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内聂小柔发丝蓬乱,眼神飘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从哪个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病人,放下手中的笔,把已经很乱的头发揉的更乱,那个叶禽兽就知道欺负她,这种事情怎么会交给设计部做。

  明知道是在为难自己,却不得不接,烦闷的翻着手机,却在陆华的手机号停下,聂小柔灵光一闪,想到了可以解救自己的人,有资源不好好利用一下就不是她聂小柔的风格,拨通了陆华的电话。

  “什么事?”

  “确实有事,急事,你出来一下。”

  “好。”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才不会没事找他闲聊天,挂断电话陆华很准时的到了叶枫的别墅不远处,聂小柔也收拾了一些需要的材料出门。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聂小柔出门保安都不拦着了,想也知道是因为是那个叶枫交代的,他这是吃定了自己不会跑,如果用聂雨威胁她会毫不犹豫的逃跑,可偏偏是小琦,唯一一个对自己好的人。

  出了门就看到不远处陆华的车,没经过同意就坐到了副驾驶,跟陆华她已经不知道什么叫见外了,虽然这个人外表冷漠可内心热情,是个好相处的人,可不像那个叶枫,外表冷漠心更冷,除了有钱有颜值他什么都没有……好像只有这两样就够了。

  聂小柔拍拍自己的头,怎么又想到叶枫,想那个混蛋真是浪费脑细胞,陆华只觉得聂小柔脸上的表情很丰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有什么急事?”

  “啊,对了,找你出来是想让你帮我想个广告词。”

  “我想?”

  “额…是这样的,我觉得明星嘛总是接一些广告,对这方面比较熟悉,所以才请你帮忙。”

  “我不接广告。”

  “啊?”

  “我说,我从进入演艺圈开始到现在除了你这个,我没接其他过广告。”

  聂小柔难以想象有演员不接广告的,就算在大牌的明星也会有几个广告。

  “给我看看你都想了什么。”

  聂小柔从包里拿出资料,陆华没好气的接过来,两个人研究了两个多小时才定下来,聂小柔回到房间总算是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穿戴整齐,聂小柔早早的就去了公司,把最后的结果整理出来,送到总裁办公室。

  “很好,代言人定了吗?”

  “陆华。”

  听到陆华这个名字叶枫端着咖啡的手顿了一下,随后恢复抿了一口咖啡,聂小柔没权没势能请到陆华真是个奇迹,当初他就说两个人有关系,果然被他猜中了,不…是已经捉奸在床了,居然还在那说没有。

  “费用……”

  “免费的。”

  叶枫抬头对上聂小柔明亮的眸子,又紧张的移开,随后又觉得做的太明显,有些莫名其妙,与聂小柔对视,而聂小柔不明白,只觉得今天的叶枫有些怪异,不过这不耽误她扬眉吐气,压榨了她那么久也该让他见识见识她的实力。

  聂小柔对叶枫挑眉一笑,气的叶枫咬牙切齿,挑衅,赤裸裸的挑衅,这女人为什么就是学不乖,居然还要把奸夫带到他面前,不过…能请到陆华自然是好事,等广告拍完再找他们算帐。

  想到这叶枫的心里就舒坦多了,在文件上刚正有力的签上自己的名字,聂小柔乐呵呵的拿着文件回设计部。

  “小柔,你是怎么做到的?陆华哎!这都被你请到了。”

  甜甜花痴的脸靠过来,不论过了多久聂小柔都觉得不适应这个设计部。

  “也没什么,就是我和陆华因为一个意外认识的,所以他才会过来帮忙的。”

  “意外?什么意外?哪方面的意外?”

  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少了爱八卦的曲姐,虽说都叫姐,可曲姐也才24岁,是个辣妈,除了爱八卦身上就没有什么缺点了。

  &最新?章V节上M酷}V匠~-网

  “就是…我受伤了,他正巧救了我,所以就认识了。”

  虽然说谎不对,可她总不能说两个人躺一个床上才认识的,她是知道什么都没发生,可大家不知道啊,在传出点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传闻来她就不用见人了,曲姐还想继续刨根问底,被苗歌及时制止。

  “都去工作,这件事下班在讨论。”

  聂小柔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才不到一天流传遍了整个公司,内容不堪入耳,多半是一些嫉妒聂小柔的人传出来的。

  “聂小柔还真有两把刷子,连影帝陆华都被她收了。”

  “她那是不知廉耻,才上过叶总的床,转身就去了陆华的怀里。”

  “你们说才一天时间陆华就同意了,这未免也太快了。”

  “你懂什么,只要有手段,什么做不到。”

  “什么手段只用了一天就得手了?”

  “笨妮子,只要下点药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

  “原来她就这手段,看来陆华也是受害者。”

  “没准陆华是被聂小柔威胁的,不得不来拍广告,我可没听说过陆华拍过广告。”

  门后聂小柔转身回了设计部,本以为有能力请来陆华就能得到尊重,没想到反而对自己不利的传言更恶劣了,她跟那些人无仇无怨为什么一个个都揪着她不放。

  聂小柔越想心里越是委屈,快速的跑到洗手间,偷偷的抹眼泪,毕竟是一个刚步入社会的学生,面对这些谩骂侮辱,除了躲起来哭她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不管自己怎么做都得不到一个清白的评价。

  “小柔怪可怜的。”

  “就是,那些人也真够过分的。”

  “程姐,你刚刚如果不拦着我,那几个女人就破相了。”

  “打架不是解决办法,对付传言只要当它不存在做好自己的事,时间久了就不攻自破了。”

  “可小柔的清白都被那几个八婆给毁了。”

  “小柔是不是清白我们清楚就好,如果任何人的评价都在意,那活着多累,她们不重要所以不用在意别人的看法。”

  “也对,我们懂她就行了。”

  此时的聂小柔早已泪流满面,能有一个懂她的朋友真的很好,有了设计部人的鼓励聂小柔有了勇气,擦干眼泪继续做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