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开口直接把聂小柔镇住了,随后想想又不对,做错事的又不是她。

  “你喊什么,你还是不是男人,都怪你,都是因为你爸爸才不要我,我要杀了你……”

  聂小柔伸出小手去掐叶枫的脖子,被叶枫抓住,一个用力将聂小柔压在身下,用及其冰冷的声音告诉了她最残忍的真相。

  “他把你卖给我了,你是他卖给我的,这是他自己提出来的,为了挽回他的公司。”

  说完狠狠的把聂小柔甩开,不在看她一眼。

  聂小柔用了三天才消化叶枫的话,难怪她觉得不对,原来自己被人卖了。

  真是应了小琦的那句话,别人把你卖了你还要替人家数钱呢。

  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当初她那么努力的逃跑,就是心中还有一线希望,现在希望破灭了。

  聂小柔放好水开始泡澡,眼前划过那些幸福的片段。

  五岁她被接到聂家,开始和爸爸妈妈生活,改名叫聂小柔。

  六岁时有了妹妹,爸爸妈妈开始对她不闻不问,可还是对她很好,好吃好喝的养着,她已经很满足了。

  每次过生日爸爸妈妈都会问她:小柔今年想要什么呢?

  记得十岁那年她病了,妈妈整夜陪在她身边,每天喂她吃药,给她讲故事,陪她入睡。

  还记得上小学,被同学欺负了,爸爸特地跑到学校理论,事后还安慰她:只要有爸爸在没人敢欺负我们家小柔。

  聂小柔不知道哭了多久,已经就不出眼泪了,突然感觉脸好干,也许用水泡就会好。

  她将整个身体埋入水中,在水里她再次看到了少年,小琦,老师,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最后一片漆黑。

  聂小柔半睁着眼睛慢慢的适应明亮的灯光,又动了动几乎僵硬的身体。

  “你醒了?”

  看了一眼护士,点了点头,她没死,命运真会捉弄人,将她逼上死路,却又不让她死。

  可笑的她难道只能悲哀的活着吗?

  “还真会找麻烦,不是逃跑就是寻死。”

  叶枫依旧是那张面瘫脸,关上门坐到聂小柔身侧。

  “我死不死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救我?”

  “才这点打击就受不了了,你是我花钱买的,你这条命是我的,以后再有这种念头别怪我不客气。”

  “呵!我连死的权利都没有了吗?不客气?你不是已经很不客气了吗?”

  叶枫没有理会她,转身离开。

  第二天李婶来看望她,还带了清淡的粥来。

  “喝点吧,既然没死就说明你不该死,总会有出路的。”

  “谢谢。”

  吃了粥总算有些力气,医生过来说可以出院了,李婶忙前忙后的为她办理出院手续。

  聂小柔望着窗外,她最不喜欢医院,每次生病都是请医生去家里。

  现在她不喜欢的是那个人的别墅,她宁愿待在医院里。

  身体还是有些虚弱,回来后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一段铃声打破了屋内的平静,来电显示是小琦。

  “柔柔你在哪?怎么一个星期没来上课,发生什么事了?”

  “小琦。”

  听到小琦的声音一瞬间所有的委屈一拥而上,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同时电话那头的小琦听到聂小柔嘶哑的声音内心一惊。

  =h酷;9匠m网!"正G;版首fd发/D

  “柔柔不哭,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别,小琦别来,我没事,真的,我这几天不去上学了,你替我请个假。”

  “柔柔我们是好姐妹,有什么事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帮你请假。”

  “嗯,我知道,我们是好姐妹,好了,不说了,拜拜。”

  “嗯,拜拜。”

  虽然聂小柔极力的克制自己,小琦还是不放心,可她最了解,只要聂小柔不想说的事,就算喂她吃枪子儿,她也不说。

  “聂小姐,该吃饭了。”

  李婶每天都会定时给她送饭,而每次都是一口不动。

  因为很久不吃饭的原因导致聂小柔浑身发软,勉强才下床开门。

  “怎么又没吃?聂小姐这身子是自己的,就算要置气也要吃饱了饭啊。”

  因为她不吃饭李婶没少苦口婆心,可每次她都是左耳听右耳冒。

  “李婶,我吃。”

  一听聂小柔要吃饭,李婶的嘴角露笑,看着她把饭菜吃下才出去。

  “他终于肯吃饭了。”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把饭菜全吃了,能吃就好。”

  叶枫继续看报纸,只是嘴角隐隐挂笑,松了一口气。

  晚饭时间聂小柔终于出屋了,李婶高兴的不得了,做了一桌美食。

  “那个……我明天想上学。”

  叶枫像是没听见一般,优雅的吃饭。

  “很快就要高考了,我不想放弃学业。”

  吃饭中……

  “我上学不花你的钱,我可以勤工俭学。”

  吃饭中……

  “我不是吃软饭的,我要完成学业,自己养活自己。”

  只见叶枫优雅的放下碗筷,擦了擦嘴角,慢悠悠的开口。

  “我没说不行,我会让小刘送你上学,以后的学费我全包了,每个星期回来一次。”

  “嗯。”

  得到满意的答案聂小柔突然觉得胃口很好,自己将饭桌上的饭菜一扫而光。

  叶枫没来由得心情大好,特批聂小柔今晚洗白白。

  刚吃饱的聂小柔心情又低落了下来,原本满足的胃也出了问题,她好想吐。

  她现在才发现自己是被包养了吗?不对自己已经被卖了,两者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洗过澡聂小柔紧张的等着叶枫,她讨厌这种感觉,讨厌他的触碰,可她无法摆脱。

  第二天,小刘将聂小柔的学习用品准备好放在车里,等着她出来。

  收拾好心情重新来到学校,一切都没有改变,唯一改变的就是她又是孤儿了。

  “柔柔?你出来。”

  小琦惊讶的看着消瘦了一圈的聂小柔,心中有无数的疑问。

  “小琦……”

  “现在你必须说到底怎么了,你看看现在的你,都成什么样子了。”

  “小琦…我……”

  “你不要吞吞吐吐的,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姐妹,有什么事我们都能一起承担。”

  “小琦,小琦…爸爸……把我卖了。”

  “什么?”

  一句话差点惊掉小琦的下巴,聂小柔忙捂住她的嘴,虽然这里人少可也不能这么大声喊。

  “怎么会这样?开什么玩笑?”

  “你知道爸爸的公司出事了,为了保住他的公司,把我卖给一个姓叶的人。”

  “买卖人口可是犯法的,更何况你是他的女儿,怎么会呢?”

  聂小柔苦笑:“女儿?小琦我一直有一个秘密没告诉你,我是养女,五岁那年被他从孤儿院带出来。”

  “呵!原来是这样,所以他说卖就把你卖了?

  柔柔跟我走,我们去报警,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们。”

  “小琦,冷静点,我们没有证据,去了也没用,而且我也想过了,就当是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吧。”

  小琦好笑的看着她,当初的柔柔可不是这样逆来顺受的。

  “快上课了,我们走吧。”

  “柔柔……别怕有我呢。”

  两人相视一笑,一路无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