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小姑娘洗着碗,老人又点燃了一根香烟,依然还是咳的厉害。张霍表示好奇的问了一下:“这屋就您两个人住吗?”说完张霍似乎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只见老人深深的吸了口烟,接着就是连续的咳嗽,咳完后老人长长的叹口气道:“哎--,不要提了,这么多年了,这事一直都是我的痛啊!”张霍还是张大着嘴巴,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老人。老人见他要听下去的兴趣很浓,便摇了摇头开始娓娓而谈了。原来,老人老伴早年就去世了,他有个独子名叫山坤,也就是这小姑娘的爸爸,高中毕业后就接了老父亲的班。去了市里的化工厂做了一名工人,可是随着国营企业的慢慢淘退,他下岗了。在城市里,下岗就意味着没有生活来源。那时小姑娘生下刚刚一周岁,看见嗷嗷待哺的孩子,他心急如焚。老婆是市里棉纺厂的,长的非常漂亮,人一旦漂亮,领导就找各种理由陪他到外面视察工作了。一到外面视察就视察到床上去了。他老婆得到了领导的偏爱后,回家就与他离婚,情愿舍弃刚刚满周岁的孩子不顾。山坤那是个伤心欲绝啊!他觉得人生没有什么可盼的了,于是想到了死,可是看见上有个老父亲,下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他的念头就打碎了。为了生活,他摆个地摊,做个建筑工,生活没有把他压屈服,他依旧愉快的为了这个家早出晚归。可惜好景不长,三年前他去了一家建筑工地做工,因是夜晚加班,人实在是太疲惫了,不小心在20层楼房摔了下来,不幸去世。去世后,那个无良建筑商没有给他们家一点赔款。老人与姑娘苦苦哀求那建筑商要办后事的钱,可是还是被拒之千里。没有办法,老人带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把自己存的棺材本风光的葬了儿子。事情过了一段时间后,有一律师愿意帮老人免费打官司,可是全都败诉了,久而久之一直拖到现在,这也是个无头案了。建筑商见人都埋了多年,见其家人只是个瘦弱老头和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便更加懒的搭理。所以老人只能认命了,可是现在孙女快要上大学了,那是要一笔很大的钱,老人与小姑娘省吃俭用凑了一个夏天,也远远不够啊!

  老头说到这里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点燃抽起来,还是咳的很厉害。小姑娘见爷爷咳的厉害连忙跑过来在爷爷背上拍拍,此时老人看了看小姑娘后满脸皱纹苍老的脸上多了一些焦虑。小姑娘见了,知道爷爷是担心学费的事情。便安慰爷爷道:“爷爷,您就别担心了,大不了,我不读了。我去打工,好好照顾爷爷。”“傻孩子,这年代不读书有什么用呢?我已经害了你爸爸,我不想再害你了。”老人略带伤感的说道。张霍明白这一切后,内心像打翻五味瓶一样,怎么都不是个滋味,他真想帮帮这家可怜的人儿,他狠那个无良的建筑商。可是自己能做什么呢?现在自己身无分文,吃饭都难别说要帮助他们了。张霍心情沉重的叹了口气道:“爷爷,一切都会好的。明天我帮你们去那建筑公司看看。”“孩子,没有用的,你不知道啊,那家公司是“蓝天集团”旗下的。蓝天在全国那是数一,数二的企业,我们胳膊拧不过大腿的,原来那个律师免费帮我们打官司,后来听说被人把脚打瘸了。哎----,想想真对不起人家啊!”老人伤感的吸了口烟抿了抿没有血色嘴唇道。

  看y正{o版9●章3?节bI上a*酷匠%s网《

  张霍听了老人的话,也没有说什么了。他自己默默的算计着,一定要把老人的这个事情办好。可是这么多年来的棘手的事情他又从何处着手呢?他也开始思考着这个问题了。什么事情都要找到突破口,一旦找到,就像找到包装袋的封边样,往那开个口,那一扯,顺溜的呲的就往下开了。

  美丽的海滨大道旁是一排排的高楼大厦,在这些高楼大厦的背面就一片波光粼粼的大海,前面是一条双车道的顺风大道,绿化耸立于大道旁像是国庆阅兵的仪仗队样,威武雄壮,而在这一排排大厦中,有一栋却鹤立鸡群,它可称是这市里最高的地标建筑,只见这大厦呈“A”字形直耸云霄,云层在屋顶越过,人在其中品茶,背朝大海,真是春暖花开啊!偌大的建筑地标在金色阳光照耀下露出几个耀眼的几个大字“蓝天集团”接着后面便显出“始于1959年什么云云了“。

  张霍一大早就打听了到这”蓝天”老窝在这里了,海风吹拂过来,全的惺惺的味道,他漫步行在这个有海风的街道,边走边想着怎么帮助这对可怜的爷孙俩。“招聘保全了”只见“蓝天集团”大门口竖着几个招工的牌子,旁边放一“张霍是谁,过来一下”发型倒“三角形”的队长粗声的喊着。“我是!”张霍微笑的从人群中挤了过去道。队长瞄了他一眼哈哈大笑道:“小子,你这小身板也来应聘吗?我看你还是回去念书吧!别在这里添乱了,等下你父母会拿着扫帚过来打你屁股的。”

  张霍见这大块头看不起人,心理有莫名的不爽,无奈自己也确实,他15,6岁,穿着休闲服像校服样,难怪那大块头误会是逃学出来的学生。

  “我没读书了,不要看不起人吗?我会点拳脚。”张霍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道。“你会拳脚,呵呵!就你这身板别骨折了。哈哈---”大块头传来爽朗的大笑道。个音箱正热切的忽悠着。张霍一个快步跑向前一看,便心想“何不自己先打入“蓝天”内部呢?然后再想办法把那个建筑商的头目寻出来再做处理。现在只有麻木的寻也不是办法,对!打入内部才能楸出头来!决定一定,便挤入人群填了表格,保全队长是个40多岁的大块头,造型也的独树一格,头发剃成一个倒“三角形”脖子,手臂是一个独特的“蓝天”纹身标志,据说是在这里做了2年后就要纹身,纹上一个虎头龙身这怪物,以示以后是“蓝天集团”内部人了。好多人挤破头颅都想得到这个纹身权,可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就在这栋大厦里有一个1000平方的大厅专供这些所谓的“保全”训练与比赛的,要想通过纹身起码要接得了队长3招。不然就淘汰,也就算是临时工样了。有了纹身后公司就帮你买全部的保险,而且工资涨一半。诱惑大了,所以想进入这个大集团的人那是络绎不绝啊!但是基本都被打回原形,原因很简单,你必须会点拳脚,这里招的基本都是些退伍的军人较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