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小柔心甘情愿的接下了照顾孕妇的任务,在叶枫面前徐可当然很好照顾。

  “小柔,你先歇一会吧。”

  聂小柔也很不客气的坐下,徐可的尴尬的看着聂小柔,随后温柔的笑了一下。

  徐可拿着书起身:“啊!”

  经过聂小柔的时候突然被绊了一下,还好叶枫及时扶住徐可。

  “小柔,麻烦下次把脚收一下。”

  徐可倒在叶枫的怀里,理了一下挡住眼睛的头发,抱歉的看着聂小柔。

  “我记住了。”

  “聂小柔你想干什么?”

  聂小柔混不在意,刚刚是徐可故意这么做的,那就顺了她的意,正好她还不想伺候了呢。

  叶枫可不会就此原谅聂小柔,徐可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他的,聂小柔想害死他的孩子吗?

  怀里抱着徐可,不敢大声喊,只好压低了声音。

  “不干什么,我又不是专业的保姆,你让我伺候孕妇就要有孩子随时会掉的心里准备。”

  叶枫隐忍着把徐可送回房间,再来到客厅聂小柔已经不在了,看着他生气的样子聂小柔实在害怕,只能躲了出来。

  聂小柔躺在泳池边上,望着夜晚的星光,心思早已飞到天边了。

  “乌云一层一层的遮住了光

  坚强一层一层卸掉了伪装

  过往的车辆遮掩了

  眼神里面的慌张

  脆弱被嘴角的笑无情打伤

  一颗心里面住着一个人

  一个人却只有一颗心

  当你来来回回

  践踏着我心底

  我不怕痛

  只怕你爱的不坚定

  ……”

  聂小柔一遍一遍的唱着,夜空中的繁星渐渐被乌云遮掩,她没有哭,只是用近乎绝望的眼神望着夜空。

  叶枫读不懂聂小柔的忧伤,只是听着那首歌心底也不由自主的跟着悲伤起来,他不明白是这首歌牵动着他的心,还是聂小柔在牵动他的心。

  拉回思绪时,聂小柔已经现在泳池边,以优美的姿势跳下去,叶枫记得她不会水,这是在找死吗?

  叶枫莫名的心中一痛,担忧袭上心头,动作熟练的跳入水中,两人双双跳水,在叶枫去救她的的时候,聂小柔自己站了起来。

  “你……”

  聂小柔有一瞬间的呆愣,随后才哈哈大笑:“你怎么穿着衣服就跳下来了?”

  叶枫又尴尬又生气,这女人什么时候会水的:“还不是为了救你。”

  一冲动把心里话吼了出来,聂小柔停止了大笑,对着叶枫温柔的勾起唇角,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叶枫凌乱的心情因为一个微笑平静下来,抓住聂小柔的双臂,吻上温热的唇瓣,他不是第一次吻了,这女人的唇还是能让他难以自拔。

  虽然很享受,可聂小柔的心告诉自己,她不能沉沦,用力的推开叶枫,却被叶枫抱的更紧。

  聂小柔开始慢慢回应叶枫,就在他放松警惕的时候,聂小柔用力的咬了下去,本以为他会松口,可叶枫完全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楼上的徐可把泳池里的一幕幕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聂小柔,她不会输给一个野孩子。

  第二天一早门就被敲响了,是郑圆圆带着郑澈宇过来小住,借口方便照顾孕妇,徐可不以为意,多个人照顾更好,郑圆圆可不是她的对手,目前最危险的还是聂小柔。

  “你和枫是什么时候复合的?”

  郑圆圆在茶几上摆了五六瓶指甲油,一边涂指甲一边陪徐可‘聊天’。

  徐可只要闻到指甲油的味道就反胃,跑了几次洗手间,可她就是不说话,也不让郑圆圆把指甲油收起来。

  “这个东西对宝宝有害,你不知道吗?你是来照顾可儿的还是来害可儿的。”

  叶枫拿出袋子把茶几上的指甲油通通收起来,扔进垃圾桶。

  “枫……”

  “什么都不用说,回你自己的房间还是回你自己家,请自便。”

  …酷v匠0网wb唯1◇一…正版,其●c他f都是盗mM版

  郑圆圆见他一口一个可儿,早就不顺心了,现在又说让回自己家,更是气愤。

  “我又不知道这个东西对宝宝有害,徐可又不说,吐了几次都不说话,人家还以为只是正常的孕吐反应呢。”

  叶枫看向徐可,这些她不会不知道,可是为什么不说或者躲开,收到叶枫探究的眼神,徐可只是摇了摇头。

  客厅还存留一些指甲油的香味,徐可不说话就等于给了叶枫答案。

  “你……”

  郑圆圆无话可说,气呼呼的跑回房间,计划着怎么才能拿掉徐可肚子里的孩子。

  “你怎么不回房间?”

  “圆圆让我陪她坐一会。”

  多余的话徐可没说,她相信即使她不说叶枫也会懂,指甲油对胎儿不好,郑圆圆却故意在她面前摆弄,什么心思叶枫清楚的很。

  郑圆圆和郑澈宇的加入令别墅里一时间热闹了许多,聂小柔也有了说话的朋友。

  “你可真神,我一直想问,你怎么知道那些新闻会不见?”

  “这很简单,负面新闻对公司的影响极大,冯氏总裁是不会允许公司有损失的,赔偿叶枫的钱就够他受的,再因为负面新闻陪一点,他恐怕就要吐血了,所以他会以最快的速度毁灭这些新闻。”

  “你有没有想过,冯总如果不怕负面新闻的影响?”

  “不会,如果他不怕就不会只是暗中传谣言,他会有正当的法律程序,就算失败了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可他不是这样的人。”

  郑澈宇早就对聂小柔刮目相看,决定这个朋友他交定了,只是如果能脱离叶枫束缚,她会很高兴吧。

  “我去帮你劝叶枫,让你离开怎么样,如果不想离开,得到自由也好。”

  “不要。”

  郑澈宇搞不懂这个她在想什么,仔细分析他就会觉得聂小柔的决定是有道理的。

  她爱叶枫,爱一个人就会想要陪在他身边,只要默默的看着,多么卑贱的感情,却让聂小柔演艺出无私来。

  叶枫看着两个人有说有笑,心底的嫉妒一拥而上,可一想到昨晚聂小柔说的话,就感觉没那么生气了。

  “徐可和你的孩子都是你的责任,你从此不再是一个人,你是一个女人的丈夫,一个孩子的父亲,你要对她们负责任。”

  “我怎么做,还不需要你来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