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0最b快E8上;酷9C匠I,网)

  大龙国如今是和平年代,没有了血雨腥风的战争残酷洗礼,酒足饭饱后首思淫,一些江湖黑势力正在一步步的蔓延,官黑狼狈为奸,地霸欺民。虽不用“民不聊生”来形容,但民怨沸腾,哀声怨道的。云博大师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

  白云寺座落于白云山,白云山里有一巨大水库,水库四面被白云山包围,偶发春水,便入注水库,所以这水库的水可以直接饮用,无需加工了。清澈的白云山水没有污染,偶有垂钓之人丢些食物喂可爱之精灵,都一一被白云寺的师傅给喝止。白云寺里只有一艘船,船不大,只可供10人过渡。云博大师就经常坐在这船上垂钓,他“钓”胜于鱼,在乎山水之间也。云博大师没有人知道他今年多大岁了,反正白云寺在,他就好像一直在过。虽说这里不是什么“世外桃源”,但来这里的游客还是比较少的,偶有虔客度佛,明香一举,也是有人乱闯入境地的。

  “报告大师傅,亨山千机善大师发来电子邮件了”,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对着一老翁道。老翁就是云博大师,只见他微微的闭着眼睛,白须苍苍,他穿着一件佛家唐装,打坐于问心殿,突闻小男孩奏事,他干燥的嘴唇微微的动了一下道:“嗯,知道了,是不是要我亨山集法聚善啊!”小男孩看了看大师道:“师傅你真猜对了,千机善大师要您去亨山云游数日了。”“哈哈,矛枫,你替师傅去怎么样啊,你2岁就来这里了,也没怎么下个山,现在你长大了,该放你出去走走。”云博大师若有所思的叹气道。

  “师傅,枫儿不想离开师傅啊,现在师傅年老多病,没人照顾,实属枫儿太不孝了。”矛枫泪眼汪汪道。“好啦,好啦,都大男子汉了,还哭鼻子了,师傅只是叫你去亨山玩几天,又没有叫你不回来,看你哭丧个脸的。”云博拂了拂脸颊长须道。“枫儿啊!这次去,师傅也有重要任务交于你了。师傅教你的那些奇门异术,不到不得已千万不要显露出来。你将来的担子会很重的,如果你坚持好好听师傅的话,那你以后就是个盖世英雄。”云博大师说着就把藏在唐装里一本小册递到矛枫手上。

  矛枫接过小册,只见小册封面乃红色粗纸包裹,矛枫把粗纸打开印入眼帘的是六个大字“十刹联盟启录”,而这小册刚刚只有十页,每页上有一个很奇怪的名字,比如第一页上书:别名:靓公子,再就一个空格,然后身高,体重,出生,年月日,出生地址,格斗杀伤力等等,纯属像个户口本一样。后面的也一样,就是别名一栏不一样,第二页别名是:左路鹰什么的,反正是很玄乎的名字。看毕,矛枫惊诧的对着云博大师道:“师傅,这是什么,怎么怪怪的,像是一个人的档案一样。”云博听了又是一阵哈哈的爽笑,“孩子啊!这就是你的重要任务啊,你从2岁就跟在师傅身边了,师傅的一生所学,基本都传于你了,在这个世界上现在只有霸龙会主乔三郞与你功夫不相上下,其余的我看你是找不到对手了。你现在还年轻,”骑龙大法“千万要童子身子夜时分采取日月精华部分才能练到第七层“云里扬鞭。”若你练就了第七层,那你就可以傲视群雄了。至于这本小册,那待老朽详细与你道来,这下册总共分为十页,每一页有一项目栏别名,身高,体重什么的,这就是代表着一个人的刹盟档案。期中第一页”靓公子”就是你。你也同时就是他们后九位上座,其他的九位是在全国各地的名山里,都分别是十多前在亨山集法聚善中众大师挑出十位全国武义出众炼禅经之人,人带一徒弟,到15年后,也就今天让他们一一聚首,共救天下苍生,获取和平年代之盛世。”矛枫听了一惊,心想;原来自己还有这么大的任务要完成啊!便再次问云博大师:“师傅,这大地辽源的,你叫我去哪里找那九位同盟啊!”云博大师想了想神秘的道:“这就是靠缘分了,我送你一首诗吧!也许你能领悟。“云山枫叶红,雨下住老翁,处处总留情。山中霸王花,耐不秋月刀。”这诗只写了一半,还有一半就靠天意了。”矛枫见师傅说了这些,心里开始发憷,人海茫茫的,这不是大海捞针吗?云博大师见他伫立在哪里不动,便又说了句:“枫儿啊!你有什么不懂的去了亨山你问千机善大师傅即可了。”矛枫听了点了点头去自己房间收拾行李了。

  次日,矛枫背着个小方包,手提一旅行袋拜过师傅后就下山了。山路弯弯,水路茫茫,矛枫倒是十分欢喜,就像关久了的小鸟见到自然一样,外面的世界在他眼里是十分的新鲜。他沿着山路来到景区公车站旁等车。只见一辆大中巴停住了,他做了个邀势,上了车。这车是开往京山市的,过了3个小时,车刹一下把正昏昏欲睡的矛枫给震精神了,他伸了伸懒腰,高兴的说道:“司机师傅,到了吗?”只见开车那老翁慈祥的答道:“是的,到京山市了。”

  矛枫从车子提着行李下来,只见京山市高楼耸立,马路宽敞,街市热闹极了。他顿时一下也兴奋起来了,他终于可以拥抱城市了,在山里呆的太久了,一见到这繁华的街市,他算是当场陶醉不知归路了。他好奇的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仿佛这个世界有很多奇妙的事情与他有关系样。“抢劫啊!救命啊!”这声音是从一立交桥角落里传来,好像是个女的在求救。尽管那女生悲戚的声音越来越大,可是立交桥上冷漠的人们没有一个去寻声救助。矛枫刚刚还沉寂在这美好是世界里,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顿时心生好奇,忙一个跨步跑到立交桥边,但只见其声,没见其人。他心想,这就奇怪,明明刚刚听见有人的呼喊的,于是他再认真的辩音寻去,只见几个黄毛壮汉围着一个20多岁的姑娘,正想图谋不轨,一个稍微年纪大点的壮汉道:“黑皮,算了,我们抢她的东西就算了,人就不要糟蹋了。”只见那皮肤黝黑的壮汉“啪”的一下就给那年长壮汉一个耳光道:“我靠,这又不是你闺女,也不是你老婆,你还来劲啦!老子的事情你也想管,你不想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无用说:

只要你看了几本书,而刚刚身边又有纸和笔,那么你总能写点什么。希望大家的支持!创作的动力来自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