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预防万一

  “我姜梓沫怕天怕地,就是不怕你月安阳,这个事,本小姐管定了?小宫女,你先走。”姜梓沫拿着配剑挑着眉看着月安阳。

  最2z新章'D节w:上酷e匠)A网Xd

  宫女估计是后怕了,连感谢的话都没有说一句,提腿就跑。

  “姜梓沫,你不就是一个武夫的女儿,竟然敢这样对本公主说话,本公主看你是不要命了吧。”月安阳脸色铁青的看着姜梓沫,可恶,这个该死的女人,从小就跟本公主作对。

  “是吗?可偏偏你就是打不过我这个武夫的女儿,月安阳,你也不必用你公主的身份来压我,就算母妃亲自来了,本小姐也不会惧怕。”

  “姜梓沫,你竟然敢如此对我母妃,看本公主今天不教训你。”在听到姜梓沫这样对自己的母妃,月安阳挥舞着手中的鞭子,狠狠的甩向姜梓沫。

  “来就来,谁怕谁!”姜梓沫拿起配剑挑开月安阳的鞭子,另外,从地上捡了两个小石子握在手心,渐渐的,月安阳感到越来越吃力,她一个公主怎么可能打的过一个练了数十年武功的人。姜梓沫挥舞着手中的配剑,并不着急,她就是想要慢慢的消耗月安阳的体力,猫抓老鼠,总要先把老鼠逼到墙角才行。

  “看我的暗器,咻……咻……”两个石子准确无误的打在月安阳的额头,瞬间月安阳的额头就红了一块。

  “啊!姜梓沫,你敢打我的脸!你们几个,还不给本公主上去拦住这个疯女人,要不然,我要皇舅舅让你们好看。”月安阳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快要用完了,急忙对着在旁边被吓得花容失色的几个女子喊道。

  “啊?我们?我们……我们不行的,公主。”其中一个女子头摇的像个浪鼓一样。

  “是啊,公主,我们几个手无缚鸡之力,怎么会是她的对手呢?我们不行的。”其中另外一个女孩急忙说道。

  “你们要是不上来拦住她。我就让皇舅舅处死你们。”月安阳咬牙切齿的说道,几个女子一听到月安阳这样说,脸上毫无血色,只能蹑手蹑脚的走到姜梓沫身边。

  而姜梓沫也变了脸色,她并不想闹出多大事来让自己的父亲难堪,今天又是太后的寿诞,如果在今天惹了事,怕是会影响两国的关系,那绝不是父亲想看见的,正当姜梓沫想把配剑收回来,其中一个女的看准时机,一把抱住姜梓沫,使得姜梓沫动弹不得,其她几个见机也抓住姜梓沫,其中一个还把姜梓沫的配剑抢了下来。

  “哈哈,姜梓沫,你不是很嚣张吗?你来啊,本公主在这里等着你呢。”月安阳停下挥舞鞭子的手,稍微喘息着。然后看着被按制住的姜梓沫,眼里闪过一丝狠毒。

  “姜梓沫,你知不知道本公主有多讨厌你,如果没有你,父皇就不会老是拿本公主和你相比,你有什么资格!你不就是一个武夫的女儿嘛!你为什么从小到大都和本公主作对,本公主要让你们知道,和本公主作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月安阳将鞭子狠狠的甩向姜梓沫的脸,如果这一下打在脸上,估计这张脸都要毁了。

  姜梓沫现在动弹不得,只能看着鞭子朝自己的脸考得越来越近,在快要接近的时候,姜梓沫紧紧地闭上眼睛,等待着即将来临的痛楚。可过了一会,姜梓沫并没感觉到痛,微微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双玉手紧紧的握住了暴戾的鞭子。

  “符离歌,你竟然敢抓住本公主的鞭子,快给本公主放开。”月安阳看到抓住自己鞭子的人,眼里充满了惊讶和怨毒。“哟!瞧你说说的,本王妃也算你半个表嫂,你就是这样的态度对表嫂说话的?”符离歌紧紧的攥住鞭子,“你们还不放开,本王妃等下也会让你们好看!怠慢喀卑国的客人,不知道皇上会判什么罪名呢?”符离歌不痛不痒的说着,但也是这一番话,惊醒了抓住姜梓沫的几个女子,是啊,姜梓沫是喀卑国的客人,如果真的怠慢了,到时候也是死路一条。

  “不许放开她,你们要是敢放开,本公主会让你们死的更惨!还有,你这个贱人,亦修表哥本来就不要你,他如果要你的话,怎么会让你跟一只鸡拜堂呢,让你成为天下的笑话,你就是一个贱人。”

  “月安阳,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既然你那么坚持,本王妃就先来跟你算算我们的帐吧。”符离歌攥住鞭子一步步的往月安阳的方向走去。

  “你,你想要对本公主干什么?你敢?”月安阳看着一步步走近的符离歌,心里顿时觉得很慌,看来侍女打听到说符离歌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消息是真的。

  “本王妃为什么不敢,本王妃身为你的皇嫂,你竟然出言不逊,本王妃就代替你母妃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符离歌捏着月安阳的下巴,仔细看了看这张虽然好看但却恶毒的脸,“啪!”一个鲜红的掌印就出现在了月安阳的脸上,月安阳也被打蒙了,她没想到一向是被她欺负的符离歌竟然敢打她。

  而抓住姜梓沫的几个女子也被符离歌吓得松开了手,她们虽然没有见过这个和亲公主,但三王爷让她与鸡成婚已经闹的是沸沸扬扬的了,更何况,也有传言称,和亲王妃胆小如鼠,目不识丁,怎么今一看,胆子挺大的啊!

  姜梓沫挣脱了她们的禁锢,心里面倒是为符离歌的所作所为暗暗赞叹了一声,“符离歌,你敢打我!”月安阳眼里是充满了愤怒,一向娇生惯养的她,哪里受过这种委屈。

  “啪!”“上帝说过,如果有人打了你的左脸,你就要把你的右脸伸出来给人打,既然你这么不乖,那我就只能代劳再打埋你的右脸,这下知道是我打了你,不用再问了吧?”符离歌捂着通红的手说道。

  “打的好!”姜梓沫站在符离歌身旁轻声说着。

  “啊!啊!符离歌,本公主要杀了你。”两个掌印印在脸上,看上去滑稽至极。

  “你们在干什么?”宏亲亦修刚回来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副景象,月安阳的脸通红,符离歌攥住月安阳的鞭子,而旁边还站着一个穿红裙的绝色女子。

  “表哥!符离歌她竟然敢打我!”月安阳在看到宏亲亦修,泪水就爬上了眼眶,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哪还有刚才泼辣的模样,月安阳跑到宏亲亦修身旁,伸手就想拉着宏亲亦修的衣袖。

  “符离歌,你?”宏亲亦修不着痕迹的躲开了月安阳的手,走到符离歌侧旁,低着头看着正一脸装傻的符离歌。

  “你真的打了她?”

  “是啊,谁让她先想打我来着,预防万一,我当然要先出手了。”符离歌一副讨好的样子,主动挽着宏亲亦修的手臂,还理所当然的说道。“别忘了,当初你答应过我说要保护我的。”符离歌头靠着宏亲亦修手臂轻声说道,这个样子,任谁看了也会认为是一副恩爱的样子,宏亲亦修倒是没有拒绝符离歌的讨好,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当初答应过她的事。

  “你还很有道理的样子啊!走吧,宫宴快要开始了。”宏亲亦修拉着符离歌的手就走,没有理会其她人惊讶的眼光。最受冲击的要数月安阳,怎么会这样,表哥他不是最讨厌女人碰他的吗,怎么他会主动拉符离歌的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