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柔,怎么才接电话?”小琦撅着小嘴埋怨聂小柔的动作慢。

  “我刚刚在看电影。”

  其实她是在帮徐可捏肩膀,孕妇总是容易累,叶枫也在她就不好说什么重话。

  “你现在能出来吗?”

  “可以啊,怎么了?”

  “跟我去捉奸。”

  还没等聂小柔问怎么回事,小琦就挂断了电话,家里这么多人,她出去一会应该没什么。

  来到两个人常见面的地方,一个公园,小琦穿着短裙,带着墨镜,聂小柔差点认不出来。

  “你怎么还带个墨镜,该有……你不是不喜欢短裙吗?”

  小琦摘下墨镜,在聂小柔面前转了一圈,挑了挑眉,两人默契十足,聂小柔知道她的姿势在问‘怎么样’。

  “很漂亮,比以前的牛仔裤可好多了。”

  小琦满意的牵着聂小柔往出走:“从今天开始,我要变女神,那些体育运动通通不要,只练瑜伽。”

  “这是怎么了?”

  小琦的力气很大,可能是多年的运动锻炼出来的,一路小跑跟着小琦上了出租车。

  “别问为什么,去了你就知道了。”

  聂小柔不敢再问,因为她看到小琦的脸色不太好,眼圈微红,说话的语气也不对,只好闭嘴跟着她走。

  车停在一个酒店门口,下了车两个人直奔酒店,上了电梯小琦哪出手里翻到短信那一栏。

  短信上清楚的写着‘玉荣酒店,4楼423房间’。

  现在聂小柔才明白,可能是金浩然做了什么对不起小琦的事,不然小琦不会变化这么大。

  小琦从小不喜欢穿裙子,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她不会穿,只因为小时候看见自己的父亲和一个穿短裙的女人亲亲我我,最后她的父亲向她们母女道歉才挽回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来到423房间,门是从里面锁起来的,小琦迟迟不敢敲门,一旁的聂小柔都听到了她粗重的喘息声。

  她不敢敲门,她怕她猜想的都是真的,如果是,她该怎么面对那两个人,如果不是,她又有什么来这的借口。

  小琦犹豫不决,聂小柔看着着急,如果是有什么误会最好快点解开,如果不是误会,金浩然这个人就会消失在小琦的生命里。

  她代替小琦敲门,两个人对视一眼,等着门内的人开门。

  “哪位?”

  开门的是一个女人,衣着裸露,小琦还没有准备好面对两个人,转身跑了出去,这时屋里的男人才出来。

  出来的男人聂小柔不认识,已经能确定她们是敲错房门了。

  “小琦,小琦……”

  聂小柔去追小琦,房间内的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关上门,而另一个房门打开,出来的正是金浩然,里面还有一个男人。

  “怎么了?”

  “我好想听见有人喊小琦了。”

  男人鄙视的看着金浩然:“没人就快点进来,她今天晚上就要回来了,你还没想出来送什么礼物呢。”

  金浩然靠在门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确实,又不是他喜欢的女人,没必要去费心。

  “自己想。”

  “我说浩然,疼老婆是应该的,但是像你这么宠的可就说不过去了……”

  “闭嘴,我帮你想。”

  “嘿嘿,你说我晚上穿哪件衣服比较合适?”

  “你自己看着办。”

  “你就是个木头。”

  男人瞪了金浩然一眼开始试衣服,分离多年女友(女性朋友)要回来了,男人止不住的兴奋。

  “礼物我会帮你准备好,其他的别再找我了。”

  金浩然离开后,男人对着们虚晃一脚,然后继续兴奋的选衣服。

  话说聂小柔追出来后就没看到小琦的人,在周围找了很久都没有人。

  正巧聂小柔再回到这里时撞见了金浩然。

  “你真的在这?”

  看到聂小柔他的心咯噔一下,她在小琦一定也在,只是没看到人,小琦知道他在这,才过来,一定是误会什么了。

  “小琦呢?”

  聂小柔很难在金浩然的脸上看到紧张的表情,一直都是木木的,像是什么都勾不起他的兴趣。

  “跑出来就不见了,你怎么一个人?”

  金浩然没时间跟她解释,顾不上聂小柔的话,开始找小琦。

  “小琦……”

  “小琦,出来吧,都是误会……”

  两个人又找了一圈,仍然没有小琦的影子,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都显示关机。

  “现在你能跟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

  她是真的急了,小琦从来没有关机的时候,有什么事都是和她商量,这次却自己跑出去了。

  “一个朋友住这,他女朋友要回来,让我去帮忙想想送什么礼物。”

  “你们有没有常去的地方?”

  想到这金浩然丢下聂小柔一个人开车去找小琦,她没有继续在这找,打个车回别墅。

  “家里有个孕妇还有时间出去乱跑。”

  郑圆圆对聂小柔一向是尖酸刻薄,聂小柔本不打算理会她,可她却不依不饶。

  “哼!你不在,那些脏活累活都是我的,你倒是挺悠闲。”

  聂小柔抓住郑圆圆的拦住她的手臂:“她肚子里的孩子又不是我的,你来的时候不是说照顾她吗?现在干点活就累了?现在知道徐可有多不好伺候了吧。”

  7☆酷n{匠L网}正(,版b首Ih发}T

  原本慌乱的心里经过这么一喊但是平静了许多,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心,小琦一个人跑出去,会不会想不开……

  她不敢再想下去,甩开郑圆圆回到房间,两个人打谁的电话都是没人接。

  金浩然开车来到健身俱乐部,两个人常来的就是这了。

  果然小琦正在跑步机上,速度快的惊人,她在发泄,心里却越来越难受。

  汗水掺杂着泪水流下,金浩然过去快速的把小琦抱了下来,她没有挣扎,已经没有力气在做多余的挣扎。

  金浩然把异常安静的小琦抱回家,放水为她洗去身上的汗水。

  “我是在那个酒店,朋友的女朋友回来了,让我去帮忙想送什么礼物,对不起,我没告诉你。”

  如果是正常的女人一定不会相信,可小琦信了,即使没有证据她也信了,抱着金浩然大哭,边哭边埋怨着金浩然。

  小琦两个人和好如初,聂小柔却一夜未眠,打了很多次电话,结果都是关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