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前脚刚走,来道歉的郑圆圆和郑澈宇就来了。

  “哥,枫不在我们先回去吧。”

  郑圆圆胆怯的扯了扯自家的哥哥,昨晚一回家就被哥哥训斥,说到底还不都是那个聂小柔害的。

  “不行,先去给聂小柔道歉。”

  “我不凭什么给那个女人道歉?”

  一听要给自己的情敌道歉,郑圆圆不淡定了,只是给叶枫道歉她就够丢人了,那个女人还不配。

  郑澈宇一个严厉的眼神扫过来,郑圆圆的气势大减,却没有要道歉的心思,哥哥向来疼她,只要撒个娇,他肯定就不让她去了。

  “哥,我们是什么身份,那个女人又是什么身份,根本比不了,我们不要自掉身价好吗?”

  郑澈宇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郑圆圆一眼,都怪自己把她宠坏了,必须让她改变这种想法。

  “都是人,什么身份不身份的,人人平等你没学过?必须去道歉。”

  “哥,你知道那个女人是你妹妹的情敌,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2-酷Ls匠V网qJ首C发g

  “你……这几年你在日本都学了什么,怎么变成这样?”

  他实在拿自己的妹妹没办法了,宠她他有百种方法,可教育这种事他从没做过,记事起他就知道要对妹妹好,可没想到他的好却害了她。

  “我不管,我就不去,哥,只要给枫道歉就够了,她又没受什么伤害。”

  郑澈宇气的甩开郑圆圆的手:“没受伤?要是受伤就晚了,你知道吗?你给人家心里造成多大伤害,你根本不知道。”

  “你能不能不为了别的女人跟你妹妹大呼小叫,我才是你的亲妹妹,不像着我还让我去给那个女人道歉。”

  “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我以前对你的好你都忘了吗,我真后悔对你好,到最后养出你这么个心肠狠毒的妹妹,你太让我失望了。”

  实在没办法,他放弃了,昨晚说了一晚的大道理,结果她什么都没听进去,这样的妹妹不要也罢。

  话落郑澈宇头也不回的走了,郑圆圆正在为自己不用去道歉而高兴,她不知道她的举动已经伤害了哥哥的心。

  叶枫到了徐可的公寓,怎么敲门都没人开,房间里徐可正准备烈酒,她现在不能喝,这酒自然是为叶枫准备的。

  徐可手里拿着酒瓶晃晃悠悠的开门,才开门就倒在了叶枫怀里,叶枫顺势抱起徐可进屋。

  把徐可平放在沙发上,看着满屋狼藉叶枫有一瞬间的心痛,曾经的她是不会这么作贱自己的,不管有多大的困难。

  她第一次把自己喝醉,徐可拿起酒瓶就要喝,被叶枫抢走,又拿第二个,还是被叶枫抢走。

  “还我,不给我我就报警了。”

  徐可怎么说叶枫都是面无表情,酒瓶放的更高,徐可拿不到也就消停了。

  才给徐可倒了杯水的功夫不知道从哪又拿出来一瓶酒,还准备了一个杯子,酒都倒洒了,裙子都湿了。

  徐可知道叶枫一定会拦她,可喝不喝她就不知道了,这酒里面放了少量的迷药,足够让叶枫睡到第二天早上。

  的确没办法的叶枫一口喝了杯中的酒,不久叶枫就感觉一阵头痛随后睡了过去,倒在沙发上。

  徐可废了很大力气才把叶枫托上床,看着叶枫安静的睡颜,徐可有些愧疚。

  “这是最后一次,只要你能认下这个孩子,我会用一生来弥补你,这是最后一次,请你相信我。”

  说完徐可的泪水润湿了眼眶,轻轻的吻上叶枫的唇。

     下班时间了,聂小柔一天都没看到叶枫,心里很担心,又不想表现的太明显,只是找个借口进办公室看看。

  没看到人不免又要胡思乱想,陆华很准时的来接聂小柔。

  “怎么了,好像很不高兴。”

  陆华一直在关注聂小柔,发现她一路上都闷闷不乐。

  “没什么。”

  聂小柔的心里一直在想叶枫,就算有什么急事他都会交代秘书工作,这次连工作都没交代就出去了,可见是多么重要的事。

  她倒是不担心叶枫会出什么事,她担心的是徐可,她担心徐可把叶枫抢回去。

  “爱一个人不是拥有,是放手,但是放手之前要拼死一搏。”

  似是看出了聂小柔的心事,陆华说了这么一段话,他也是有私心的,聂小柔懂得这个道理没准会放手,祝福叶枫,这样他就有机会了。

  聂小柔没想到陆华会有这些心思,认真的思考他的话,如果她放手他们就会放过她的话,也不是不能放下。

  事情远远比陆华想的要复杂,她是叶枫买回来的,只要叶枫的心结解不开就不会放过她。

  更何况自己还爱上了叶枫,真的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她会舍不得,没办法做到去成全徐可和叶枫。

  这句话说起来还真是可笑,虽然没办法成全,可这件事她只是个傀儡,没有追求爱的权利,能决定一切的就只有徐可和叶枫。

  “到了。”

  陆华带着聂小柔进了一家餐厅,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不说话也不点餐,陆华苦笑,只是一次绑架就让她爱上叶枫,还爱的死心塌地,真后悔去救她的不是自己。

  “饿了吧,先点东西。”

  聂小柔甩开不切实际的想法接过陆华递过来的菜单。

  “请问二位要点什么?”

  聂小柔看着服务员点了点头,这里的服务人员素质不差,面对陆华这样的帅哥加明星她都只是瞄了一眼,并没有失态。

  聂小柔不知道这个餐厅是陆华父亲开的,陆华常来,而且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时间长了大家都见怪不怪的了。

  看着菜单上的美味佳肴聂小柔的馋虫被勾了出来,聂小柔只点了海鲜,陆华又加了两个菜。

  “你爱吃海鲜?”

  “记得在孤儿院的时候吃过一次,从此就爱上了。”

  她还记得孤儿院很穷,常有小孩吃不饱饭,她最小的都由老师和院长来喂,向她这么大的经常抢不到饭。

  晚上不睡觉躲在被子里哭,实在饿的不行了就出去找吃的,那天晚上她本想去厨房,可才出了屋就看见孤儿院的大门口站着一个小孩。

  还是个外国孩子,见她过去就把自己手里的虾分给她吃,小男孩说话她听不懂,她说的话小男孩也听不懂,但是两个人还是做了朋友。

  最后小男孩被父母带走了,她又孤零零的一个人望着大门口,等待着父母来接自己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