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芹?你在这干什么呢,叶总找你呢。”

  一听叶总找她,周芹的手机滑落,掉在地上,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叶总是什么人?那是她一个小职员能得罪的吗?

  “你怎么了?”

  同事伸手摸了摸周芹的额头,发现并没有发烧,反而很凉,那这些汗是怎么回事?

  已经告诉周芹了,她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至于周芹怎么样和她没有任何关系,许是被周芹的样子吓到了,同事赶紧回去工作。

  这种时候周芹没了办法,以叶总的势力就算她跑了还是会被抓回来,如果不跑也许会放过她。

  哆哆嗦嗦的来到办公室,几次伸手都没有勇气敲响房门。

  “你有什么事吗?”

  范乐乐注意到这里的动静,从旁边的办公室里出来,看着周芹的样子很是疑惑。

  “我…我是周芹……”

  此时她说话都很没有底气,等待她的不知道会是什么,这种未知的恐惧最折磨人。

  “你就是周芹,进去吧。”

  还不等周芹说什么,范乐乐敲了三下门,门内传来叶枫富有磁性的声音,到了这个地步,她不想进都不行了。

  “叶总……”

  周芹从进来便一直低着头,试图减少存在感,叶枫低头处理文件,办公室内的低气压让周芹知道叶枫此时心情很烦躁。

  手心不断冒汗,周芹不断的揉搓双手,站久了腿有些僵直,偏偏她还不敢乱动,叶枫没发话她只能这样站着。

  终于两个小时后叶枫抬头了,周芹再次紧张起来,叶枫才想开口就来电话了,周芹暗自松了口气。

  “找到那个男人了,在医院里,带回来吗?”

  “带到另一个别墅。”

  叶枫还有另一处别墅,那个别墅不是住人的,是用来处理一些不必要存在的人。

  放下电话叶枫看着周芹,长得不怎么样却能爬上那些老总的床,自己这几年没有怎么认真管理员工,现在看来,不管是不行了。

  “周芹,父母双亡,结婚了,没有孩子,老公嗜赌……”

  叶枫不紧不慢的念着周芹的资料,这对她来说就像是刑法,叶枫要将她凌迟处死,还给她留了一口气,看着自己受刑。

  放下资料,叶枫把聂小柔手机里的录音放给周芹听,她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完了,叶枫是不会放过她的。

  “叶总,这都是我做的,我只是鬼迷心窍,求求你放过我吧。”

  周芹跪在地上求叶枫,而叶枫却饶有兴致的看着女人求饶的样子,这是她该有的惩罚,磕头算什么,下班之后还有更好玩的。

  “都老实的说出来,别等我问。”

  叶枫的视线像是尖刺,周芹想躲却躲不开,她不知道要不要把那个人供出来,说出来她不会有什么好日子,不说出来…叶枫更不好惹。

  周芹迟迟不说话,叶枫的耐心一点一点的被磨没,出去和范乐乐说了什么又回来。

  “走。”

  周芹不知道叶枫带她去哪,直觉不是什么好地方,她不能去,可她现在做不了主。

  跟着叶枫上了车,看见周芹坐进来叶枫皱眉:“滚下去。”

  叶枫的车和卧室一样,他都不允许别人碰触,更别说让人坐进来。

  周芹下车,叶枫还是感觉自己的车都被周芹弄脏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叶枫丢下一个地址扬长而去。

  他有把握周芹不会跑,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就算是跑他也会把她追回来。

  到了别墅,郑澈宇已经在这了,叶枫点了点头,周芹到的时候刚下车就要逃跑。

  这哪里是别墅,门前大大的两个字‘鬼宅’,里面虽然不是荒草丛生,却空荡的令人恐惧。

  叶枫出来制止,周芹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有叶枫在反而没那怕了,跟着叶枫进去。

  外面看着非常平常,几年却令人震惊,进门是一个大客厅,除了客厅什么都没有,一共有三楼,全部都是房间。

  冷清的吓人,周芹胆怯的看着叶枫,突然不知从哪个房间发出一声尖叫,吓得周芹瘫倒在地。

  “跟我走。”

  叶枫带着她上了二楼,门牌号是214,开门便看见血腥的场面,赵总被绑在椅子上,受鞭刑。

  周芹才意识到自己错了,她小看了叶枫,原以为只是让她在这个城市无法立足,可现在看来,有可能连性命都不保。

  “进去。”

  周芹进去两个人就被关在里面,突然里面传来一声尖叫,接着求饶,叶枫和郑澈宇相视一笑。

  “多久的药效?”

  酷#匠@√网首dh发+)

  两人来到一楼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和外面大不一样,里面家具用品应有尽有,郑澈宇为叶枫泡了一杯茶。

  “差不多六个小时吧。”

  郑澈宇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枫,这是叶枫第一次用这么下流的方法制人,那个胖男人他看着差点没吐出来。

  那个女人真是倒霉了,他还真好奇,这次叶枫是因为什么。

  这个别墅是叶枫和他一起建立的,是他们用来对付商业场上人的地方,这里可死过不少人,大多数都是泄露公司机密,对叶枫和他不利的人。

  而这次这两个人怎么看都像是以前处置过的人,叶枫还是第一次放女人进来,到底是什么事能让叶枫连女人都不放过。

  “出了什么事?”

  问完之后郑澈宇想自打嘴巴,暗骂自己嘴欠,叶枫的事他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郑澈宇提到了这件事,就等于在汽油上点火,叶枫瞬间火气大的不行,却无处发泄。

  起身回到二楼,打开门时,房间凌乱不堪,两个人衣衫不整,让人不忍直视,赵总因为药物的作用失去理智。

  周芹却清醒的很,见叶枫进来马上伸手求救。

  “跟我说实话。”

  “叶总…我说,我说,求你放过我吧……”

  周芹上气不接下气的点头,接着回答叶枫的话。

  “把他们拉开。”

  别墅里不止叶枫和郑澈宇两个人,还有两个人培养的心腹,专门为两个人做事的。

  得到自由,周芹跪在地上一直求饶,却什么有用的话都不说,赵总被扔进浴室里。

  “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