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你怀疑她不是那个和亲王妃?”宏亲君兮看着符离歌的身影,他之前也曾见过她一面,确实是和现在不太像。

  “本王不相信一个人能够在一夜之间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影子,去查一下,不要放过任何一条。”

  “对了,三哥,还有几天就是太后的寿辰,听说空类也会回来。”宏亲君兮一想到月安阳就头痛,不过月空类跟他妹妹倒完全是两个性子的人,这个人冷的很,从来没有见过他对什么感兴趣。

  “空类?我们跟他倒是很久不见了,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自从武阳一别,已经八年没见了。”宏亲亦修想到儿时他、君兮、大皇兄、还有她在一起的时候,一起学武,一起读书,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了。

  “是啊,不知道他小子最近怎么样,等他回来了,我们再像以前一样……额,三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提起……”宏亲君兮知道那个她一直是宏亲亦修心里的禁地,他从来不让任何人进去,也不告诉任何人,只是见宏亲亦修的脸僵了一下,然后回复自然。

  “没什么,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宏亲亦修扔下这句话就提步离去,与其说离去倒不如说是落荒而逃。

  宏亲君兮轻叹了一口气,初阳,你可知道,当初你伤害他伤害的有多深?

  自从回来后,符离歌则是终日躲在房间里画着什么,就连吃饭都要清儿给她送进去,“王妃,你都在画什么呢,为什么清儿都看不懂。”清儿端了一旁符离歌最爱吃的绿豆糕进房,就看到符离歌整个人趴在桌子上画着什么。

  “我在画设计图啊。”符离歌停下手中的笔,拿起绿豆糕就往嘴里放。

  “设计图?王妃是想要什么东西吗?要不清儿去找一个木匠来,王妃直接跟木匠说要什么,何必自己画图这么辛苦呢。”

  “我要的东西光是说是做不出来的,一定要画,不过你还是去帮我找一个木匠和裁缝吧,我要他们把这些图里的东西都做出来。”符离歌看了看图上的水晶式吊灯,以及各种各样的饰品和服装。

  “嗯,好,那清儿现在就去。”清儿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宏亲亦修进来,“清儿参见王爷。”王爷是来找王妃的吗,太好了。

  “下去吧。”宏亲亦修径直走到符离歌身旁,只是符离歌连头都不抬一下,只当没见过他。

  “符离歌!”宏亲亦修看到符离歌没有起身迎接,而是直接当没有看到他,不禁有点生气。

  “干啥呢,有事说事,我忙着呢。”符离歌翻了翻白眼,扔下手中的笔,这才抬起头看向宏亲亦修。

  更新.,最快eS上V酷u!匠Z网

  “后天是太后的寿辰,太后指名要见你,到时你跟本王一起去,记住,准备好礼物。。”

  “不去会死?”符离歌实在是不想遇到电视剧里的宫斗情节。

  “你说呢?”宏亲亦修低下头在符离歌的耳边细语,暧昧的动作不禁让符离歌一阵脸红,符离歌一把推开宏亲亦修,“我……我……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宏亲亦修看着符离歌脸上的红晕,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情很好,然后也不计较符离歌下了逐客令,就大步走了出去。

  太后寿辰?那如果送的她不喜欢,那我怎么办?符离歌只感觉内心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宏亲亦修走在花园里,“王爷吉祥。”华夫人上次来找符离歌麻烦,结果被打了,越想越不服气,就想今天去找符离歌麻烦,没想到刚经过花园,就看到宏亲亦修走在这里,急忙整理好衣服,上去请安。

  “华伊,你怎么在这里?”宏亲亦修看到她倒是惊讶了一下,倒过来想想,自己最近是很久没去看过自己府上的夫人了。

  “王爷,妾侍好想你啊,妾侍知道再过几天就是太后的寿辰了,所以妾侍替王爷准备了一份礼物,不如王爷带妾侍一起去吧。”华夫人的手爬上宏亲亦修的手臂,娇嗔的说道。

  “不用了,本王已经叫王妃负责了,华伊你就不用操心了,对了,本王还有事,就先走了。”宏亲亦修不着痕迹的拨开华伊的手,然后没再看一眼就走了。

  “符离歌,又是你,凭什么,你等着,本夫人一定会让你好看的。”华夫人看着宏亲亦修离开的方向,生气的跺了一下脚。

  符离歌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坐在一旁闭眼休息的宏亲亦修,再看看手上这份小到不能再小的礼物,话说今天出门时候,宏亲亦修看到符离歌手上这份“小”礼物,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是赞许的看了一眼符离歌,搞到符离歌的心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这家伙的眼神是嘲讽还是真的赞许。

  符离歌撩开车窗,看到外面街道的繁华,突然间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这种生活方式还挺好的,起码平淡而充实。一道厚厚的宫门和几个站立的侍卫映入眼帘,吓得符离歌急忙把帘子放下。

  “你现在这里待着,但是不要走远了,等本王回来。”宏亲亦修把礼物放在旁边的太监手上,不放心的交代着符离歌。

  “我知道了,你快走吧。”

  “请三王妃先在这里稍等。”一个穿着太监服的人说完后就跟着宏亲亦修走了。

  符离歌百无聊赖的走到凉亭旁边,“你这个贱人,竟然敢辱骂本公主,你是不想活了吗?”一道熟悉的声音就传进了符离歌的耳朵,说着声音走来,只看到月安阳挥舞着鞭子鞭打着跪在地上的宫女。

  “怎么,刚刚不是很能说吗?怎么现在又不说了,你倒是说啊,让本公主看看你这一张嘴到底有多犀利。”月安阳使劲的用鞭子抽打,哪里还有半点皇家的风范,站在一旁的官家小姐无人敢上去阻拦,只能同情的看着被鞭打的宫女。

  “公主,奴婢知道错了,求你放了奴婢,啊……”

  太过分了,这个女人,上次打了我,我都还没找你算账,这次,你别想逃!只是还没等符离歌出手,就已经有人伸出了正义的手。“你不要太过分了,安阳公主。”一把利剑挑开了月安阳的鞭子,然后将宫女从地上扶起。

  一身红色衣裙,穿在她身上,没有半点俗气,反倒是多了一份妩媚,雪白的皮肤如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滑腻,细长的柳叶眉,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薄薄的红唇,纤细的腰肢,三千青丝垂至翘臀。美,这是符离歌的第一反应,对比自己,她有了自己身上所没有的东西,而自己身上有的,她也全都有了,符离歌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两个小笼包,暗恨自己不争气。

  “姜梓沫,你干什么,你敢与本公主作对?”月安阳看到来人之后,一脸阴沉的看着姜梓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