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小柔的事就这样过去了,叶枫没说她也没问,以为叶枫会给她一个答复,可他却当做没事人一样。

  和他在一起这么久,她差不多摸清了他的脾气秉性,那件事不会是他做的,如果是周芹那个女人做的他会说出来。

  这件事十有八九是徐可做的,因为他做不到为什么一个替身去伤害徐可,就算不能留在自己身边他也会去尽全力保护徐可。

  自己还真是可笑,以为他会给自己一个交代,聂小柔几乎认定了是徐可做的,几次疏远叶枫。

  这不是她自愿的,只要她还在,徐可就不会放手,叶枫也会在暗中保护徐可,那她呢?谁来保护她?

  就算自己爱叶枫,可他是在帮助别的女人虐她,面对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她付出的感情已经够多了。

  “想什么呢?”

  “你怎么来了?”

  楼梯口陆华下穿黑色西裤,上穿白色衬衫,西服挂在手臂上,笑眯眯的看着聂小柔。

  聂小柔不适的向后挪了挪,她还是不适应陆华这么笑,太渗人。

  “你…你广告不是拍完了吗。”

  “今天是来找你的,下班有时间吗?”

  陆华这么说一定是有事求她,聂小柔笃定了陆华没安好心,向后退一步,像那种见家长的事她可不会再做了。

  “干什么?”

  “你那么紧张干嘛,我有那么可怕吗?”

  虽然是说笑,可聂小柔似乎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悲伤和苦楚,女人就是容易心软。

  “有空。”

  “那下班我来接你。”

  说完就走了,完全没给聂小柔思考和拒绝的机会,等聂小柔想拒绝已经晚了,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从公司出来的陆华心情大好,还是柚子的方法好,装可怜,果真心软了,他应该回去在和柚子学几招。

  。。。。。。

  经纪人并没有来那么早,徐可有孕在身需要多休息。

  “来了。”

  门开了,经纪人看到的十一张憔悴的脸,眼睛红肿,就知道她会哭。

  经纪人点了点头,进屋放下包,到厨房为徐可做了简单的早餐,天大的事也得吃饱饭,身体最重要。

  徐可食不知味的吃了早餐,两个人不言不语的坐在沙发上,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徐可想留下孩子,经纪人想打掉孩子。

  “你怎么想?”

  首先还是要看徐可的意思,她说什么都是建议,并不能代替徐可做决定。

  “我真的很舍不得,我想了一晚上,这个孩子对我非常重要,我愿意放弃多年苦心经营的事业。”

  经纪人深呼吸,她就知道徐可会这么说,作为一个母亲她够格,同时作为一个母亲都不愿意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知道你舍不得,今天我们就想想两全其美的办法留下孩子,又留下工作,如果实在想不出什么,你在说退出演艺圈也不迟。”

  徐可抱住经纪人哽咽,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都是经纪人陪她扛过来的,苦一起苦,甜一起甜。

  “别哭了,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好,注意以后少吃冰冷的食物,少吃辣。”

  “嗯,谢谢。”

  经纪人拍了拍徐可的肩膀,随后又想起了什么,想问又难以开口,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日后的日子不好过。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能有什么打算,随便找个人嫁了。”

  “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嫁人可不能随便,不想自己也要想想孩子,谁能接受跟自己没有血缘的孩子。”

  徐可沉默了,这个她倒是没想,只是想就算退出演艺圈,凭着自己的姿色也能嫁一个有钱有势的,吃喝不愁的过一辈子。

  “你和叶枫怎么样了?”

  “他……”

  当初叶枫赶她出来语气坚决,恐怕没有和好的余地了吧。

  “我们不可能了。”

  经纪人一直很看好徐可和叶枫,可徐可一心往上爬,不接受叶枫的感情,而叶枫并没有说什么,全都顺了徐可的意。

  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就不珍惜呢,看人不能看一时,要往长远了看。

  “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叶枫那么爱你,怎么会没有可能,你不要在错过他了。”

  徐可也不想错过,经历了这么多,真正爱她的人,疼她的人也只有也疯了,可她却把他伤透了。

  “我也不想错过,我伤他太深。”

  经纪人灵光一闪,叶枫就是个现成的父亲。

  “叶枫做孩子的父亲比任何人我都放心。”

  )F最新章节上酷Y&匠5“网

  “可他会承认这个孩子吗,毕竟这不是他亲生的。”

  经纪人也沉默了,这的确是个难题,哪个男人能心甘情愿给别人养孩子。

  “如果…这个孩子是他的呢?”

  两人对视,相处多年,对方心里在想什么都一清二楚,徐可也觉得这是个好方法。

  “他还会见我吗?”

  “这就要看你自己了,只要你努力了就一定能办到,你已经有了孩子,不能真的发生关系。”

  徐可点头,商量好了心情也好了:“如果是这样你就休息两个月吧,这事成了你们就结婚,公布关系。

  孩子能留下,还嫁了一个好男人,工作也抱住了,没准借着这个机会还能增加人气。”

  徐可心情大好,对付叶枫她向来有绝招,这都不是什么难事,她也不希望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

  更何况她(他)的父亲还是个罪犯,叶枫怎么样都比冯磊好。

  下定决心,接下来就是实施计划的时候,经纪人没有出谋划策,她知道徐可头脑灵活,这点小事她还应付的了。

  当天徐可做了万全的准备,屋子弄的凌乱,酒瓶到处都是,身上也尽是酒味。

  徐可就是演戏的,演个喝醉酒的人不成问题。

  “那位?”

  “爸,妈,你们为什么不要我了,叶枫也不要我了……”

  叶枫听出是徐可的声音,也能听出她是喝醉了,可能是打错了电话,叶枫紧握着手里的笔。

  “你怎么了?”

  “爸,这么多年,你从没把我当女儿看,为什么,我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哪点做的不好……”

  徐可说的都是家里的话,可她知道叶枫会心软,叶枫不会狠心挂电话,还会可怜她,关心她。

  “妈,我没有家了,没有亲人,没有叶枫,好孤独,一个人在房子里,妈可儿怕……”

  叶枫坐不住了,他听到徐可踢瓶子的声音,恐怕没少喝,一个人在家还带着这种负面情绪,他不能不管。

  挂了电话就往徐可家里去,连工作都没交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