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要在此声明,米乐绝对没有窃取任何人的设计图,大家可以想一下,一个能在服装设计大赛上拿金奖的公司,有必要去窃取他人的智慧成果吗?”

  聂小柔清了清嗓子,开始回答媒体记者的问题,眼看开庭时间要到了,冯氏才不紧不慢的来。

  看到聂小柔时有片刻的惊讶,因为这个女人可是跟他的死对徐宏伟头像极了。

  “怎么不见叶总?”

  “是冯总吧,我是米乐的代理总裁,我叫聂小柔。”

  冯总一听聂小柔三个字脑袋嗡的一下,他的儿子就是因为聂小柔才被判刑,这个女人,他没找她算账,她倒来找他麻烦。

  那是他唯一的儿子,偏偏那个新上任的局长一点都不通人情,给多少钱都不放人,还下令点名冯磊不能放。

  聂小柔看出了冯总眼中的恨意,心里害怕,可面上不能表现出来,很淡定的回了冯总一个微笑。

  “聂总真是年轻有为啊。”

  冯总咬牙切齿的说了这么一句,不再管聂小柔,这场官司他一定要赢,为了他的儿子。

  “怎么了?”

  郑澈宇明显感觉聂小柔松了口气,身体微微颤抖的坐下。

  酷K匠X网.~首发

  “没事。”

  回了郑澈宇一个安心的微笑,她还是无法走出被绑架的阴影,不管是看见冯磊还是冯磊的父亲,他们都太可怕了,冯总甚至要比冯磊恐怖。

     郑澈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两个人之间有些不太对,或许叶枫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开庭,冯总的律师出示了底稿开证明,聂小柔同样拿出了一张设计图,法官无法分辨。

  “法官大人,我知道一个测试字迹时间的实验。”

  字迹可以鉴定,大多数人都知道,为了体现法庭的公平公正,法官并没有让聂小柔说下去。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实验的结果出来了,聂小柔手中的稿子时间比较长。

  正在法官宣判结果的时候冯总的律师站起来做最后的挣扎。

  “法官大人,她手中的画稿就是冯氏的。”

  聂小柔微微一笑,没等律师说话率先开口:“这位律师说话真是有意思,你们拿出画稿的时候说的明明是底稿,相信不用我说在座的各位也知道什么事底稿。

  而且冯氏能做大,靠的就是知名的专业设计师,我拿出的设计图谁能看出来是哪个知名设计师设计的?

  如果设计师是这种画工,我觉得她是徒有虚名了,冯总看人需要戴镜子了。”

  对方的律师见说不过也就不开口了,宣判结束,根据米乐公司的损失冯氏进行赔偿。

  冯总一直再说是设计师把设计图给他的,直到米乐的衣服上市他才知道泄露了设计图,并不知道这设计图是从哪来。

  只要米乐公司不撤诉,案件会交警方调查,聂小柔当然不会撤诉,有个这么好的报酬机会,她怎么会放过。

  她心里清楚不管怎么样冯总都不会出事,而她也没想去鸡蛋碰石头,冯总不会出事冯氏的设计师就危险了。

  他肯定会找一个替死鬼,而那个替死鬼必须是冯氏的设计师,警察会以窃取他人知识财产权进行逮捕。

  一个进去了,还是因为冯总,其他设计师肯定会对这家公司寒心,对冯总失去信任,有些人会选择跳槽,有些人即使留下也不会像原来那样为公司效力。

  冯总就像是皇帝,皇帝背叛了子民,子民又怎么会甘心效忠于他,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

  出了法庭,冯总被人掩护着回到车上扬长而去,记者转而来包围聂小柔。

  “大家请安静,米乐公司能做大靠的就是信誉,商业道德,这次只是个意外,大家都听说过,谣言止于智者,我相信大家都是聪明人。”

  聂小柔并没有多说,从头到尾都是在解决谣言带来的影响,经过这件事米乐会更出名,生意也会越来越好。

  聂小柔没有直接回公司,而是来到医院,两个人进屋时叶枫已经醒了,徐可正在无微不至的照顾叶枫。

  “醒了,公司的事已经解决了,不用担心好好养病吧。”

  郑澈宇坐在叶枫的床尾,聂小柔跟着进来坐到沙发上,她没有指望叶枫会感激她,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

  “怎么处理的?”

  “只是禁止谣言传播。”

  不知为什么聂小柔并不想让叶枫知道是她制止了谣言,也不想让他知道制止谣言的方法。

  “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回去上班。”

  “祝你早日康复。”

  她没有说多余的话,只是看到徐可的样子就明白了,他们会幸福的在一起,她只是个外人。

  郑澈宇不悦的皱眉,本想告诉叶枫事实,可聂小柔突然插嘴,明显是不想让叶枫知道真相。

  他就想不明白,既然她爱叶枫,现在又有这么好的机会,她为什么不说清楚,叶枫也许会对她好一些。

  “行了,醒了就好,我那边还有事,先走了。”

  郑澈宇刚出来就看到前面六神无主的聂小柔。

  “需要我送你吗?”

  “啊?哦。”

  她没有拒绝,一路上郑澈宇不说话,她也一句话都不说,车内的气氛却不显得尴尬。

  他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他问不出口,刚刚徐可两个人他也看见了,有说有笑的,虽然只有徐可在笑,但是气氛跟融洽。

  他就是好奇为什么不告诉叶枫事实,这件事都上了新闻,瞒一时行,等叶枫出院,他还是会知道。

  “为什么…不告诉他?”

  “没有证据他不会信。”

  “怎么会没有证据,新闻都出来了。”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想留住今天的事就把视频保存下来,不等叶枫出院所有关于今天的新闻都会消失。”

  今天的事对冯氏有很大的影响,所以冯总会竭尽全力去封闭新闻,而徐可今天看她的眼神很不对劲,很是震惊,徐可能和叶枫和好,又怎么会让她来破坏,恐怕也会封锁新闻吧。

  郑澈宇还是不明白,把聂小柔送回公司就回了自己家,这几天为了叶枫的事他连觉都没睡好。

  刚躺下就想起了聂小柔的话,也许是出于好奇,郑澈宇真的保存了新闻,想着那个女人怎么可能猜的那么准,新闻流传广泛,是说封就封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