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回:豆腐花记(五)
  酷hI匠|网+正版@首发

  “十八层地狱”里是一片干杯,喝酒的惬意。蓝福生名字取的好,福生,福生嘛!生出来就有福。一个甲子就这样过去了。他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叹父母名字取的好。密室是个100多平米的休闲房,里面布置比较清新,到和大厅那土豪的装饰相比,却多些森林湖的密境。怎么看这密室也是就普通的·KTV差不多。不过候着的仆人那就足够令人咋舌,不夸张的说,《水浒传》里一百单八将,那绰号给他用完不止,还把《西游记》里的小妖精名都排进去了。这足见蓝福生是多么崇尚古典名著啊!随便算一下就200号人,这些人没事的时候就琴,棋,书,画的。不知道的人以为这里是某某书院了。那气息,气氛的全然是博古通今之气质。

  “爸爸,生日快乐”蓝兰撒娇的对着正在镜前护发的蓝福生道。“哟,小丫头,懂事啦!算我没白疼你哦,哈哈哈”爽朗而带欣慰的笑声刺激了整个密室。仆人们排着队就像做手术的医生样一人一样东西忙着,什么领带,面膜的,都分工有绪的进行着。

  “兰兰,你送什么礼物给爸爸啊!神神秘秘的。”“啊!爸爸,您不缺什么啊!你想要的都有了。”

  “哟,你这小妮,爸爸有是爸爸的,你送不送是你的心意了,我就知道你没有准备礼物给我。”蓝福生装着生气的道。

  “好啦!爸爸,礼物呢我是没有准备,但我给你准备了一个人,呵呵。这人啊,您见一定会喜欢的。他没工作,想在这里找份工作,我见他会点功夫,就带他来了。爸爸,我可说好了,您不要给再取什么怪名字了,什么行者--武松什么的,难听死了。”

  “哈哈哈,就你这小妮成天不听话,现在又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了。爸爸这里不缺人,再说起绰号名字,我现在都想不出来了。我这叫有个性。你懂吗?你别以为爸爸老了。我这也叫不伤大雅就行了,古典名著能是俗吗?”蓝福生像博士在给学生讲课般对着蓝兰唠叨着。

  “好啦!爸爸!我的好爸爸,您就我和哥哥俩个小孩,您不疼我,您难道在外面还有私生子。您那不缺人,我缺啊!我身边还差个贴身保镖呢?女儿喜欢疯,经常在外面吃吃喝喝的,真遇上了个事怎么办。”

  蓝福生摇了摇头笑呵呵的道:“我就知道,你这一天就没消停过,今天也算是我高兴了,我就答应你吧!不过你得叫他给爸爸看看。还有,还有你这孩子,什么私生子的,人小鬼大的。你三妈跟我到现在都没生孩子,我还哪有私生子了。都60岁了,以后我看也更加不可能咯。”

  “呵呵,我亲爱的好爸爸,我是和您开玩笑的,您是最疼我的。”说着蓝兰就在蓝福生是额上吻了一下。同时示意旁边候着的及时雨--宋江道:“去把外面候着的青年叫进来。”“宋江”微笑的应着便低着头出门口了。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矛枫,忆当日与蓝兰跑出夜店后,就一直在酒店里睡,好吃的,好喝的被蓝兰伺候的蛮舒服的。他也没有反抗,他觉得这小丫头有点钱,该吃吃,该喝喝了。矛枫一直就讨厌有钱人的,这叫什么来的,仇富,对,就是仇富心理了,这种人看见穷人就会流泪,而看见富人心上便会生了几分恶意,即便美女也不行。蓝兰那豪车开的彪彪的,什么LV包,苹果6普拉斯的,鬼都知道她是有钱人留下来的种。刚刚开始矛枫还以为她是个“**”什么的,后来慢慢才知道,她是个千金贵小姐,什么叫挥金如土,矛枫这几天倒是知道了,那钱比茅坑里的蛆都不值价了,商场购物一刷卡就是几十万的丢,丢的售货员都目瞪口呆,矛枫跟在后面提东西都累的气嘘喘喘,一个练气的人都累的吐气,你说这天劳动量是有多大啊!不过他也没有亏了,什么山珍海味的,泰式桑拿的,全凭蓝大小姐吐口气,那些人就屁颠屁颠的伺候着矛枫了。但仅限男性,这是蓝兰特别提示的。这小妮心里精着的很,到口的肉,她怎么舍得给别人呢?别说吃了,就是闻也休想!这也是镀金女的权利。矛枫其实也就想管个温饱就可以了,想不到这生活还成款爷了,他心想,现在最主要的是要稳定下来,把张霍那小子找到。可也不知道那小子发什么神经不知跑哪去了。如今也是走一步算一步了,何况这生活,这美女陪伴的,人生其实也蛮快哉的。其实蓝兰招个保镖完全不用去惊动老爷子的,今日老爷子生日心情也大爽,可她对矛枫这小子已经暗生情愫了,丑媳妇也要见公婆的,所以就以保镖之事来衬托出自己是如何看重这位后生的,说是看重,说白了就是爱上他,喜欢他了,通俗点来讲此次就是来见家长的。从小母亲因车祸去世的蓝兰,她一直是蓝福生的掌上明珠,上头一个哥哥蓝精元今年22岁了,是她同父异母之兄,10岁就和养母被蓝福生送到美利坚国去生活了,一年回来一次。今天也回来为父亲庆生正在大厅里敬酒鸣谢贵宾呢?蓝兰心想,国庆阅兵都要大赦罪犯,今天是老爷子高兴的日子,带矛枫见他就最好了,何况,矛枫还是个英俊少年。想想心里更有谱了。矛枫被蓝兰忽悠着来了这“十八层地狱”后,那是一阵感叹与惊讶啊!他原想这小妮最多也是个中级千金小姐,想不到她是名震天下的“蓝天集团”董事之女,想到这里矛枫却也明白了许多。就蓝兰的那些消费,根本就不算什么,还算她忍的好了。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听说我女儿要聘你做保镖,那你得有点本事啊,不然怎么做保镖啊!”蓝福生见矛枫进来了抬头望了望道。

  “晚辈矛枫,今年17岁了,首先在这里我祝蓝伯伯生日快乐,晚辈从小就跟爷爷学了点拳脚,我是京山人士,因生活需要便想到贵地寻求一份工作,几日前有幸见到蓝小姐得知贵公司招保镖,所以我就来应聘一下了。”矛枫神情自然洒脱的说道。他这种自然在众人中有点鹤立鸡群之美妙,更透着一股仙风道骨之气质,难怪蓝兰那小妮早早就盯上这块香肉了。

  “呵呵,不错!小子,既然是我们家蓝兰推荐的,你又做她的工作,那我也同意了,不过你听好啦!你工作一定要认真了,特别不要对老板有什么非份之想哦,哈哈”还是蓝福生老谋深算,自从蓝兰一说这事,他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这小妮子喜欢这小子了,自己就这一宝贝女儿,怎能随便嫁之呢?所以刚刚这话算是给矛枫一个下马威明示主权咯。

  “爸,什么“非份之想”就一保镖而已了,您看您一天到晚的总想着这些事情。您再这样,我不理您了。”蓝兰这娇撒的酥酥的,是男人都无法抗拒,别说她爸爸了。“好啦!我不管这些了,你好自为之了。”说着蓝福生便起身去了沙发上。矛枫听了这些话后,心里跟明镜似的,他压根就没有对蓝兰有什么好感,只是自己有任务在身,没有办法,不然早就离开这里了。这豪家富女的,矛枫看着就心生恨意,就别说好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