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太后寿辰结束已经有几个月了,这几个月来符离歌几乎没怎么见到宏亲亦修,自己倒也乐的轻松,反正符离歌是认定了宏亲亦修找自己肯定没有好事。然而符离歌的一首钢琴曲也传遍了整个帝都,现在人人皆传,宏亲三王妃弹的一手好琴,琴技无人能比。而作为当事人,符离歌则根本不当一回事,日子照样过,倒是月空类、姜梓沫、宏亲君兮三人整天往王府里跑来找符离歌,月空类和姜梓沫这两人符离歌倒是可以理解,月空类跟自己是一个世界的人,姜梓沫完全就是翻版的自己,而宏亲君兮倒让符离歌不理解。

  这天照旧,符离歌趴在桌子上准备完成最后一张设计图,“王妃,上次你让清儿去找工匠做得东西已经做好几天了,怎么王妃一直放在工匠那里不去取回来?”清儿站在符离歌身旁倒了一杯浓茶,放置在符离歌手的旁边,“我要是拿回来了,你让我放哪?那么大个水晶吊灯。”

  “也是哦,对了,王妃,那个水晶吊灯好漂亮哦,上次工匠还叫清儿跟你说能不能把那张设计图卖给他呢。”

  “当然不能卖,这可是要独一无二的,你去警告那个工匠,要是敢把我的设计图私自留下或者没有我的允许,敢做出第二盏水晶吊灯,我要他好看。”水晶吊灯留着可是大有用处的,怎么着她也要这些古人见识见识。

  “阿离,我来找你来了。”

  “三嫂,我们来找你啦。”还没见到人,就听到了姜梓沫和宏亲君兮大大咧咧的声音。符离歌笑了下,把手中完成好了的设计图都交给清儿给工匠做出。

  “喂!你干嘛呢,明明是我先来的,你给本小姐滚开,不然小心本小姐教训你。”符离歌痛苦的捂住耳朵,又来了!

  “喂!野蛮女,明明是本王先来的,再说了,这是本王三哥的王府,你给本王让开,如果要打架,来啊,来啊,本王才不会怕你。”

  “什么!你敢叫我野蛮女,你个花心大萝卜!”

  符离歌无语的看着两个人挤在门框的位置,谁也不让谁先进,更无语的是现在他们两个人后面的月空类,从出皇宫他们就开始吵,到现在都没有停下。

  “停,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啊,等下把我的门挤坏了,我就收拾你们两个。”符离歌一手拍着桌子站起来,一脚踩在椅子上,一手叉着腰,瞪着两个还在抢第一个进来的人。

  “别啊,呵呵。”两人一听符离歌这样子说,急忙松开对方,并肩的走了进来,跟在后面的月空类则是一脸无语。

  “离歌,你今天有什么节目?”月空类很自然的就搬了一张椅子坐了下去,“今天嘛,店铺我已经盘了下来,就差一个撑场面的人了。”符离歌倒是想到了一个很好的人选,就只看对方愿不愿意了。

  “店铺?什么店铺啊?”姜梓沫一脸茫然的看着符离歌和月空类两个人。

  “对啊,三嫂,你要做生意?三哥同意了吗?”宏亲君兮噎死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符离歌,自古以来,就没有皇家的女人敢出来抛头露面的。

  “他管我,这些事我还要他同意?你们等我一下,我先去换身衣服,然后再去找人,梓沫,你也要换。”符离歌不等姜梓沫反应过来就直接把她拉到了房间。

  等到再出来的时候,就是风度翩翩的三个美男子,不得不说,姜梓沫的男装完全可以跟宏亲君兮媲美,都长得妖娆。

  “我们这是要去哪啊?还得换衣服?”姜梓沫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男装。

  “青楼!”“咚!”宏亲君兮喝着喝着茶听到符离歌的话后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耶!真的吗?阿离我跟你说,我以前就超想去的,不过怕我父亲生气,就没去了,你真的要带我去青楼吗?”姜梓沫一脸期待的看着符离歌,青楼,那是她最想去的地方之一。

  “你还是不是女人,竟然说想去青楼,果然还是一个不会用脑的野蛮女。”宏亲君兮在听到姜梓沫的话后,更是惊人,毫不犹豫的冷嘲热讽一翻。

  “你个花心大萝卜,是不是想打架?”

  “你们两个要是再吵,就在这里待着吧。”说完就不再理会二人,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姜梓沫急忙跟上去。哼!宏亲君兮看着姜梓沫的背影,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你给我等着,宏亲君兮也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能跟一个女生作对。

  还是万花楼,一样的人,一样的景。符离歌坐在包厢,想起了上次来这里的情形。“你去跟花魁说一声,就说符离旭找她。”

  姜梓沫一脸崇拜的看着符离歌,这一刻,她觉得符离歌很厉害。而宏亲君兮跟月空类静静的坐着,喝着杯中的茶水。

  “不知今日符公子前来找奴家,有何事?”凤官儿一听到小厮的话就急忙赶来了。

  “不知当日的承诺是否还有效?”符离歌直接开口便问,今日前来要的就是这个承诺。

  “只要奴家能够做到,当然有效。”

  “好,那如果我要你离开这里呢?”符离歌话语一出,宏亲君兮跟凤官儿一脸愕然。

  宏亲君兮愕然是因为符离歌是女子,她竟然让凤官儿离开这里,那是为了什么?而凤官儿愕然是因为她说出了这句话,如果是其他人说出这句话凤官儿不会感觉奇怪,因为他们多数都会让自己嫁给他们,而符离歌并不像其他客人一样,他为何要自己离开。

  “不相信?小厮,去把你们的老鴾找来,跟她说,我要替凤官儿赎身!”

  酷匠网首X发H

  符离歌身边跟着的可是当朝四王爷,小厮自然是不敢怠慢,急忙去把老鴾叫来,“我只问一句,如果我要你离开这里,你是否愿意?”符离歌看着凤官儿的眼睛。

  “我……”凤官儿一脸为难的样子,事实上,离开了这里。自己实在是不知道能去哪,可是她偏偏又不想拒绝符离歌的要求。

  “哎哟,是哪位客官要替我们官儿赎身啊?”一个浓妆艳粉的女人扭着水桶腰走了进来,眼里都是算计,在看到符离歌、姜梓沫两个人时,她愣了一下,从来没有见过长得如此俊俏的男子,当然除了几位王爷。

  但在看到宏亲君兮脸色很差的样子,以为是自己的万花楼得罪了这位王爷,眼里的惊愕化成了惊恐,四王爷怎么也在这里?“民女参见四王爷,不知道四王爷来了,有失远迎,望王爷恕罪。”老鴾急忙跪在地上求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