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人孤独的时候,徐可想到了叶枫,也许她这辈子真的只能依靠叶枫。

  此时叶枫正在烦恼怎么才能把聂小柔赶出去。

  “叶总那个文件在哪啊?”

  聂小柔翻着书架上的文件,还时不时地偷看叶枫,而叶枫一开始只是安静的工作,最后停下工作思考。

  明明知道文件在哪,还在那装作不知道,聂小柔的转变太大,他还是接受不了。

  专注思考的叶枫没注意到聂小柔停住了翻找的动作,手里拿着窃听器在摆弄。

  因为怕说的话被传过去,聂小柔闭着嘴巴把窃听器给叶枫看。

  叶枫接过窃听器疑惑的看着聂小柔,聂小柔指了指蓝色文件夹,告诉他是在那里找到的。

  她很想告诉叶枫那是徐可放的,可她不能说,原因是她没有证据,而且叶枫那么喜欢徐可,肯定不相信自己说的话,反而会被讨厌。

  聂小柔识趣的拿了文件出去,这件事她不方便插手,她和徐可现在是情敌关系,叶枫还爱着徐可,她就不能主动招惹徐可。

  才回到设计部就来了电话,是前台打来的。

  “聂小姐,有位夫人找你。”

  “好,我知道了。”

  聂小柔百思不得其解,她了不记得她认识什么夫人,没准是找错了人,先下去看看再说。

  当看到那位夫人的时候聂小柔有一种想跑的冲动,她不知道陆华的妈妈是为了什么事找她,直觉不怎么好。

  “聂小姐,能跟我谈谈吗?”

  “好。”

  拒绝的话在看到陈凡严肃的脸的时候就说不出来了,只能跟着陈凡来到附近的咖啡厅。

  “伯母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陈凡先点了一杯咖啡,聂小柔不敢催促,只能气定神闲的等着她,待咖啡上来喝了一口才说正事。

  “你和陆华的事我不同意。”

  陈凡不打算和聂小柔绕圈子,开门见山让她离开陆华。

  一时间聂小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应该告诉她事实,还是跟她表明态度,说两个人真心相爱,求成全?

  见聂小柔不说话,陈凡以为她在接机要钱,从包里拿出支票写上五十万,甩到聂小柔面前。

  聂小柔皱眉的看着支票,有钱人都喜欢拿钱砸人吗?想也不想当着陈凡的面把支票撕成两半。

  “陆夫人是豪门出身,以为会和暴发户不一样,至少有涵养,没想到是我想错了。”

  称呼从伯母变成陆夫人,这代表聂小柔已经生气了,她不认为钱和感情是等价的,也不允许别人拿钱来砸她的自尊。

  “聂小姐你太过分了。”

  “我想过分的是陆夫人,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才是两个家庭的事,结婚我不着急,如果想结束这段感情请您让陆华过来和我说。”

  酷!《匠+c网…正版首,发Q7

  不等陈凡说什么聂小柔已经出了咖啡厅,她实在不擅长应付这种事,不过,陆夫人的举动还真的让她失望。

  陈凡气呼呼的回到陆宅,正巧碰到来看她的姜淼。

  “阿姨,你这是去哪了,怎么好像很不开心?”

  “还不是那个聂小柔,之前的教养全是装的,说起话来毒蛇的很。”

  姜淼若有所思的拉着陈凡的手进屋,只要看到乖巧的姜淼,陈凡心里的不满全都不见了。

  “阿姨怎么去见她了?”

  “你这丫头,还不是为了帮你,以为她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她居然迎难而上。”

  “阿姨,她是陆华哥哥喜欢的人这样做不太好吧。”

  “你这傻丫头,你喜欢小华,却不表明态度,让别人捡了便宜。”

  姜淼害羞的低下头,心里却想着聂小柔的事,听陈凡这么说聂小柔是特别难对付的人。

  “阿姨,那个聂小柔在哪里啊,介绍给我认识认识,能被陆华哥哥喜欢一定很优秀。”

  “你呀,就是心太好,她哪有你优秀,装清高。”

  陈凡倒了被果汁给姜淼,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一计,如果让姜淼去她就无话可说了吧。

  “淼淼啊,你去跟她宣示主权,她见你这么优秀也许就放弃了呢。”

  “阿姨,这不好吧?”

  姜淼嘴上说不好,心里可是非常想会会那个聂小柔,她还真好奇能被陆华看上的人到底有多优秀。

      “有什么不好的,你是陆家未来的女主人,是整个陆家都承认了的。”

  “好吧。”姜淼装作说不过陈凡,勉强答应。

  这边聂小柔刚回公司不久,正想着找什么借口去叶枫办公室。

  “聂小姐,有位姓姜的小姐找你。”

  “我马上下来。”

  不知道今天吹了什么风,把人都吹到她这来了,她可不记得认识过姓姜的朋友。

  两人第一次见面,聂小柔感觉来者不善,姜淼暗暗松了口气,看上去并不是那么难对付。

  “聂小姐,可以出去说话吗?”

  “走吧。”

  两人并没有去咖啡厅或是茶餐厅,只是在外面,两人对战开始。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姜淼,是陆华堂堂正正的未婚妻。”

  说完姜淼目不转睛的观察聂小柔的脸,发现对方居然面不改色,从容淡定。

  “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用想也知道姜淼是来做什么的,只是干嘛都来找她而不是去找陆华呢?

      姜淼有些吃惊,正常的女人不应该把她视作敌人,然后跟她挣陆华吗?这女人居然问她做什么。

  “我今天来是想让你别再纠缠陆华,毕竟他是有妇之夫。”

  “据我所知陆华还没结婚,他也没和我说过他订过婚。”

  姜淼现在才知道聂小柔是如此难缠:“他有没有订婚没必要告诉你,和你在一起只是玩玩,腻了就会一脚把你踢开,劝你还是早放手。”

  “谢谢劝告,既然只是玩玩,那就等他玩腻了我在离开,哦对了,你的未婚夫只是和我玩玩,你就在家等他玩腻了再回去找你就好了,为什么今天还要亲自跑一趟?”

  “你……”

  姜淼实在说不过她,转身上车扬长而去,聂小柔撇了撇嘴,论口舌谁能比的过她。

      姜淼如同陈凡,气呼呼的回到陆宅,见到陈凡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掉。

  “怎么了?那女人欺负你了?”

  “阿姨,那个聂小柔她居然说就算我和陆华哥哥结婚了,也会拆散我们。”

  “这个女人太猖狂了。”陈凡听信姜淼的话,不承认聂小柔的心更坚定了。

  “她还说我不过是和她一样看重陆家的钱,谁能得到财产还要看谁有能力。”

  “果然是看中了陆家的财产,怪不得今天给她支票她不要,哼!放长线钓大鱼。”

  姜淼见陈凡彻底对聂小柔没了好感才停止哭泣,这些话还要陈凡转达给陆华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夕小颜说:

被封印了,不知道有没有宝贝给我解封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