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公司员工集体加班,就连清洁工都要在公司加班,聂小柔受不了这种变相的虐待躲进洗手间,原本想清静一会,却听到了不和谐的声音。

  “你说,那个聂小柔究竟是什么来头?”

  “能有什么来头,叶总是最看不起那些靠关系进来的人,所以公司明令禁止拉关系,现在自己却弄了一个人进来,你说能是什么关系?”

  “看她年纪也不大,怎么这么想不开。”

  “说什么呢,没准人家是在谈恋爱呢。”

  “谈什么?你没听说聂小柔被叶总训斥的时候吗?一点颜面都不给。”

  “她呀就是传说中的狐媚子,用美色迷惑男人。”

  “与其说是迷惑男人,不如说是迷惑男人下面的小兄弟吧。”

  “哈哈,你够了,怎么什么话都说。”

  “好了,走了,出来时间太长又要被经理骂了。”

  人走了之后聂小柔才出来,听声音也就两三个人,怪不得她一进公司就觉得被人盯着,原来不是自己的错觉,这就是全公司的人对她的看法吗?

  叶枫还真是看不惯她,一个人侮辱她不够,还要全公司的人一起他才满意,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对他自己又有什么好处?

  对着镜子里映出的自己,聂小柔想起在叶枫卧室看到的照片,她只是个替身,徐可的替身,可叶枫对她和徐可的态度却截然不同,想想如今受的委屈侮辱都是因为这张脸。

  以前同学都说她漂亮,她很自豪,可现在她恨不得毁了这张脸,修长的指甲在细嫩的脸上划过,终究她还是懦弱了,她没有勇气去毁自己的脸。

  用清水洗去脸上的悲伤厌恶,在回到设计部时大家已经忙完了,这次程姐没有让聂小柔去送文件,而是自己去的,一个新人第一天上班就被骂不利于以后的发展。

  叶枫利落的签了字,公司员工得到解放,聂小柔慢慢悠悠的往回走,她的心里很乱,她猜不透这一切都是为什么,明明只是个不相干的人,却要承受这些人带来的痛苦。

  通往别墅的路上只有车辆穿梭,不知什么时候她的前方停了一辆车,陆华从车上下来把聂小柔拉到车上。

  “怎么一个人走夜路,一个女孩子多危险。”

  能说出这种话连陆华自己都惊住了,他只不过是碰巧遇见聂小柔,只要见到了就不想扔下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话都变得婆婆妈妈。

  聂小柔只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只说了声谢谢。

  “怎么了?”

  “没什么事。”

  她不想说陆华也不强求,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在坚持什么,明明受了那么多委屈,怎么就不离开这个地方。

  “你爱他?”

  “呵!你开什么玩笑。”

  “那为什么不离开。”

  “我有我不能离开的理由。”

  “哼,这只不过是你不想离开的借口罢了。”

  “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到了停车。”

  陆华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回去的路上懊恼不已,自己为什么要管那个女人,让她自生自灭不是更好。

  聂小柔刚进门就被叶枫强行拽到茶几前,聂小柔正处于迷茫中叶枫却及时告诉了她真相。

  “这是不是你的。”虽然是在问聂小柔可语气却异常的坚定,似是认定了就是聂小柔做的。

  “这是什么?”

  “还在装糊涂,只有你进过我的房间,敢说这不是你放的?”

  “我是进过你的卧室,可我是去给徐可拿包。”

  “拿包?连说谎都搞不清楚状况,那天徐可根本就没进去过,里面怎么会有包?”

  ;v最xG新S章节上酷匠q7网

  “怎么可能,是她让我去拿的。”

  “还想把事情推给徐可,你的计谋实在不怎么样。”

  聂小柔已经顾不得他说什么了,当天确实是徐可让她去拿包,而房间里也确实没有包,难到真的是徐可吗?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在我房间,书房,客厅安装窃听器有什么目的?”

  “窃听器?”

  “你的演技太差,别再演了,快说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一切都和我没关系。”

  “都现在了还在嘴硬,回房间给我好好反省,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再给我出来。”

  “叶枫!你别太过分,从开始到现在不过都是你自己在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就是我做的?”

  “滚回去。”

  聂小柔被叶枫的气势吓到了,乖乖回到房间,却怎么也睡不着,窃听器?徐可?两者之间会不会有联系,叶枫明摆着不想将徐可扯进来,卧室,书房,客厅都有窃听器,这说明她要窃听的应该是关于公司的事。

  徐可是明星,窃听公司的事对她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惹来麻烦,如果只是想了解叶枫日常她直接和叶枫在一起不是更直接,不是徐可有需要,那一定是徐可在帮别人做事。

  没想到看上去温柔大方的徐可是这种人,也怪自己太傻,混娱乐圈的有几个是心思单纯的,不过……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叶枫被最信任的徐可背叛了。

  如果以后叶枫知道背叛他的人是徐可,那可就有好戏看了,被自己最爱的人设计应该会很伤心吧,这样也好,让叶枫也体会一下被亲人背叛的滋味,作为冤枉她的惩罚。

  此时的叶枫同样辗转难眠,窃听器的事不是小事,平常人连别墅的大门都进不来,能在别墅随意走动的也就只有李婶,聂小柔和徐可。

  徐可,他是绝对信任的,从小她就陪在他身边,照顾他,帮助他,现在更不可能这样害他。

  李婶,更不可能,在他还小的是个李婶就在这工作,父母离世李婶没少为他担心,平常也是能帮则帮,这种十几年的感情不是说没就能没得。

  最值得怀疑的就是聂小柔,她有足够的动机,对他不满想要报复他,又或者是偷听到什么机密拿去卖钱,他也不是只针对聂小柔,窃听器是进口的,三个大概有五六万左右,聂小柔哪来这么多钱买窃听器呢?

  叶枫渐渐动摇了,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冤枉她了,可不是她又会是谁呢?如果是李婶她怎么会把窃听器拿来给他看,如果是徐可……

  不可能是徐可,她的为人他最清楚不过,唯一的愿望就是成名,三个人徐可最没有可能,这件事还需要好好调查。

  许久叶枫才睡下,别墅里安静的异常,也许再过不久就热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夕小颜说:

感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有什么要求尽管和小颜提出来,对作品有什么不满意小颜也会努力改进的,三克油么么哒*罒▽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