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桌上,矛枫要了一盘冬笋,就着米饭勉强吃了个半饱。那“盘龙出海”确实不适合他这个练“骑龙大法”之人食之的。

  其实蓝兰也没有吃“盘龙出海”,她只是故意点来吓吓这个纯纯的男孩子的,谁知还真达到了她想要的效果了。这样优美的环境本应该适合一对情侣来浪漫的,可惜却被蓝兰拿来调戏这个男孩,从而从这里得自己想要的快乐。哎---有钱人真会玩。饭吃完了,蓝兰带着矛枫又去了夜总会,矛枫迷迷糊糊的跟着这位性格比较活泼的姐姐乱窜。夜总会,简称:“夜场”,一个充满诱惑,诡秘的地方,也是人们散发激情的地方。香烟与酒精的味道混杂在空气中。舞池内的灯光闪烁,劲爆的音乐敲打着耳膜,舞台中央一条光滑的钢管,一少女穿着游泳装在钢管上跟着节奏扭来扭去,火辣的摆出男性荷尔蒙火喷的姿势,引的外场一阵阵口哨声,其空气中也是充满暧昧的。

  昏暗的灯光下,蓝兰手里拿着一杯红酒,音乐节拍太震撼了,她随着节拍头也开始摇摆,足足5公分的高跟鞋在玻璃磨砂的地板上甑出刺耳的摩擦声。矛枫一进入这看似“人间天堂”的舞池,心里默默的念着“阿弥陀佛”天哪!这是什么世界啊,这里的世界与外面的世界就像隔了一个地球一样。蓝兰明显就到了情绪高涨的阶段,她来到了舞池中央,把一头青丝用手撸了一下,随着这魔鬼一样的节拍,她舞起来了,是火辣,是性感的那种舞。温湿的舌头在红唇上挑逗着绕着圈,一双波光荡漾的眼睛里透着野性,火辣,暧昧的独有让男人为之尖叫的目光。在下面默念“阿弥陀佛”的矛枫往台上瞄了一眼后,就再也不“阿弥陀佛”了。他被她的野性,性感深深的吸引了,众人口哨声,掌声,声声入耳,他也不由的打起了巴掌,打完后,他又痛恨自己的双手。

  节奏越来越猛了,人们好像都着迷一样,控制不住自己,男男女女都来了舞池,几个黄毛小生一上舞池就挨着蓝兰旁边,边舞边带着油滑的语调说:“美女,舞跳的很好啊!,跟哥们几个跳一个怎么样。”蓝兰没有说话,她知道这几个是这里看场子的,说白了就是收保护费的。因为早上去几天,她在这里玩也被他们调戏过,后来被自己带的保安给制止了。今天出来她是故意逃出自己保镖视线才获自由的,一个人自由自在心情特别舒爽,所以就带着才刚刚认识没多久的矛枫到处疯了,其实他们吃饭的那家酒店就是蓝兰爸爸开的,她爸爸是这市里“蓝天”集团的董事长。在全国只要挂“蓝天”名字的企业都属于他爸爸旗下,说白了,她就是个豪门千金大小姐。“哟,美女,怎么不说话,看你跳的是蛮风骚的,现在装纯啦!哈哈----”一黄毛小子色眯眯看着她笑道。“走开”蓝兰奋力的喊着。“啥,走开!我没有听错吧!美女,你长的这么漂亮,让哥们几个玩玩吧!哥们几个不会亏你的。哈哈--”几个黄毛小子边说边在蓝兰身上乱摸起来。数秒只见“啪”的一声,蓝兰给其中一个卷黄毛小子一记响亮的耳光,打的那卷黄毛眼冒金星,他火气一上来,一手拖住蓝兰的头发,嘴里恶狠狠的道:“靠!你这臭**,你敢打我,你知道爷是谁吗?今天爷就让你好好看看打爷的下场。”

  舞池的男男女女被这突如其来的斗殴吓蒙了,数秒后各个鸡飞狗跳的逃离了这舞池,矛枫看到了这一切,只见他一个跨步冲上舞池对着黄毛大声嚷道:“放开这个女孩!”“哟,想英雄救美啊!小子,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少来这里管闲事,不然等下吃不完兜着走。”一个一头长发满脸是疤的黄毛小子鄙视的道。“小枫,你快走,他们是这里收保护费的,你不要惹他们。快走!”秀发还在那卷黄毛手里的蓝兰带着哭腔着急的说道。

  “兄弟,有话好好说啊!你们打一个女孩也不算什么英雄的,先放了她,我们慢慢聊,怎么样?”矛枫慢慢的对着卷黄毛小子道。“哈哈,放了她,可以啊,你从我胯下爬过去,我到是可以考虑下。”卷黄毛一说完便众黄毛都哈哈大笑起来了。

  “兄弟,不要玩的太过火好吗?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何必咄咄逼人呢?”“爬还是不爬,随便你,丢不起这个人你就跟老子滚蛋,少在这里装英雄。”满脸疤痕黄毛轻蔑的道。“好!韩信有忍胯下之辱,今天我就忍一次了”说着矛枫便跪下做着爬的姿势,卷黄毛钗开双腿大笑道:“哈哈,小子,爬啊!爬过去,今天爷就不为难你了。”“小枫,别啊!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快走吧!我不用你管的。”蓝兰带着哽咽的声音喊道。“爬啊!”大笑的黄毛们一个劲的助威喊道。整个舞池没有喷火的舞姿,而是在看历史剧“韩信受胯下之辱”。

  矛枫强忍着,因为师傅的话在耳边响起,不要太出风头,风头太劲会遭不必要的麻烦。以自己的脾气他早就想打的这些小混混满地找牙了。哎!大男人,能屈能伸吧!虽然这话说的豪情壮志的,但是做这样屈辱的事情,纯粹也是古人自我安慰罢了。一步,两步,----他整个身子已经快穿过那卷黄毛的裤裆了,只见卷毛后面又排了一个钗开大腿的黄毛,他们像接替赛样,一个一个的岔开裤裆等着矛枫去钻。忍,还是忍,矛枫一次,又一次的收起自己想要发泄的怒火。“不要啊!不要!”蓝兰哭着在卷黄毛手里喊着。终于所以大爷的裤裆都钻完了,矛枫站了起来大声的道:“现在可以放了她了,男人说话要算话。”“放了!哈哈,你有没有搞错,这么漂亮的妞不陪爷玩玩,爷怎么舍得呢?何况她打爷那一巴掌,叫爷以后怎么混啊!,呵呵,就凭你刚刚钻老子的裤裆,老子不追究你了,你少来这里管闲事,趁老子现在心情高兴,你赶快滚吧!”卷黄毛赖皮的道。

  听完这些话后,矛枫有一股无名的怒火在心里燃烧,这些人,跟他们讲道理还不如拳头跟他们讲。他在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后,猛地腾空三米之高,左脚一个旋踢,右腿跟着再来一个重击。只见卷黄毛应声倒地了,众黄毛见势,便群围着矛枫开始擦拳磨掌,矛枫又是一记扫荡腿,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在每人脚上踩了一下。顿时那些众黄毛脚像被大型货车轮子压了一下样,疼的在地上“哇哇”的叫。矛枫用力呵斥道:“滚!”那些混混知道不是他对手,便你扶我,我扶你怏怏不乐的溜走了。蓝兰见他一个打败几个人,便对他更加刮目相看。她正想说点什么,可是一个温暖的大手边牵着她走,边说道:“蓝小姐,快走,等下他们再叫人来了,就不好了。”

  蓝兰甜蜜的握着他的手,飞快的离开了这夜总会。这一夜充满刺激,又充满了甜蜜,在蓝兰的眼里,一个男人可以为了她钻别人的裤裆,这样的男人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在少女的眼里,一次感动就足以让她爱一生。

  看正;U版章节DS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