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早晨,矛,张二人告别千机善大师后,便拖着行李开始全新的道路了。他们一路颠簸来到了长运市,这个市在大龙国算是个大城市了。

  这座城市高楼耸立,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喧嚣热闹。商场里陈列着各种价值不菲的世界名牌服装,各种豪华轿车飞奔在街头的路边。酒店的奢侈盛宴一桌连着一桌,大街小巷里无处不是霓虹闪烁,欢歌劲舞,空气中到处充满前卫时尚的气息--------豪宅华服、鱼翅海参、高尔夫、健身房等等。耳闻目睹的是各种欲望诱惑的影像迷宫。

  矛,张本是山中习武之人,突来大都市,好像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这里太耀眼了。纸醉金迷的这里每一次呼吸好像都要给钱一样。他们寻了一间普通的宾馆入住,换上一身休闲装,蛮精神的出去吃饭了。

  “神龙大饭店”到了,两人叫了一盘“宫爆鸡丁”,一碟“香干子”。坐毕后,精心等待着。这饭店厨房热火朝天的炒着菜,浓烟四起,随着厨师的一阵阵吆喝声,而一道道美味可口的菜就送到了顾客面前了。

  “上座,呵呵!你也吃肉啊!”张霍见了点的菜笑着说道。“怎么?你小子,我们又不是真正的出家人,怎么不可以,等我们完成任务,我们都要娶媳妇的哦,哈哈哈--”

  “娶媳妇,我可没有想过,我现在只想好好在玩一下。在山里憋的太久了。”张霍情绪高涨的说道。

  “玩,有什么好玩的,我们时间紧迫,过几天我们还要去访名山古刹呢?”矛枫一脸的茫然说道。“上座,好像我们的钱只能维持一个礼拜了。”张霍紧急报账的说着。“啊!那只能去打工了,还能怎么办?”矛枫倒是一脸的轻松的说道。全然没有发现张霍嘟起来的嘴巴。“二位帅哥,您菜来了,你的“宫爆鸡丁”,香干子。请你签点了。谢谢,请您慢用。”只见一服务员客气的吆喝着。这家店本身的特色就是吆喝,他们虽不穿古装,但这吆喝声仿古“小二”真是有模有样的。饭毕后,两人回宾馆休息了。

  时间又过了几天,口袋的钞票是越来越少了。经矛枫提议他们去找工作,在大城市找个轻松的工作其实也是很难的,现在大学生多如牛毛,高文凭,高技术的人才比比皆是,而他们说文凭没有拿的出手的,说白了也就是没有有效的文凭书,因为他们从小就在师傅身边长大,师傅教他们读书写字,哲学,佛经,历史等等,要实际水平那比一般的大学生不会差多少的。可这个国度是讲“证”的世界,没有什么“证”为证,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刚刚开始也只能从基层做起了。

  马路宽阔,前路茫茫,两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在这大都市转着圈圈。张霍一脸的不高兴道:“上座,我的天啊!这样我们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别说去找他们8个人了,现在就连我们自己都快饿肚子了,你说怎么办啊!”

  “怎么办?我告诉你一个字,那就是:“忍”。不吃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矛枫倒是像个大师傅一样开朗的教导张霍来。

  “忍,这个字好难写哦,难怪也难做到。”张霍调侃道。“好啦!我们才刚刚出来,你就坚持不住了,这其实也不算什么大困难啊,以后我们后面还会有更大困难的。”矛枫若有所思的对张霍说道。张霍听了也没有说什么了。

  刚刚天空阳光明媚,这鬼天气仿佛一个阴郁的孩子样,刚刚灰白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被沉重的灰黑取代了,调皮的风四处流窜着,幸灾乐祸的看着人们狼狈的样子,马路边的绿化树本是这城市坚强的站岗战士,却被这风调侃的体无完肤。它肆意摇晃着自己的头,与风作无情的抵抗。

  矛枫,张霍二人正行走在大马路上,张霍看了下天空他着急的说道:“上座,快下雨了,怎么办,我们没有伞哦!”“兄弟,我现在正式通知你,第一,以后在外面就不要叫我“上座”了,搞的像一个组织一样。第二,不要遇到困难就“怎么办”。就下个雨而已,什么怎么办啊!就你这弱不禁风的样子,还去完成任务?”矛枫有点生气回他的话道。

  “不叫你“上座”叫你什么?哎!这都是师傅们定下来的,什么像组织一样啊!再一个,我只是说个”怎么办“我是尊敬你,我才对你说的,不看在同道上,不然我才懒的鸟你。”张霍愤愤不平的说道。手指着矛枫做着一个大拇指往下倒的手势。其挑衅程度已经严重影响了矛枫的底线。但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心想:“现在还没有去完成任务,就开始闹内讧了,那将来十个人了,怎么去领导啊!算了,就算兄弟之间开玩笑吧!”矛枫深吸一口气,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道:“你就叫阿枫吧!,以后也请你不要尊敬我了,什么事情都问我,你也有你的思想啊,大家都是一个共同体。”“哈哈哈,好!,阿枫,既然你都把话说明白了,我就坦白的告诉你,我实在不想去找什么鸟工作,我在这个世界上十多年了,从来还没有落魄到今天这样子,要去找工作。我们的任务的是什么?大家都很清楚,我们学了十多年的功夫不是为了打工的。”张霍边说边坐在那马路沿边不走了。

  “好!你行,你天生出来就不是打工的命,那好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了。”矛枫实在是忍无可忍的对着坐马路边的张霍说道。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就往前走。天越来越黑,好像再也不能容他们多说一句台词,一道刺眼的闪电在天空的某一角落耀武扬威的闪了一下,豆大的雨滴就像撒欢一样扑地而来。风与雨交替着在这大地上肆意的狂欢,马路能见度也只有6,7米了。矛枫用旅行包遮着头,奋力跑到一公交车牌站那里躲着雨。张霍赌气的还是坐在那马路边,一头长发被雨淋的稀烂,水珠顺着长发流下来,他用手往上一摸,一个日本“牛郎”发型就出来了。近看挺帅,挺有个性的。而远看却以为他是个“犀利哥”。

  矛枫见他这么扭,本想去劝他回来躲下雨的,后来想了下,就他这种性格不磨练一下是不行的,俗话说:“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啊!”

  马路上的车流依然没有减少,车轮碾压着雨水飞溅形成一朵朵水花。“谁来帮帮我,我的车轮陷下水道坑里了。”只见公交站牌对面一辆奥迪车停在那里,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嘶哑的喊着,她把手伸出了车窗外用力对矛枫这边喊道。公交车牌这里躲雨的人真少,有的也是坐公交车走了。就剩下矛枫和一个四十多的汉子了,他们见有人在求救,便也冒着雨横过马路去了,只见那小轿车左轮陷在一个刚刚在维修的下水道里。车里是一个穿着休闲衣服的女孩,一头长长的秀发梳往一边,犹如千呼万呼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柳叶眉下面是一对双眼皮极重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像夜空里的精灵般美丽。一双伸出窗外的手,被雨淋的就像刚刚在池塘里挖出的田藕般新鲜,白皙。总之是万千文字想要来表达她的漂亮,高贵,美,都不极而过了。“怎么啦!”矛枫过去问了一句。

  最r新章W节上-k酷3z匠#网◎:

  美女见一个浓眉大眼,个子高高的男孩在眼前问她,她稍带娇羞的回答道:“我,我正开着,我手机响了,我就想接个电话,也没有看前面路了,所以就-----陷进去了。”

  那四十多岁的汉子见了是奥迪,便诡秘的一笑道:“美女,帮你是可以的,但你也知道,天下这么大雨,我现在都淋湿了,你叫我们帮你推车,呵呵,多少意思一下总是可以的。”“没事啊!大哥,您说个数啊!这是应该的。”女孩一脸诚恳的说道。“那就每人100块怎么样。”汉子想了想说道。“好,好,没有问题,那就麻烦你们了。”女孩依旧客气的说道。矛枫他没有说什么,其实他是知道的,就这个车,他一个人都可以搞定,稍微用点内功,这车就会乖乖上去的。可是在临行前,师傅有交代过,千万不要在外面轻易的显露自己的功夫,不得以而为之。

  女孩发动着车子,矛枫和汉子在后面用力一推,这车一下子像找到方向感一样出去了。这其实全是矛枫用内力在悄悄的帮忙,不然没有这么快就可以上去的。大汉见车子上去了,心想:他娘的,这一百块也忒好赚了吧!如果天天有这么好的事情多好啊。正这样想着,女孩把车停靠的马路边,把车窗放低递出2张百元大钞看着淋的全身湿透的他们道:“辛苦二位了,这是你们的辛苦钱。你们要去哪里,我带你们一程也可以啊。”大汉屁颠的跑到车边拿了钱欢笑的道:“谢谢美女啊!不用了,我就在这里坐公交车了。”他边说着边把另一百元钱递给矛枫。矛枫心想,这也是劳动所得了,他就接了钱。这时他才想起张霍,他朝前面马路望去,已经没有张霍的影子了。雨下的越来越大,全身通透的矛枫心里开始着急了。好好的一兄弟,竟被他气走了,这还怎么结盟啊!他正这样想着越觉得自己不对,他沿着马路开始疯狂的喊着张霍的名字。女孩见他像个疯子一样在雨里喊着便对他说道:“快上车,我帮你找。”矛枫因急也顾不那么多了。管你的是豪车,还是什么,自己脏就脏点了。上车后,美女油门一踩,车子飞奔在街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