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帅哥,我们这是找谁啊!这漫无边际的找也不是办法。”美女甩下秀发微笑的说道。“哦,我的一个师兄了,不!是朋友。嗯,也不对,是兄弟。刚刚和我吵点嘴,就生气走了,而我刚刚正好帮您在推车,所以----”矛枫一脸无奈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呵呵,你啊,语言表达有问题哦,又是师兄,又是朋友,到最后成了兄弟,我问你,你们到底熟不熟啊!”美女调皮的调侃他道。“我---哦,我---哎!总之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矛枫耿直的差点把自己的联盟说出来了。刚刚话道嘴边便咽下去了。美女听了后笑的花枝乱颤摇了摇头道:“帅哥,你是不是见到我这个大美女,说话都不利索了。不要怕了,本小姐善良着呢?呵呵。”

  VM看正●*版p章,.节上$酷)匠o:网

  矛枫听了后,脸一下红了,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红脸,他心想:“这姑娘也太自恋了吧!”但是他没有说话了只是“呵呵”的笑了下。他眼睛死死的盯着车窗外的街道,马路等有人群的地方。可惜在这片区域车子走了几个来回,还是没有见到张霍的影子,仿佛这小子有障眼法样,可以隐形。“喂,帅哥傻吧!你朋友有电话没有,打个电话给他不就知道在哪了。”美女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打着响指对他问道。“哦,这我倒是忘记了,哎!刚刚急,怎么把这么简单的忘记了呢?”矛枫自责的拍了拍大腿道。哈哈哈-----美女见他这样子又一阵银铃般笑声在车里响起。

  矛枫拨打着张霍的电话,可是传来的却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等等。他拨了几遍,结果还是一样。他失望的对着美女说道:“美女小姐,谢谢你啊!算了,我看今天是找不到了,麻烦你帮我在这附近找个宾馆,明天我再找找。哎,这雨下的-----”“呵呵,不要美女小姐,美女小姐的,我有名字,我叫蓝兰,姓是蓝天的“蓝”后面名字就单字“兰”,兰花草的“兰”了。你还住宾馆,你不是这本地人?”美女可爱的把名讳骄傲的告诉了矛枫。

  “哦,我们--,我们本是来这里找工作的,可是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找到。所以----”矛枫有所顾忌的回道。蓝兰见他好像说话总在顾忌什么,也就没有再多问深刻的问题了,她甩了一下秀发,顿时车里全是她的诱人香味。让人有种“有缘生在此山中,不见挑花却见仙”的感觉。数秒,蓝兰稍有兴趣又说道:“诶,你叫什么名字了,怎么都不爱说话啦!一个大男人的还这么害羞。哦---你说的工作事情,我看我能帮你吗?不过,你得报一下你履历。”“我叫矛枫,履历?履历是什么?”矛枫惊奇的问道。哈哈---这句话一出又引来蓝兰一阵爽朗的笑声。“你真是朵奇葩!履历都不知道,那你还出来找工作?告诉你,履历就是你的学历,加上你以前的工作经历,或者以前做个什么工作之类的。”

  “啊!这么简单啊!学历?我也不知道我有多高,反正天地在我心,佛道心中留了。至于工作经历,这个嘛!我还真没有。”矛枫轻轻的回应道。“啊!!你这话说的好模棱两可的,什么佛道,什么天地的,我看你就一初中毕业生了。”蓝兰还是调皮的调侃着这位不善言辞的男孩。矛枫听了也没有作解释,反正他觉得也是一言难尽的。说多了未必是件好事。双方在车上沉默片刻,蓝兰又忍不住的问道:“喂,你多大了,看你白白嫩嫩的也不是很大嘛!”“17岁了”有问就答的矛枫回道。“呵呵,17岁,比我还小一岁半哦,我十八岁半了,到了过小年我就十九了。”蓝兰自言自语的道。

  “得了,不要愁眉苦脸了,工作的事情包我身上了,只要你吃的苦了,对了,保安你做不做?”蓝兰边把车开到停车场边笑着说道。“保安?嗯!好啊!我只求能生活下去就可以了,我不怕苦的。”矛枫高兴笑着回道。“嘎”的一声车子已经在停车场停住了。“小枫同志,您该下车了。”“下车?这么快?”矛枫刚刚与这美女聊的都快忘记时间了道。“去吃饭啦!我请你了,等下吃完陪我去酒吧玩,然后再送回酒店休息怎么样?”蓝兰色眯眯的看着他道。“吃饭?酒吧?嗯?这样不太好吧!”矛枫被美女色眯眯的眼神吓住了道。“哈哈你真是太纯了,我的汉子哥,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害羞,何况你还是个男孩子,我都不怕吃亏,你还怕了。”蓝兰爽朗的把车门打开笑着调侃道。矛枫没有办法,他只能下车跟着她走了。

  坐上电梯来到了酒店12层,一个环境非常优美的餐厅里宾客满座,男的西装格领的,女的名包,名鞋的,到处充满铜臭味,蓝兰带他到窗边桌前就坐了,矛枫显的极为不自在,好像自己来到外空,怎么也觉得和这些人格格不入。可是没有办法,美女请来的,硬着头皮也要撑着啊。倒是许多人用异常的目光看着他,只见一个衣着普通休闲服的小伙子,虽然面容俊俏,但鞋子还是那种武侠片里出来的布鞋,土的掉渣的那种。更有的人以为这么美丽小姐身边跟来的是一位随同,或者是司机之类的。

  服务小生来到蓝兰身边温柔的问:“小姐,请问要点什么?”蓝兰听了后轻轻的用手招了招小生靠近,她在他耳边轻轻呢喃几句,那小生便微笑的走开了。矛枫见了奇怪的问:“蓝小姐,您这是?’他后面的话就没有说出来了。“嘘!没有什么啊!等你吃就知道了。哈哈”她又一阵神秘爽朗的笑着道。矛枫摇了摇头心想;哎!女人的心思真难猜。

  一会儿,服务小生端来一份菜,那菜用一个小铁罩盖着菜的,也看不清楚是什么菜。菜放桌上放好,小生微笑的说了句:“您的菜来了,请您慢用。”便优雅的走开了。蓝兰见小生退下了,便把小铁罩打开,只见一条乌青蛇盘在那碗里。矛枫一看,吓的从座椅上快要跌下来了。他连连哀鸣道:“蓝小姐,您在开什么玩笑啊!您这也太渗人了。”蓝兰见他这么可爱的表现,便更加肆意的哈哈大笑起来道:“哈哈,我是小枫弟,这可是我们这五星级大酒店招牌菜啊!叫盘龙出海,你还真不识货。”“盘龙出海,阿弥陀佛,我的天哪!我的蓝姐姐,您就不要吓弟弟了。”矛枫一脸惊悚的道。“不准叫我姐姐,你以后就叫我蓝兰吧!告诉你除了我爸妈,还没有人直呼我大名的,不过本小姐看你吓的尿裤子的份上,就准你独一个了。”蓝兰还是那么调皮的说道着。“啊!我尿裤子?我的大小姐,你也太夸张了吧!”矛枫心里不舒服的回应道。他心想,我一个人挑战十多个手里拿枪的歹徒我都没怕过,还怕这条蛇。不过上桌来吃的蛇却还是比较渗人的。蓝兰听了他的话,笑声更迷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