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矛枫自己也是知道的,这种神功护体,就只能坚持5分钟,这还是童子功,真气运用的好。如果稍微练的差点,就只有2至3分钟时间。所用刚刚与歹徒斗智斗勇时,他本想运气护体,然后各个击破,但是他见歹徒是十多个人,而且还有人质在,所以还是不乱动的好,斗勇也是要有智慧的,不是江湖传言道:“他是多么的勇敢。”其实在夸他勇敢的同时,这也一定有智慧在里面,没有智慧的勇敢就是鲁莽。

  白云山本就是属于京山市辖区的,矛枫刚刚走出山门就一路"l路见不平,就拔刀相助”实属不易,他又上了一台车,这车是直达亨山的。他也终于记得要去履行师傅交待的事情了。

  ◎更新"最}快上sB酷匠2网

  大巴车上很舒服,有空调,柔软的座位像沙发样。随着车子震动他慢慢的就睡着了。亨山与白云山隔了一个省,所以再快也要6个小时。中途要经过太阳山,一般开这路老司机都会在这里停车吃饭,上厕所什么的。

  太阳山很高,山路蜿蜒像条大蟒一样盘旋在这山上,车子是像陀螺一样随着这路线慢慢爬行着,终于到了歇息站,旅客们都疲惫的下来休息,吃饭的吃饭,上厕所的上厕所了。

  歇息站里有一个老翁带着斗笠,拄着拐杖在那里卖着竹筒饭,饭香飘来了激起众旅客争相买吃。矛枫醒了,他伸了伸懒腰,见车里没有一个人,便也慢悠悠的下车了。

  “要一个竹筒饭,老伯。”矛枫亲切的说道。只见那老翁完全我行我素,没有理会他。旁边一美女甜甜的说道:“老爷爷,我要个竹筒饭了。”

  “姑娘,你是要野猪肉的,还是要山鸡肉的。”老翁开口笑眯眯的对着美女道。矛枫见了,就十分奇怪了,他以为是自己语气不客气,于是便更温柔,更礼貌的说道:“老爷爷,麻烦您帮我要份竹筒饭了,随便什么肉的都可以,谢谢,麻烦您了。”数秒没有吭声,只见老翁与别的旅客打的火热,而全然没有理会矛枫的存在,他像是透明人样。

  矛枫这时心想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难道只有这家吃饭的吗?这老头这么叼!嗯!不理我就算了,反正还过2,3个小时就到亨山了。”

  他边这样想边就蹲在一大石头上,看着众旅客津津有味的吃着饭。说实在的,一个人看着很多人吃饭,其实是件痛苦的事情。本身不饿的肚子,都被看出“饿”来了。

  众人皆吃着,独孤他坐着,老翁见状于是移步他面前,取下斗笠,双手捋着白胡须道:“小伙子啊!怎么啦,生气啦!”“没啊!你不是听不到我说话吗?”矛枫扭头对着老翁说道。

  “哈哈,小子诶!你脾气还真倔哦,你从哪里来的啊!”老翁笑着询问道。“管你什么事,告诉你也不知道,哼!!”

  “好啦!给你饭了,先吃了再说,马上车就要开了。现在不吃等下要饿肚子咯,”老翁劝说道。

  说着老翁便挪步去了卖竹筒饭的地方,要来了一个竹筒过来给矛枫。

  矛枫接过饭便吃起来,问了老翁多少钱,老翁笑着说道:“不要钱了,送你吃了。不过你得告诉我你从哪里来,再去哪里。”其实这话就是个很有哲学的,人生不就是这几个问题吗?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去哪里!

  矛枫边扒着饭边道:“我从京山市来,我要去亨山,你还真是明知故问,这车是直达,明明就是亨山专线,这还要问啊!”

  “京山市?那不是离白云寺很近?”老翁默默的嘀咕着。“你知道白云寺?”矛枫听到了马上反问道。

  “知道啊,我和白云寺云博大师是同座啊!”老翁得意的笑了笑说道。

  “同座?那您是?怎么会在这山,这么偏僻的地方卖竹筒饭啊!”惊讶的矛枫不耻下问道。

  “呵呵,老朽一直在等有缘人啊!不过明天老朽就不用来卖竹筒饭咯!”

  “明天不用来啦?”矛枫继续问道。“哈哈,当然了,因为有缘人等到了。”老翁眯着眼睛笑着说道。

  “师傅,我们回去吧!等下天黑了,路不好走。”只见一个17,8岁的小伙子从公路旁边一小路过来喘着气大声的说道。

  老翁见了,忙招手示意他过来,只见这小伙子长的牛高马大的,起码也有180公分高,留着一头长发,五官匀称,漂亮极了,但少了点矛枫锐气。

  “霍儿啊,今天师傅就不和你回去了,你得跟这位帅施主走了。”老翁稍有伤感的说道。

  “什么?跟他?他是谁啊!”少年满肚子疑问道。“对啊,为什么跟我走,我走我的,我又不认识你们,我只吃你们一个竹筒饭而已了,我给钱就是了。”矛枫有点焦急的道。

  “哈哈哈,小的们,你们稍安勿躁,小施主,云博大师是不是给过你一个红色小册子啊,上面有什么,我想你已经看了,你要找的第一个人就在你面前了。”老翁又捋了下白胡须道。

  “什么?这你都知道,你是?”矛枫越觉得不可思议了道。“我师傅是太阳山坤寺住持鸠智,其谐音为(救治),我从小就跟着师傅了,师傅教我读书写字,有时候常常拿出个红色的小册子给我看,要我等到十八岁与几个有缘人结盟为社会产除毒害,除暴安良。”那少年如滔滔江水一般把要说的话吐了出来。

  矛枫听到这里,明白了一切,他非常高兴的说道:“我是矛枫,我师傅就是云博大师,大师您怎么知道我是您要找的有缘人啊!”

  “你有慧根啊,我看你一下车,我就知道你是练过”骑龙大法“的人,一般练此功之人磁场会比其他人相对较小,所以你一下了,我就关注你了。孩子,你还真以为老朽是聋子啊!再说,你云博大师早上去几天就发邮电给我了,说你去亨山的路上了,所以----呵呵,你懂得的。”"哇撒!这老翁还懂网络用语,真潮!”矛枫听了心里惊奇的嘀咕着。

  “鸠智师傅,红色小册子,你也有吗?那他是?”矛枫还有些不解的指了指那少年问道。

  “当然有啊,你们十个人,红色小册就是联盟的身份证啊。”老翁说着便从胸内袋里拿出一本红色的小册,矛枫也从口袋拿来和他的一比,简直一摸一样。内容也是一样。他惊喜的握着少年的手道:“你就是左路鹰?”

  老翁见了笑了笑说道:“你们这排名我们十五前在亨山聚会时,千机善大师就帮排好了,绰号反正在前面,那真名字就看缘分了,当时就订了云博大师的徒弟为“上座”,也就是领头人了,因为云博大师博古通今,善举频频,对大龙国的武士,武术造诣非常高,所以大家就全票通过了。他教的徒弟应该也不会差的。既然你是练“骑龙大法”之人,那你就是这十个人的“上座”了。你绰号是:“靓公子”用意为:“靓’乃漂亮,美丽,此名有仿《水浒传》里“美髯公”朱仝,取“靓”为现代好接受点。“公子”战国有四大公子,名曰:信陵君----魏无忌,春申君----黄歇,孟尝君----田文,平原君----赵胜,个个都是大英雄。所以这领头人必须要起个大气点,又洋气点的名字了。那按先后,“左路鹰”就是霍儿了。

  “我叫张霍,张三丰的张,霍元甲的霍。很高兴认识你。”少年听完师傅说完便伸手向矛枫说道。矛枫紧握着他的手道:“好兄弟,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我叫矛枫,矛盾的矛,枫叶的枫,很高兴认识你,呵呵“左路鹰”。

  车子要开了,司机大声的喊道:“没上车的旅客,赶快上车,车子马上就开了。”

  张霍与鸠智师傅依依不舍的告别,鸠智师傅把红色小册给了少年,在他耳边喃喃几句,就含泪挥手告别了。因车位满了,张霍就蹲在人行过道里,本来司机是十个不愿意加人的,可耐不住张霍的那张嘴,司机妥协了。

  车子平稳的向亨山驶去,矛枫与张霍轮流换着坐,也其乐融融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