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磊已被判刑,聂小柔被关在戒毒所里,幸好只是一个星期,毒瘾没有发作过。

  “这段时间你不用去公司了。”

  “不行,必须去。”

  叶枫疑惑的看着穿衣服的聂小柔,自从把她救回来之后一直都很听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今天开始不听话了,看来她是全恢复了,叶枫嘴角挂着莫名的笑,他还是喜欢这个凡事都跟他对着干的聂小柔。

  “想去就去,随你。”

  聂小柔送给叶枫一个大大的微笑,接着跑去洗漱,李婶做了一桌子聂小柔爱吃的菜,聂小柔不在的这段时间可把李婶担心坏了。

  “李婶都是我爱吃的!”

  早上起来能吃到自己爱吃的菜是最幸福的事,聂小柔跑过去给李婶一个拥抱,泪珠在眼圈里滚动。

  李婶拍了拍聂小柔的背,示意她坐下吃饭。

  聂小柔被绑架的事谁都没有提,突然间聂小柔觉得这就是她的家,有叶枫有李婶。

  自从叶枫单枪匹马把她从绑匪手中救出来的时候,叶枫在她心里的形象顿时高大了许多。

  到现在她叶枫的时候还觉得叶枫浑身散发着光芒,耀眼的很,偶尔还会心跳加速,脸红害羞。

  一开始自己都被这种感觉吓了一跳,叶枫以前对她怎么样她一辈子都会刻在心里,可当他出现在老屋的那一刻所有的怨恨都消失了。

  “我先走了。”

  叶枫受不了聂小柔花痴的眼神,随便吃了两口就要走,聂小柔赶紧把碗里的饭吃干净追出去。

  可叶枫的车已经不在了,聂小柔失落的低下头,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放弃,总有一天她会抓住叶枫的心。

  聂小柔重新出现在公司,公司里的话题又回到了聂小柔。

  而这次聂小柔回来的目的可不一样,浑身充满了朝气,和一开始的消沉的情绪是极大的反差。

  “我回来了。”

  整个设计部的人都愣住了,大家都看了新闻,知道是怎么回事,能看到她平安的回来都很好心。

  “小柔,怎么样,没受伤吧?”

  “没事。”

  程姐的眼泪已经流下来了,其他人也偷偷的抹眼泪,特别是苗歌,虽然大家相处时间不长,可心都是在一起的。

  “都别哭了,人没事应该高兴。”

  伊伊最看不惯哭哭啼啼的,殊不知刚刚那是谁在抹眼泪。

  “好了好了,工作了,私事下班在谈。”

  苗歌拍着手坐回自己的座位,开始工作,甜甜对着聂小柔吐了吐舌头,程姐则拍了拍她的肩膀。

  “甜甜,你去把设计大赛的所有资料拿过去给叶总,等他签字之后再拿回来。”

  甜甜苦着脸接过资料,聂小柔拦住甜甜:“我帮你去。”

  “这不太好吧。”说完还偷瞄了一眼苗歌。

  “没事,交给我你就放心吧,回去吧。”

  甜甜看着有些兴奋过头的聂小柔点了点头,半信半疑的回去工作。

  “这是设计大赛的所有资料。”

  叶枫接过资料不在看聂小柔一眼,聂小柔无聊的随意观察这个办公室,却看到桌上的杯子空了。

  “叶总,我去给您冲咖啡,您慢慢看着。”

  一上午聂小柔总是想办法在叶枫的眼前晃来晃去,叶枫也像是看不见她是的该做什么做什么。

  “叶总,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饭。”

  √更!/新o~最X快●上4x酷√=匠$网sT

  “你什么时候见我去过食堂?”

  “那你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不吃。”

  “不吃饭怎么行呢……”

  “出去。”

  “别这么……”

  “出去!”

  感觉叶枫要发火,聂小柔很不情愿的出来,吃饭时程姐看出聂小柔有心事,好奇的凑过来。

  “怎么了?”

  “没事啊。”

  “你的样子可不像没事,事情已经写在你脸上了。”

  “是啊,都写上了你还问我什么事。”

  “说说吧,以前你可是最讨厌见叶总的,今天怎么那么积极?”

  她就知道什么事都满不过程姐的眼睛,转念一想没准程姐还能帮到自己,说出来也没什么坏处。

  “我在追叶枫。”

  “噗……”

  程姐一口水喷出来,聂小柔庆幸不是坐她对面,同时又觉得她大惊小怪,不就是追叶枫嘛,有必要反应这么大吗?

  “这件事…你自己在好好考虑考虑,我去和伊伊谈点工作上的事。”

  “哎?”

  聂小柔莫名其妙的吃了午饭,下午继续纠缠叶枫。

  陆华打了十多个电话叶枫都不接,为了清楚聂小柔的状况只能来公司找他。

  却看见聂小柔献殷勤的给叶枫扇风,陆华拽过聂小柔,叶枫不悦的皱眉。

  “你在做什么?”

  “再给叶枫扇风啊,天气这么热中暑就不好了。”

  陆华看了一眼,周围一双双眼睛正在盯着他们,不得已把聂小柔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

  “你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事啊,你要是没事我就回去工作了。”

  陆华觉得自己快被这个女人气死了,努力的平复情绪才开口。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知道啊,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没事,我看有事的是你,叶枫那么对你,你不离开他不说,还去讨好他,我说过了,如果你想走我会帮你,我帮你逃走。”

  聂小柔的脸冷了下来:“我不走,叶枫那样对我都是因为误会,他是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他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

  “陆华,你要是没事我就去工作了,再见。”

  一切有关于叶枫的坏话她都不想听,也不愿意听,跑回设计部才松了口气。

  见到聂小柔,陆华就没必要去见叶枫了,直接离开公司,满脑子都是聂小柔,回到家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他生气聂小柔识人不清,更多的是心痛,他的女人正在走向别的男人,这种失去的感觉无法言喻。

  陈凡敲了几次门也没人应声,做母亲的都会担心自己的孩子,陈凡也不例外,但她对于陆华的事一无所知,更不知道他今天是怎么回事。

  前几天就慌慌张张的回来,像是丢了魂一样,今天这又气呼呼的回来,没办法陈凡只能打电话给陆华的经纪人。

  “是柚子吗?”

  “我是。”

  “陆华他这几天都做什么了你跟我说说,我看他情绪不太对。”

  “发生什么事了?”

  “就因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才来问问你,看你知不知道。”

  “前几天他让我帮忙找人情绪有些失控,今天又跑出去了,也没跟我说一声。”

  “找人?找谁?”

  “叫聂小柔。”

  一听是聂小柔,陈凡了然,只是没想到那个聂小柔会牵动陆华,的情绪。

  “谢谢啊,我知道了。”

  “您不用客气。”

  挂了电话陈凡开始想对策,聂小柔给陆华带来的都是负面情绪,这个儿媳妇她更加不能承认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