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正在查看监控,手机提示音响起,这是他特意设定的铃声,只要这个声音响起,就代表徐可又出新闻了。

  拿出手机暂停监控,一手端着咖啡一手划着手机,在看到屏幕上的画面时叶枫的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心好像被什么掏空了,又好像是硬生生的把心挖出来,他现在只想见到徐可,叶枫完全把聂小柔忘到了脑后,去找徐可。

  聂小柔这边问了好多地方都不能住宿,勉强找了一个电话,却又不知道该打给谁,打给叶枫,叶枫会不会来救她,她不知道。

  她和陆华只算得上是普通朋友,他会不会来她不知道,小琦一个女孩子,这个时候打给她会吓到她吧。

  想了很久终于决定了,电话接通了,到最后能求助的人还是叶枫,除了叶枫她不知道还能依靠谁。

  “哪位?”

  “叶枫,我是聂小柔,我在兴吉镇,快点来救我。”

  叶枫挂断电话,望着楼上还亮着的房间,他到底该去找徐可问清楚,还是去救聂小柔。

  内心在不断的挣扎,如果他现在不上去表明态度,恐怕这一辈子都要失去她,可他如果晚一分去救聂小柔,她就多一分危险。

  就在叶枫在内心挣扎的时候,聂小柔已经被找到了。

  pP酷=n匠v}网Rl永久F/免费Q看小◇说ld

  “大爷拜托你,在这里等叶枫,一定要让他来救我。”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跑了。

  “在那,快追。”

  冯磊觉得自己快被气疯了,两个废物,一个人都能让她逃出去。

  “你们放过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被抓住的聂小柔态度软了下来,只期望他们能放过她,这次冯磊三个人出来的匆忙,没带面具,聂小柔把三个人的样子都记了下来。

  夜里的街道上没有多少人,阿龙和大智架着还在挣扎的聂小柔回车上,暗处的大爷心疼的看着聂小柔被带走。

  老人原本想趁他们不注意逃走,可看见聂小柔被带走时的可怜样又改变了注意,只盼望着那个叫叶枫的人赶紧来。

  此时叶枫已经有了决定,上车直奔聂小柔说的兴吉镇,他记得兴吉镇离市里不远,只希望聂小柔能挺到他去。

  被带回旧房的聂小柔知道自己惹怒了绑匪,只是眼泪汪汪的看着三个人,希望有人能够心软。

  “一个女孩子,胆子倒是够大,还敢跑。”冯磊把玩着打火机,阴阳怪气的说着。

  为了防止聂小柔叫喊,上车的时候就堵住了她的嘴。

  “一个小时把那个设计图给我画出来。”

  纸笔都放到聂小柔面前,一个小时的时间,希望叶枫能快点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叶枫到了兴吉镇,空荡的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叶枫就这样开着车慢慢的在街上找聂小柔。

  突然车面冲出一个老人拦住叶枫,叶枫以为是乞丐丢出一百元钱继续走。

  幸好车速不快老人顾不上那一百元钱跟着车跑,时不时伸手敲敲车窗,说着什么。

  叶枫不耐烦的停车,摇下车窗,刚想开口骂人却挺到老人念自己的名字。

  “你是叶枫吗?”

  “是。”

  正疑惑老人怎么会认识他,老人又开口了:“快跟我走,小柔已经被带走了。”

  一听是关于聂小柔的,叶枫也就忘了刚刚在生气,打开车门。

  “快上车。”

  老人指路,两个人很快到了老屋,叶枫不知道那些人带抢还是刀,随手摸了一个棍子,又告诉老人在车上等着。

  走到门口便听见里面的动静。

  “你个女人为什么不能乖乖的听话呢?非要我对你动粗?”

  “我说了不知道你让我怎么画?”

  聂小柔这是要拼了,到现在叶枫还没到,她已经失去希望了,冯磊拿出准备好的毒品交给阿龙。

  “知道今天给你注射的是什么吗?听说过海洛因吗?”

  聂小柔当然知道,那是毒品,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染上毒品。

  “阿龙,给她打进去。”

  “你放开我……”

  碰的一声,叶枫撞门进来,看清楚绑匪的脸时叶枫更气了,这就是和徐可在一起的男人。

  一进来二话没说上来就给冯磊一棍子,冯磊当场昏倒,可见力度有多大,阿龙两个人一起,想把叶枫也绑起来。

  可两个人没料到叶枫会武,分分钟两个人就趴地上了,聂小柔冲过来抱住叶枫开哭。

  叶枫报了警,三个人被叶枫绑在柱子上,海洛因作为证据被警察带走。

  聂小柔是当事人必须先录口供才能回去,叶枫也一样,所有有关人员都被留在警局。

  因为涉及毒品,法医给聂小柔做了血样检查,聂小柔被留在警局,叶枫和老人可以走。

  聂小柔眼泪汪汪的扯着叶枫的衣服,和刚刚面对冯磊时强硬的模样判若两人,那可见模样叶枫见了都心软了。

  “今晚我在这陪她。”

  “这不符合规定。”

  叶枫见这个刑警说不通便打电话给局长,说了事情经过,局长同意了,刑警也不在说什么,带两个人开到戒毒所。

  戒毒所里到处是沾染上毒品的人,每天都会有很多痛苦的呻吟。

  戒毒所的医生给两个人安排了房间,原本应该和其他病人住一间房的,在叶枫强烈的要求下医生给了个单间。

  听着四处传来病痛的呻吟声和呐喊声,聂小柔怕的像是受了惊的猫,缩在叶枫的怀里。

  聂小柔此时感觉很安逸,只要躲在叶枫的羽翼下就会很安全。

  叶枫从没见过这样的聂小柔,柔弱的让人忍不住去怜惜,索性就让她这么抱着,叶枫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感受聂小柔。

  他没问聂小柔都发生了什么,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躺着,聂小柔一阵一阵的哭泣,叶枫不明白为什么不一次性哭完。

  他本就不是个多话的,更不知道要怎么哄女人,只是抱着聂小柔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抚她的情绪。

  这招很管用,没多久聂小柔就睡着了,泪珠还挂在脸上,叶枫伸手轻轻擦去,刚起身就被拽住了。

  聂小柔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可怜的看着叶枫,却一句话都不说,叶枫拿她没办法只能抱着她继续之前的动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夕小颜说:

感谢宝贝们的支持,喜欢小颜作品的宝贝可以加群哦233056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