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怎么了?”

  徐可进了病房就扑到叶枫身上,她怎么也没想到叶枫会出车祸。

  “他没事,晚上就会醒。”

  听到这话徐可放心了,郑澈宇没想到徐可会这么紧张,当初分手时态度坚决,以为是真的没有感情了,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你不拍戏吗?如果忙就回去吧,我照顾他。”

  “我最近休息,对了,枫现在这样公司怎么办?”

  郑澈宇探究的看着徐可,她现在不是应该担心叶枫吗,怎么会关心叶枫的公司,看来真不真心还有待考验。

  “聂小柔会代替叶枫。”

  徐可不乐意了,叶枫的公司虽然说不上大,却也不是个小公司,聂小柔不过是个高中刚毕业的学生,一点工作经验都没有,别提管理公司了,还是总裁的位置。

  “就算是你去也比聂小柔靠谱,你怎么放心那么大的公司交给聂小柔管理。”

  “因为聂小柔现在和枫住在一起,我觉得交给她在合适不过了。”

  郑澈宇的调皮劲又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怎么看徐可都不顺眼,也不能说不顺眼,疑点太多。

  “她现在跟着枫有名无份的,你真是……我一直觉得你挺可靠的,怎么现在这么糊涂。”

  徐可起身,她可不认为聂小柔会胜任代理总裁的工作,就算是自己都比聂小柔强。

  郑澈宇不说话,他已经交代过范乐乐,谣言的事听聂小柔的,其他的事聂小柔无权决定。

  “聂小柔只不过是枫买过来的女人,你要清楚她没有任何决定权,你这不是胡闹吗?

  你也知道,聂小柔是被迫的,去过趁着这个时候把公司的钱都卷跑了怎么办?”

  郑澈宇有些心烦,徐可什么时候这么唠叨了,而且她对聂小柔一直很好,怎么现在这么反对。

  Y#酷“N匠网唯!(一c正“版gK,●/其他#-都H是(5盗M~版B-

  “这件事已经定了,你先回去吧。”

     看着病床上的叶枫,郑澈宇又是一阵心烦,医生是说不出意外叶枫今晚会醒,根据受伤的程度和个人体制也许会醒的晚一些。

  “我留下来照顾枫,你回去吧。”

  郑澈宇没跟徐可客气,点了点头就回去了,徐可有孕正是需要休息的时候,刚刚那不过是客气话,没想到郑澈宇居然真走了。

  看着病床上的叶枫,说不担心是假的,可她对叶枫没有感情,也许是和叶枫一起长大的的原因,又或者是因为看惯了叶枫的贫穷,她就是不愿意和叶枫在一起。

  和他在一起不过是小时候不懂什么是爱情,她一直觉得自己会找到更好的,至少是富可敌国的那种。

  叶枫的能力她很清楚,能开这么大的公司已经很不容易了,想要富可敌国那是痴人说梦。

  徐可不知道,在将来的四五年里叶枫的身价过亿,成为服装行业的领军人物,是真正的富可敌国。

  “怎么样?”才到家郑澈宇便给聂小柔打来电话。

  “很顺利,我已经请了律师,开庭那天冯氏会赔上一大笔。”

  郑澈宇不知道这丫头是用什么办法让冯氏赔钱,竟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似乎注定了冯氏会输掉官司。

  “还是小心点,冯氏可能会采取应对措施。”

  “这一切我都是在暗中进行的,绝对保密,就连范乐乐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郑澈宇突然想到了两个字,‘狂妄’,聂小柔就是这么狂妄,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明明还是个小姑娘。

  “叶枫怎么样了?”

  “徐可在照顾他,还在昏迷中。”

  郑澈宇说完,电话那头就沉默了:“怎么了?”

  “没事,等叶枫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徐可,他应该会很高兴吧。”

  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郑澈宇还是听出了里面的悲伤,按理说叶枫是她的买主,她不应该会有这种情绪。

  叶枫是人人都想亲近的霸道总裁,聂小柔喜欢上他也不是没理由。

  。。。。。。

  冯氏接到了突如其来的传票,这件事原本不想闹大,冯总也是算准了叶枫不敢张扬,如今的谣言已经传播到各处。

  叶枫的损失已经够大了,他居然还有胆量把事闹大,原本没有几分把握的冯总也起来好奇心,他倒要看看叶枫能耍什么花样。

  开庭当天,个大媒体记者争相报道,法庭门口围得水泄不通,等着叶枫和冯总的到来。

  聂小柔一身干练的女性西装出现在众人面前,记者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位是谁,叶总和冯总没等来,却等来了一个女人。

  看着这群傻记者聂小柔深感无力,人都来了为什么围过来问问情况,还在那傻等,她是有意宣传,可记者朋友们都太迟钝。

  随着聂小柔下车的是郑澈宇,大家都知道叶枫和郑澈宇是好朋友,既然他都来了叶枫怎么还不现身,而郑澈宇身边的那个女人又是什么人物。

  终于一个记者撞着胆子走过来:“您好郑先生,请问叶先生什么时候过来?”

  “枫还有别的事要处理,人正在赶往美国的飞机上,这次由聂小姐代替他出庭。”

  郑澈宇把关注点引到聂小柔身上,如果刚刚聂小柔自己说出这段话肯定没人信她,作为叶枫好友的郑澈宇可就不一样了。

  “聂小姐,传言米乐公司窃取等是集团的设计成果是真是假?”

  一个人开口了其他记者也一拥而上,包围住聂小柔。

  “聂小姐,米乐公司成绩一直不错,在今年的服装设计大赛上获得金奖,为什么还要窃取冯氏的设计图?”

  聂小柔淡定的现在一群记者中间,等待着记者们的问题,郑澈宇难以置信的看着聂小柔。

  一个正常的女人面对这种情况会像他求助吧,怎么可能如此镇定自若,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浅浅的微笑。

  聂小柔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面,她怎么可能不怕,不乱,但是一想到病床上的叶枫她就有了勇气,她必须坚持。

  这种场面她必须要面对,为了有更好的效果她必须回答记者的问题,说辞她早就想好了,记者的问题总不会脱离这次的传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