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钢琴

  一身金色衣袍,却遮挡不了那肥胖的身躯,皮肤像是婴儿皮肤般的光滑,淡淡的眉叶,一双明亮的眼睛,坚挺的鼻梁,厚实的唇瓣,待着些许婴儿肥的脸颊,看上去虽不和谐,但却给人一种很可爱的感觉。他是宏亲亦修他哥?“噗嗤,哈哈哈哈,宏亲亦修,这真的是你哥?哈哈哈,你父皇也太偏心了吧,把这么好的基因给了你们兄弟三个,哈哈哈!”符离歌笑得依在宏亲亦修的胳膊上,小声的对着宏亲亦修说。

  “笑够了?”宏亲亦修眯着眼带着危险的目光看着符离歌,符离歌一看到马上坐好,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

  “太子来了,怎么这么晚才来呢?”皇后看到太子,眼里都是嫌弃的意味,但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慈爱。

  “儿臣是为了太后寿辰的礼物才来晚了,望父皇和太后恕罪。”圆滚滚的身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肉球。

  “罢了罢了,快把你给太后的礼物呈上来吧,安阳,你也先回座位吧。”皇上倒也无过多的责骂,也不忘叫月安阳回自己的位置,替她解围,倒是其他大臣的女儿,看到月安阳没有符离歌出丑。都有点怨念的看着月安阳。

  “是,来人,把它搬上来。”

  “空类,你别吃了,你有没有见过他?”符离歌用手肘推了推正吃得开心的月空类,低声的问着。

  “原主的记忆有,不过我穿过来之后就没再见过了,他叫宏亲北冥,话说,他跟其他三个弟弟还真是不像。”

  只见几个人合力把一个巨大的东西搬了上来,上面盖着厚厚的一层蓝布,使人无法看清面目。“父皇,这是儿臣在外面历练时偶然一次所得,传说这是一个女子弹奏的乐器,声音乃是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可惜至今无人再能弹奏,儿臣见着新奇,便把它带回来献给太后。。传说这个女子嫁了一个军人,生活的很幸福,她天天为自己心爱的人弹奏,与心爱的人一起生活,可惜好景不长,军人奉命出征,结果战死沙场,这个女子十分痛苦,就把这个乐器藏了起来,并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弹奏,并且这个女子最后竟然凭空消失了。儿臣研究了好久都找不出弹奏的方法。”宏亲北冥一把掀开蓝布,一个白色的东西显现在众人面前,有三个支脚,外形长得很奇特,而且上面还有很多黑白相间的东西。

  在场的女子皆被宏亲北冥的故事所吸引,有几个女子甚至红了眼眶。

  “钢琴!”符离歌与月空类失声喊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怎么?难倒公主与北蜀太子认识此物?”皇上看了看符离歌两人,疑惑的问着。

  更h%新最‘!快上酷G匠L)网2

  “空类,你真的认识这个东西吗?”坐在高台正下方的长公主看到自己的儿子失态,出声的问道。

  符离歌和月空类相对视了一眼,钢琴能出现在这里,就代表肯定有人比他们还早穿过来,最后凭空消失了?难道是穿越回现代了吗?

  “符离歌,你真的认识这个东西,该不会是在胡搅蛮缠的欺骗我们吧?”月安阳坚信符离歌是不可能会认识这东西的,看到皇上等人的视线已经集中在了这里,自己肯定要冷嘲热讽一翻,好让皇舅舅知道符离歌在欺骗他,然后判她的罪。

  “你们两个是怎么知道这个东西叫做钢琴的?”宏亲北冥一脸惊讶的看着符离歌和月空类,他没想到真的有人认识。

  “回父皇,皇儿媳确实确实认得此物,此物叫钢琴,弹奏出来的乐曲确实是最动听的声音。安阳公主竟然不相信,不如我们就来比一场吧,就看谁能用这个学期弹奏,怎么样?”符离歌转了个头,直接把焦点聚集在月安阳的身上,月安阳自然是不会拒绝,凭借自己从小就练习弹琴,这个乐器自己也一定可以的,便应许了符离歌,二人走到钢琴的旁边,符离歌倒是不着急,环抱双臂看着月安阳在舞弄着。

  “咚!”月安阳观察了一会,慢慢的把手指放到键盘上,然后重重的按了下去,发出的沉重声音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月安阳倒没想到会发出这种声音,竟是后退了一步,然后说什么也不再进行尝试。

  “本公主不知道怎么弹奏,难倒你就知道了吗?”月安阳冷眼的看着符离歌。

  “哟!还真不巧,本王妃偏偏就会,来人,拿张高一点的椅子过来。”符离歌一脸自信的看着月安阳。

  “她要椅子干什么?”

  “就是啊,拿椅子有什么用?”听到符离歌不是开始弹奏而是叫人拿椅子,大家都不明所以。哼!她肯定是在装样子的。

  宏亲亦修一脸冷然的看着符离歌,又看了一眼月空类,月空类倒没有任何的表情,专心致志的吃着面前的东西,;宏亲君兮一脸担忧的看着符离歌,这臭小子难倒是在作弄大家?如果是真的,皇上还在看呢,那不是死定了?宏亲宫野倒是一脸放心的看着符离歌,他倒不认为这个女子会做一些连自己都没有把握的事;姜梓沫一口饮尽杯中的酒水,脸上也同样是一脸放心,不知为何,她就是对符离歌有信心。

  很快就有人搬来了一张椅子,符离歌把它放在钢琴的正前面,然后坐在前面,玉手轻轻的放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然后行云流水的弹奏《梦中的婚礼》,这是符离歌最喜欢的一首钢琴曲。

  琴声里带着忧伤,却又带着对爱人的祝福,声音凄婉动听。而所有人眼里都是震惊,不敢相信她竟然真的能能弹奏,并且还如此动听,仿佛当初弹奏这个乐器的女子出现在身旁,为她死去的丈夫弹奏着哀曲。“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一曲终,符离歌用了这两句诗来形容女子与她丈夫间的爱情,恰到好处。

  响亮的掌声过了一会才响起,久久不能停下。“好,好,没有想到公主如此有才华,你说是吧,太后。”皇上眼里充满了对符离歌的欣赏。

  “是,是啊,还真是出人意料啊,孙儿媳。”符离歌看了一眼太后与皇后,两人脸上皆流露出尴尬与一丝不忿,原本是想让她出丑,好让宏亲亦修丢脸,没想到!

  “我厉害吧!”符离歌回到座位,一脸傲娇的看着宏亲亦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