还挺有一套,可是你怎么藏到现在才用,早拿出来你现在都和徐可结婚了。”

  叶枫不说话,郑澈宇也不在这自讨没趣,殊不知叶枫是在思考徐可的事,一个男人被女人算计了,还是第二次了,这对哪个男人都是一种侮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夕小颜说:

感谢昨天纯情小处男的打赏,和半面泪妆的解封,小颜好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