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聂小柔醒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蹑手蹑脚的回了自己的房间,放水洗澡。

  皮肤被搓的通红,可心里还是觉得不干净,自嘲的笑了,她早就已经不干净了,现在来洗有什么用。

  不知道小琦怎么样了,有金浩然照顾她,一定会很幸福,突然之间她很想见见小琦。

  这只不过是个想法,时间不会停,早上五点多就被叶枫叫起来,原因是李婶休假了,所以早餐她负责。

  聂小柔简单的煮了粥,馒头是拜托小刘出去买的,聂小柔吃的津津有味,叶枫却难以下咽。

  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富豪总裁,怎么可能受得了早餐喝粥吃咸菜。

  “我不吃这个。”

  “你知不知道很多贫困山区的人连馒头都吃不起,你还在这挑三拣四的。”

  叶枫的脸瞬间黑了,气温降到零下三度,聂小柔这才意识到自己踩雷了。

  “你吃什么我这就去买。”

  听到这句话叶枫的情绪缓和了不少,不管是不是真心的,听着都顺耳。

  “我要吃三明治,再来一杯咖啡。”

  “早上喝咖啡对身体不好。”

  说完聂小柔快速的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抱怨自己真是多嘴,叶枫的身体好不好关她什么事,最好现在就死翘翘才好。

  “让小刘去买,今天你不用去公司,把整个别墅打扫一遍,我回来检察。”

  “什么?整个别墅我一个人打扫!”

  叶枫有些不耐烦,这个女人嗓门还真大,幸好离她远,不然耳朵都要出问题了。

  “缺什么找小刘就行,让小刘把早餐送到我公司,对了,别进我房间。”

  聂小柔隐忍着怒火送走叶枫,开始认命的打扫卫生,电话适时的想了起来。

  “哪位?”

  “小柔,我是爸爸。”

  聂小柔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她不想在和那边的人有什么联系了,在这已经受了不少苦,难到还要回去再让他卖一次吗?

  电话不停的响,聂小柔想关机,却看到一个生号。

  “哪位?”

  “小柔,是妈妈。”

  妈妈?妈妈这两个字在她心里是非常神圣的,不是什么人都配做妈妈,这次聂小柔没有挂电话,而是想听听她们到底想干什么。

  “小柔啊,小婷她快不行了,你来见她最后一面吧。”

  聂小柔犹豫了,对这个妹妹她没有多少感情,平时接触的也少,可毕竟是姐妹一场,见最后一面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她不想见到聂雨,甚至是曾经的母亲,去还是不去,全在她一念之间。

  “哪个医院,我现在就去。”

  酷匠Ga网Y`唯'q一$正-C版l,=其他j都是Y盗…I版U

  “就在×××医院。”

  聂小柔叫上刚回来的小刘往医院赶,那边聂雨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身后站着两个西装革履的人。

  其中一个男人肥头大耳,圆滚滚的身材,眼睛小的眯成一条缝。

  另一个人则相貌端正,清秀少年,看似二十多岁,直直的站在胖男人的身后。

  “王总,坐,我和这个女儿之间有点小误会,一会可能她会不同意,您就别在意她的想法,事后她会知道我的良苦用心的。”

  “做父母的都不容易,聂总放心,我会好好对小柔的,绝对不让她受丁点委屈。”

  “有王总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小婷的问题……”

  “聂总放心,包在我身上,至于公司的事我也会尽量把钱打过来。”

  “王总真是爽快人,谢谢王总对我的帮助,滴水之恩,他日定当涌泉相报。”

  “客气客气。”

  当聂小柔来到病房,哪里有聂小婷的影子,只有三个男人在说说笑笑,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幸好她提前交代了小刘要很紧她,聂雨见她还带了个人有些生气,又不好表现出来。

  “小柔这么快就来啦。”

  “小婷在哪?”

  “小婷在另一间病房我带你去。”

  王总一见聂小柔眼睛就直了,就差流口水了,同时看到聂小柔身后还有人,王总用眼神示意清秀的男人去拖住聂小柔身后的人。

  聂小柔跟着聂雨进了另一间病房,小婷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看到聂小柔进来露出苍白无力的笑容。

  “最近怎么样?”

  “还好,爸爸说匹配的骨髓已经找到了,明天就做手术。”

  聂小柔看了一眼聂雨,而聂雨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

  “恭喜你,好好养病吧,我也该回去了。”

  “嗯,姐姐……”聂小婷伸出柔弱无骨的小手抓住聂小柔:“以后常来看看我。”

  “嗯,会的,小婷要乖乖的姐姐才会来。”

  出了病房聂小柔没有要停留的意思,带着小刘往出走,却被王总拦住,这个王总是出了名的,各行各业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

  只因为几年前传出王总男女通吃的新闻,让广大人民群众都熟知这位王总。

  清秀的男人和聂雨则拦住小刘,聂小柔看出了里面的端倪,聂雨又把她送人了,这次送的还是个大叔。

  聂雨这是要把她从一个火坑推到另一个更深的火坑里,看见眼前的男人就倒胃口,现在想想叶枫还算是好的,呸!她怎么能说叶枫好呢?明明都是一样的货色。

  小刘被拦住,她想从王总的侧面绕过去,可王总那体重站在走廊里,都快把走廊堵死了。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小柔你就别闹了,赶紧跟王总走。”

  “闭嘴,你怎么能让聂小姐跟那头肥猪走?”

  小刘想要挣脱两个人,可他实在不是对手,王总经常听到有人这样形容他,清秀的男人接收到王总的眼神,立刻给了小刘一拳。

  就在聂小柔回头看小刘的时候,王总拿着准备好的手帕捂住聂小柔的口鼻,聂小柔完全昏迷之前听到了聂雨的最后一句话。

  “小柔,别怪爸爸,之前爸爸给你找的叶枫你不稀罕,现在王总你应该会非常满意吧。”

  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她发誓不论付出怎么样的代价,都要聂雨受到该有的惩罚。

  王总抱起聂小柔就走,上车之后聂雨才放了小刘,当小刘追出来车已经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