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总激动的双手颤抖,只是一颗扣子还没解开就被打断了,看了来电显示,如果是别人他还可以不接,可这电话是她打的,只能放着肥肉在面前晃,先接电话。

  “你那边怎么样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没得手?”

  电话那头的女人很明显没什么耐心,赵总表情厌烦的很,终究还是不敢说什么难听的话,只能低声下气。

  “这不刚开始吗,你就来电话了。”

  “你最好快点办完事,省得时间长了再出什么岔子。”

  还没等赵总说什么那头就挂断电话,呸了一口才放下电话,继续做之前没有做完的事。

  他倒是不担心人会跑,这几天就觉得要走运,这不好事就找上门了,有钱赚还有美人陪睡。

  越想越激动,猥琐的吞咽口水,舌头舔了舔因燥热而干燥肥厚的唇,扣子一颗两颗的解开。

  他很享受这种视觉的刺激,并不着急,一晚上的时间够他们快活的。

  赵总激动的汗如雨下,拿起一旁的毛巾擦擦汗继续玩着解扣子的游戏。

  叶枫一路上都听不到聂小柔的声音,心急如焚,加快车速,总算赶到了皇家餐厅。

  进来之后他才想起来,聂小柔没说在哪个房间,只能一个一个找,保安拦都拦不住,叫来经理还被叶枫打的鼻青脸肿。

  保安只好报警,还没等打110叶枫就把钱扔到经理身上,看那样子足足有三四千,还有一张vip卡。

  睡了很久的聂小柔感觉衣服松了,迷迷糊糊的把衣服拽紧,赵总看她快要醒来有些着急。

  人醒了虽然刺激,可女人要是挣扎起来很难对付,也不想寻求什么刺激了,直接上。

  才把聂小柔的衣服扯开叶枫就把门踹开了,赵总气的想骂人,还没开口就被叶枫一酒瓶子打到头上。

  血液混着汗水流了下来,赵总这才知道是被发现了,叶枫看着沙发上裸露的只剩下罩罩遮羞的聂小柔,赶紧把自己的衣服给她盖上。

  叶枫第一次在脸上表现出怒气,也是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失控,赵总这次是逃不过去了。

  叶枫一拳把赵总打倒,骑着赵总肥胖的身体一拳接一拳,正打的开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聂小柔跌跌撞撞的走过来。

  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仍在一旁,叶枫气的咬牙,这里还有个色狼,她居然敢露这么多,虽然这个色狼被他打的什么都看不见。

  叶枫决定先放过赵总,重新用衣服包裹住聂小柔柔若无骨的身体,给郑澈宇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把这个胖男人带走。

  想先带着聂小柔离开,免得一会郑澈宇看见,可怎么拽聂小柔都不走,一直嚷着打怪兽。

  没办法只能用衣服抱住她乱动的胳膊抗走,到了外面经过凉风一吹,聂小柔的酒已经醒了几分。

  “救我,救我……”

  终于换了一句话,不在只说打怪兽,叶枫没那个耐心安慰她,绑好了往车里一扔就走。

  “救我……救命……”

  到了别墅聂小柔还是没完全清醒,一直嚷嚷着救命,叶枫把浴缸放满凉水在把人往里一扔,做在一旁怒视着聂小柔。

  被凉水浸湿,人也清醒了许多,想起来自己的处境,当看到旁边坐着的是叶枫时总算是放心了,松了一口气。

  看到聂小柔此时衬衫半退,香肩裸露在外,诱人的身材一览无余,叶枫的怒气转化为火气,身上燥热的很。

  当聂小柔发现自己衣衫不整时想着快点遮住,却突然起了玩心,不着急遮掩,而是手住着下巴看着叶枫。

  不知是不是因为醉了的原因,聂小柔媚眼如丝,发丝散落,另一手的手指放在娇嫩的唇边,红扑扑的小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因为害羞只有聂小柔自己知道。

  叶枫从没见过聂小柔妩媚勾人的模样,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清纯的妩媚。

  清纯?妩媚?两者相差十万八千里,却能被聂小柔融合在一起,这也算是有能耐了吧。

  叶枫此时倒有些像初出茅庐的小子,面对聂小柔的诱惑脸上竟然出现红晕,叶枫感觉自己的脸发烧似得滚烫。

  他当然不会承认是害羞,一定是浴室的温度太高了。

  【小颜有话说:枫哥哥,浴室里放的是凉水,温度能高到哪里去???

   叶枫:老子愿意(▼へ▼メ)】

  聂小柔实在忍不住笑出声,第一次见到叶枫居然会害羞,索性不忍了,拍着浴缸对着叶枫大笑。

  这对叶枫来说是一种嘲笑,是对他的侮辱,踢开小椅子出了浴室。

  o看Y正UV版章K节上Je酷u匠e网WM

  刚好郑澈宇的电话打进来。

  “枫,人跑了。”

  叶枫一脚把卧室的们踢歪,方才的怒气加上对赵总的怒气都发泄到门上。

  “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发过来我派人找。”

  “我问清楚在给你打电话。”

  听到这么大的响声聂小柔匆匆的洗完澡就出来了,因为衣服都湿透了,只围了一个浴巾,还是叶枫用的。

  出来一看傻眼了,叶枫用的东西都是最好的,门当然也是最结实的,能被踢歪得用了多大力气。

  聂小柔出来的正好,叶枫挂了电话盯着聂小柔好一会:“那个男人叫什么?你怎么会去见他?”

  聂小柔清楚的看到叶枫眼里的鄙夷,苦笑了一声:“呵!叶枫你真的那么讨厌我吗?因为什么?就因为我长得像徐可?”

  说到最后聂小柔声音哽咽,眼泪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聂小柔不断的擦拭,始终无法擦干。

  叶枫皱眉,他现在只想知道那个男人的事,哪有时间和心情跟她闹脾气,女人就是麻烦。

  “快说。”

  “怎么回事你心里比我更清楚,叶枫你可以不爱我,可以冷落我,但是你不能侮辱我?”

  说完聂小柔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锁上门偷偷抹泪,叶枫莫名其妙的看着已经关上的房门。

  逃跑后的赵总在医院里治疗伤口,电话在一旁不断的响,他却接不了。

  “先生,要接电话吗?”

  一个好心的护士看着赵总实在不忍心,才拿起电话问。

  赵总点了点头,护士把电话递给赵总:“我说你怎么回事?还能不能完事了,只要毁了她清白就赶紧走。”

  才放到耳边就听到女人不耐烦的声音,赵总气呼呼的想要骂人,可嘴边被纱布包裹着,说话都不方便。

  只能把电话给护士,护士以为说完话就给挂了,赵总满意的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夕小颜说:

吼吼~大家一起来猜猜,打电话的女人是谁(●´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