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陆华想带着聂小柔去游乐园玩,却被拒绝了,她现在只想回去看看叶枫有没有回来。

  强扭的瓜不甜,陆华知道这个道理,并不是他没有恒心,他希望聂小柔幸福,只要她高兴他就满足了。

  回到别墅,聂小柔翻遍了所有房间都没有看见叶枫的影子,坐在沙发上,她不喜欢一个人的别墅,以前至少有李婶陪着她,现在连李婶都走了。

  叶枫醒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看到身边的徐可时候大脑一片空白,自己全身赤裸,徐可衣衫不整。

  他的记忆只到喝了那杯酒,之后发生了什么他都想不起来,叶枫懊恼的抓乱头发,他不该对徐可做出这种事。

  一时间叶枫的思路全乱了,满脑子想的都是徐可醒来后会不会怪他,已经发生了他要怎么办。

  负责吗?徐可愿意吗?他还能相信徐可吗?他通通都不知道,叶枫需要冷静,安静的穿上衣服回别墅。

  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徐可现在完全是他的人了,应该高兴才是,有时候太在乎徐可的感受就会失去她,这是件好事。

  一路上叶枫不清楚自己到底在烦什么,回到别墅看见灯还亮着,这么晚了她不睡吗?

  因为太过担心叶枫,聂小柔想要等他回来,又怕自己睡着了,所以一个人窝在沙发里看恐怖片。

  人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对一切声音都很敏感,叶枫开门就看到聂小柔缩在沙发上,用棉被把整个人包住。

  这可是七月份,穿衣服都热的天气,她居然用棉被把自己包起来,而且棉被还在抖动,电视上放着恐怖片,叶枫了然。

  “既然怕就不要看。”

  叶枫关了电视冷冷的责怪聂小柔,听到是叶枫的声音棉被里的人总算是安静了,不在颤抖。

  “现在是七月你不热?”

  虽然声音像是叶枫,可聂小柔还是没有安全感,万一把被拿开看到的却是一张鲜血淋漓的脸怎么办。

  一想到这聂小柔缩的更紧,连颤抖都不敢了,屏住呼吸听着外面的声音,叶枫不懂聂小柔的想法。

  伸手去拽聂小柔的棉被,却怎么都拽不开,放开棉被,趁聂小柔放松警惕的时候,快速的把棉被掀开。

  睡衣已经被汗水浸湿粘在身上,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头发也一样粘在脸上,眼泪汪汪的看着叶枫,看准了对面的男人才松了口气。

  “白痴。”

  听到这话聂小柔可不干了,她为了等他回来才一直忍受着恐惧,即使是再怕她也没有关掉电视。

  他居然说自己是白痴,士可杀不可辱,聂小柔突然起身扑倒叶枫,双手掐住叶枫的脖子。

  本想推开她,却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什么动作,抬起聂小柔的头才知道她晕倒了,叶枫试探了一下还有呼吸。

  叶枫并不着急起来,也可以说他不想起来,就这样抱着聂小柔他很安心,从未有过的安心,之前的烦躁一扫而光。

  叶枫突然有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如果身上的这个女人是徐可,他们会不会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很快他就打消了这种想法,聂小柔怎么能跟徐可比,徐可就像是大姐姐一样照顾他,聂小柔就像妹妹,还要他来照顾,任谁也不会选一个像未成年一样的女人。

  把聂小柔送回自己的房间,叶枫却怎么都睡不着,久违的烦躁感又回来了,他并不认为聂小柔就能控制住他烦躁的心。

  酷`b匠网;永T久免、费看(“小G说@¤

  最后叶枫还是睡到了聂小柔的房间,只要跟她在一起满脑子都是这个女人,那还有时间心烦别的事。

  话说这么晚都不睡是在等他吗?应该是吧,她怎么会这么好心,一定是自己想看恐怖片才看到这个时候,并不是特意在这等他的。

  看着身边熟睡的容颜,叶枫发现她和徐可长得并不像,徐可的嘴比她的大一点,眼睛虽然像,但是神情完全不一样。

  鼻子也是那种小巧的,可能是年龄还小的原因,五官还没完全长开。

  看着看着叶枫也睡着了,抱着聂小柔牌的抱枕,眉眼含笑。

  夜就这样安静的过去,前一秒叶枫还躺在徐可的床上,后一秒居然抱着聂小柔睡,世事难料啊。

  安静过后往往暴风雨即将来临,叶枫公司被指抄袭,此事甚至要闹上法庭,叶枫彻夜不眠调查真相。

  而被指的服装正是聂小柔设计的那一套,而叶枫之前也调查过,并没有哪家公司设计过此类服装。

  聂小柔端着咖啡敲响叶枫书房的门,叶枫正站在窗前沉思,眉头紧锁。

  “进。”

  “休息一会吧,脑子清醒了才能把思绪捋顺,这件事是有人刻意陷害,只要对方做了,就一定会留下痕迹,纸包不住火。”

  叶枫略有深意的看着聂小柔,真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番话,不过对他来说还真有用,听说对方拿出了底稿作证。

  聂小柔没有继续留在书房,叶枫在思考的时候她还是不打扰为好,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说起来那张图还是她画的。

  都过了这么久了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服装是近几天才上架的,这么说是对方才知道喽。

  还好她之前在家里有画出来,每次想到好点子的时候她都会画下来,虽然画工不怎么好,可还是能看的,就是不知道对叶枫有没有用处。

  拿出之前的画稿,只要看到这件衣服就能想到自己落水的时候,叶枫的侮辱,聂小柔一直在怨恨叶枫。

  想了想又把画稿放了回去,这个时候她如果主动拿出来,叶枫一定会怀疑她,原因只是因为她有画稿。

  聂小柔才不会傻傻的让叶枫怀疑,问题又不能不解决,如果她可以去调查就好了。

  画稿流出是设计部的问题,如果设计部里没有内奸就是无意间流露出去的,这个人不说就是怕叶枫。

  想到了调查的方向聂小柔开始暗中帮助叶枫调查。

  问了几个同事都是不知道或者没有一类的回答,这么问肯定问不出什么,聂小柔决定换一种方法,旁敲侧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