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同志,你要知道,混到我今时今日的地位和成就我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当然,一穿过来就是王爷我也没办法,这是天生的。”月空类一脸心酸的回顾自己穿来的日子。

  “唉,空类,你穿过来多久了?”符离歌心里长叹了一口气,而坐在他们两个身旁的宏亲亦修和月安阳也是一脸惊讶,什么时候符离歌跟月空类这么熟了?

  “也没多久,差不多半年时间吧,具体过程等哪天有空我再跟你说,对了,你又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听说花泽国和亲公主脸上有黑斑,长得挺丑的,看你这样,也不丑呀。”月空类仔细审视了符离歌,要样子,有样子;有身材,除了胸,其它也还好,他怎么没发现哪里丑啊。

  “我也是一言难尽呐,等哪天再跟你说吧。”

  这时一个身穿银色衣袍的男人,青丝用一个簪子固定住,皮肤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只是整张脸看上去冷冰冰的,不苟言笑,浓浓的剑眉,深沉的眸,坚挺的鼻子,薄薄的唇瓣,整个人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坐在符离歌的正对面,“宏亲亦修,这谁啊,气场这么强大?”符离歌拉了拉宏亲亦修的衣袖,偷偷的说着。

  “本王的二皇兄,宏亲宫野。”宏亲亦修在看到宏亲宫野时脸上也是一点表情也没有。

  “皇上到!太后娘娘到!皇后娘娘到!”正当符离歌还想跟宏亲亦修说什么时,一道刺耳的声音划破原本吵闹的宫殿,然后沉寂下来,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唯独宏亲亦修和符离歌,宏亲亦修是根本没想着下跪,一脸事不关己的坐着,而符离歌是在犹豫着要不要跪下,可是看到宏亲亦修坐的那么淡定,也就不管了。

  “臣等参见皇上,太后,皇后。”

  “众爱卿平身,今日乃是太后的寿辰,众人不必拘礼。”直到皇上等人坐上高台发话,跪下的人才敢站起身来。

  “哎,宏亲亦修,你这么牛,看到皇上都不用下跪啊!”符离歌一脸兴奋的看着宏亲亦修,他不用跪,那我怎么说也算他名义上的王妃,应该也不用下跪吧?

  6f酷$i匠cr网…正版9首RG发◇

  “你才知道,不过你,本王就不知道了。”宏亲亦修眼里含着笑意的看着符离歌,这家伙是在兴奋个什么劲啊,只是因为不用下跪吗?

  “所噶?纳尼?为什么不知道?”

  宏亲亦修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然后无害的看着一脸僵硬的符离歌,感觉一推,她就会倒下。不是吧,那怎么办?电视上的皇上都是挺残暴的,他不会一气之下就说要砍头吧。

  “今日各位爱卿都携着自己的爱女前来,不如就让自己的爱女上前来展示一下,也好让太后,皇后和各位王爷欣赏欣赏,如何?”皇上都发话了,台下的大臣哪还敢有意见,皆说好,“呵呵,原来是给你们几个王爷相亲的啊!”符离歌侧着头看着宏亲亦修的侧脸,饶有兴趣的说着。

  “怎么?你有兴趣?”

  “我哪还能有兴趣啊,你不是在我身边了吗?难倒你能让我嫁多一个?”符离歌毫不在意的说出口,也没有没有发现这句话讲的有多暧昧。倒是宏亲亦修,在听到符离歌讲这句话时,心忽然间颤抖了一下,久久不能平静。

  “是吗?你还是小心点好。”宏亲亦修话里有话的对着符离歌说。

  “为什么要小心?”

  月安阳看着符离歌和宏亲亦修的姿势,符离歌侧着头,而宏亲亦修也是低着头看向符离歌,心里一股恼火,符离歌,你给本公主等着,等下本公主要你好看。

  “臣女司徒兰芳,为皇上,太后,皇后,王爷自己各位大臣献上舞一支。”轻柔的舞姿,缓缓缓现在众人面前,舞后,一阵激烈的掌声,只见司徒兰芳期待的看着宏亲宫野,只是无人应答,司徒兰芳一脸失望的向众人俯了俯身,就回到自己父亲的身旁坐下。

  后面有连续上来了几个,有琵琶,古筝等等,都是些无趣的东西,符离歌一脸无语的看着,而月空类则是专心致志的吃着放在他面前的烤肉。这时,月安阳站起身来,走到皇上面前,“皇舅舅,年年都是这样,安阳看也无趣至极,今年是三皇嫂嫁过来的第一年,之前对三皇嫂的各种误传,说三皇嫂无才无德,不如就让三皇嫂出来表演一翻,借此来辅助众人的悠悠之口。”

  “好,安阳这个提议甚好,皇上,不如让安阳这丫头来与她比试一翻,也好助助兴。”皇后坐在皇上身旁,娇滴滴的说着。

  “是啊,皇上,自从公主嫁过来,哀家都没有仔细看过,今日她来,也是哀家亲自点名,倒不如就依安阳这妮子。”你们确定不是来玩我的?符离歌一脸无语的看着这三个女人,太后这句话说的好,转过来就是三王爷不会带我这个王妃来,我能来这里,应该感谢你是吗?

  “哎!叫你呢?”月空类推了推符离歌,然后又继续吃起来。

  “那好吧,不知公主意下如何?”皇上看到太后都这么说了,也自然是不再反对。而台下更多的人则是在看符离歌如何出丑,都是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三皇嫂想必是不会反对的,既然这样,不如我们来比跳舞吧?”月安阳走到符离歌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符离歌,眼里充满了不屑,月安阳从小就开始习舞,对于自己的舞姿,可是充满了自信。

  “不会。”符离歌倒是简洁明了的两个字,已经让不少人笑出了声,倒是碍于宏亲亦修,又急忙一脸正色。

  “呵呵,既然三皇嫂不会跳舞,那不如我们来比琴吧?”月安阳心里不屑的冷哼一声,符离歌,今天本公主一定要让你丢脸。

  “本王妃还是不会。”符离歌双手撑着脸颊,一脸茫然的看着月安阳。

  “三皇嫂莫不是再说笑?不然这样好了,比什么,就让皇嫂来定吧,安阳都没有意见。”月安阳故作让步的样子。

  “你说的啊!吃喝嫖赌,打骂抽,本王妃样样精通,不知道安阳公主想比哪一样呢?”符离歌等的就是这一句话。而宏亲君兮在听到符离歌的话后,刚喝下去的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吃喝嫖赌,打骂抽?这是什么?宏亲亦修是一脸淡定的看着符离歌,他知道她从来不会让自己吃半点亏;而坐在对面的宏亲宫野也是失声笑了出来,饶有兴趣的看着符离歌;姜梓沫坐在离符离歌的不远处,在听到这个回答也是笑出了声,这个回答得倒是好。

  而其他人在听到符离歌这么说后,一阵哄笑,不管怎么料想,也料想不到这个答案。

  “你!三皇嫂莫不是再说笑,这个怎么能比呢?”月安阳一脸怒气的看着符离歌,符离歌她绝对是故意的。

  “本王妃说的是正经的,不是安阳公主让本王妃随便拿一个来跟你比的吗?怎么?安阳公主一个都不会吗?”符离歌故作惊讶的看着月安阳。

  “太子到!”还没等月安阳回答,刺耳的声音又再次响起,符离歌隐约看到一个肉球样的东西走进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