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她点吃的,继续问不能伤人。”

  “嗯,知道了。”

  冯磊交代完就走了,阿龙一口一口的喂聂小柔吃饭,最后索性让她自己吃,把绳子解开。

  聂小柔心想终于可以知道绑匪的真面目了,不被绑着也好逃走,只是……绑匪太聪明,居然带面具,穿的也很没特点,普通的衣服。

  “什么目的你们可以直说。”

  阿龙抬头,有片刻的震惊,他没想到聂小柔会这样说,从绑架她到现在这个女人一滴眼泪都没掉过。

  如果是其他女人恐怕早就吓得求饶了,可她并没有,还知道问他们的目的,这个女人不仅头脑聪明,承受能力和应变能力都很强。

  只是在什么样的场合发挥她还是没掌握好,阿龙仍旧低头想办法,聂小柔也是边吃边想办法逃出去。

  “你不要妄想逃出去,也不要幻想有人会来救你。”

  聂小柔不语,阿龙又继续说:“你的嗓子应该是昨晚喊哑的吧,我们选的地方是不会有人来的,就连个车都没有,所以你的挣扎只是在浪费力气。”

  “我知道了,你们也不用白费力气,想让我画出设计图是不可能的,你别说‘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一类的话。

  设计图是这次服装设计大赛获胜的关键,叶枫他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告诉我吗?”

  阿龙半信半疑,按理说是需要保密的,出了设计师其他人都不能知道,这个聂小柔只是设计部的普通员工。

  想到这阿龙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叶枫的关系,都住到一起了,你真以为我们会相信只是主仆关系吗?”

  “信不信随你,如果按你这么说叶枫最信任的人应该是徐可吧?最有可能知道的人是徐可才对。”

  阿龙第一次感觉他的判断出了错,聂小柔根本就不爱叶枫,如果她爱叶枫又怎么会轻而易举的说出徐可的名字,眼神是那么平静,无半点波澜。

  聂小柔不慌不乱的吃东西,她这么说也是冒了风险的,如果绑匪一时生气很可能她的小命就没了。

  相反,如果绑匪觉得自己抓错了人,很有可能会放了她,这种几率很小,除了绑匪的身份长相,其他的她已经什么都知道了,要让他们放了她很难。

  阿龙觉得聂小柔说的有道理,二话不说又把聂小柔绑在柱子上,蒙上眼睛,急匆匆的走了。

  聂小柔不知道那个人去做什么,但是她感觉自己说的话起作用了,也许是去和先前来的那个人商量什么。

  如果徐可也被抓来也算是有个伴,当初徐可那么害她,现在她也算是报仇了吧。

  聂小柔想错了,她并不知道绑架她的人和徐可有关系,如果知道她就不会提徐可。

  阿龙就是来找冯磊的,而冯磊此时正在地下会议室做交易。

  “冯少期待我们下次合作。”

  “我也很期待。”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地下室,拎着皮包的男人走后冯磊开始点钱。

  整整好好五十万,冯磊满意的把包收起来,阿龙此时敲门。

  “进来。”

  “冯少,我来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

  “关于设计图,我感觉聂小柔不知道设计图,设计图这么重要叶枫怎么会让她知道。”

  “她和叶枫……”

  “冯少,你听我说,你跟她提徐可和叶枫的时候她就没什么反应,这就证明她和叶枫没关系。

  而且方才就和我说她什么都不知道,如果单凭她和叶枫的关系而判断她知道设计图,那徐可比她更有可能知道。”

  “那你的意思呢?”

  “她什么都不知道,她还想把这事推到徐可身上。”

  “所以呢?”

  …更Q0新1e最)快H`上:酷q匠》k网)

  “所以……”

  “回去把这个给她打进去。”

  冯磊没对此事做出什么决定,而是把一包白色粉末和一个注射器甩在茶几上。

  “冯少,这……”

  “你知道该怎么做,我说什么你就去做什么,少点计量。”

  阿龙拿起粉末赶回去,他没想到冯磊会用毒品对付一个女人,如果是皮肉上受点苦还没什么,至少伤口会愈合。

  一旦粘上毒品那就是一辈子的事,直至倾家荡产,一命呜呼。

  这边叶枫心跳加速,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公司的事也没心情打理,陆华到处查监控找人。

  终于叶枫也坐不住了,开始自己出去寻找,可从何找起是个问题。

  “你在哪?”

  陆华接到叶枫的电话很意外,他以为叶枫一点都不关心聂小柔的死活,两个人一起找也会快一些。

  阿龙拿着毒品进了屋子,正在思考要不要这么做,聂小柔不在乎他要做什么,大不了受点皮肉之苦。

  给别人干活的哪有自己拿主意的时候,冯磊说什么他就得做什么,为他做这么多年的事,什么坏事没干过,如今面对这个女人他是真手软了。

  准备好毒品,在聂小柔好无防备的状态下注射到静脉,聂小柔只是感觉全身甚至神经都有一阵快感掠过。

  看着聂小柔目光有些呆滞,阿龙有些怀疑,这样真的行得通吗?事情做完了,只等她受不了的时候同意画设计图。

  聂小柔沉浸在兴奋中,完全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是痛苦。

  —————————分割线——————————

  “最近干嘛去了,都不来看我。”徐可在厨房为冯磊准备午饭,忙碌的身影令冯磊看了有些厌烦。

  “没什么最近公司很忙。”

  “哦。”

  女人的直觉是最准的,徐可知道冯磊有些不耐烦也就不在继续往下问,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

  饭菜上桌,徐可幸福的看着冯磊吃东西,时不时地为冯磊夹菜。

  “下午陪我去逛街。”

  “我下午有个会议,晚上吧。”

  徐可发觉冯磊对自己的态度冷淡了许多,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放下碗筷去看电视。

  “晚上一定会陪你的,乖,吃饭。”

  冯磊一边吃饭一边许诺,虽然很没有诚意但徐可很开心,她可以感觉到冯磊还是在乎她的。

  “那可说好了,你要是食言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冯磊的手段她也清楚一二,他做的事多半都不是什么好事,有把柄在她手上,冯磊就算是想甩她也甩不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